《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百零二章

“赵涛!你干什么!”金琳倒抽一口凉气,后脑还在床尾的柜子侧面撞了一下,一边痛哼,一边惊声问道,“你突然发什么疯?”

赵涛搂紧她往下一拖,知道当务之急是先把鸡巴放进去给生米煮成熟饭,懒得在裙子上多下功夫,往起一掀,就把里面的蕾丝花边小内裤往下扯去。

“住手!”金琳死死拽住内裤,屈膝顶他的胯,双肩剧烈地左右摆动,咬牙切齿低声道,“你就不能等几天吗?你是不是忘了我还来着例假呢!”

就知道她不敢大声,赵涛一边继续跟她角力,一边粗喘着笑道:“我都不在乎你月经脏,俗话说的好,择日不如撞日,你自己撞来,那就别怪我急着要日。”

“赵涛!我……我要你的东西给孟晓涵用呢!”

“我到时候射你肚子上,你自己往瓶里送,沾点血丝,总比你嘴里吐出来带唾沫的干净吧?”他往下扯得更加用力,小小的内裤已经被拉长成扭曲的三角,里面散发着热气的少女蜜户都已经暴露出来。

金琳背抵着床,猛然侧过身,双腿也加入到帮忙的行列,差点把赵涛从身上掀下去,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颤声道:“赵涛,你……你就不怕我其实早就跟男友做过吗?”

赵涛一僵,突然停下了动作,迷惑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我现在……现在下面还有血,你……你就不怕我是故意选这天来勾引你,给你机会强奸我,然后……然后你就永远没办法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处女了。”她鼻翼飞快地翕张,瞪着他说道,“你愿意背着这种疑问吗?你可能再也没机会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第一个男人了。”

察觉到他的手松了一点,她迅速把内裤提回原处,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再有两天,这周末……我身上就干净了啊。宿舍这么热,环境这么差,你忍心让我在这种地方献身给你?我……我出钱,咱们还去有空调的旅馆,我……我洗个澡,打扮得美美的,香香的,咱们好好地,温柔地做第一次爱,我……我还可以学一学灌肠,咱们做一晚上,第二天再回来。我保证,好吗?”

赵涛舔了舔嘴唇,低下头,望着她随呼吸而颤动的嫣红乳头,笑了笑,“金琳,男人不可能每次都能保持理智的。而且,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我愿意相信你之前保护自己贞操的决心,所以……这次的血我绝对不会怀疑的。来吧!”

话音未落,他已经猛地拉开她的大腿,这次不再去非要解除内裤这个并不牢靠的防备,而是直接奔着主题而去,一沉腰就挤入到她的股间,双手抓住她的腕子,狠狠压在两侧固定住,俯身就吻住了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期而格外翘挺的乳头。

“疼……”金琳蹙眉呻吟道,但比起乳头的刺痛,下面那根乱冲乱撞的棍子更让她心慌,“赵涛,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我没有要赖帐,只是等两天,两天都不行吗?”

“不行!”赵涛低声吼道,“我答应的事做到了,你答应的事凭什么你来决定时间?”

“可……可这是两个人的事啊。这……又不是自慰!”金琳艰难地在他身下保持着防御的姿态,她的力气虽然小,但意志颇为顽强,双脚一抬就反折蹬在他胸口,总之就是不让他舒舒服服就位。

越是费力,身上的温度就升得越高,赵涛卖力压制着她的抵抗,尽管毛巾被就在手边,拧一下就能变成不错的绳子,或者,最简单的暴力也能消除女生的反抗心,但他都不想用,他就是要用最原始的方式征服金琳,好满足自己心底一直叫嚣的不悦。

似乎是察觉到了赵涛的意图,金琳开始放缓挣扎的步调,只在最关键的时候用力捣乱,扭动挣扎,节约体力,想要拉锯到他不再有兴趣为止。

他按下手,她就曲起肘,他扒开脚,她就上抬蹬他的头,他压下大腿,她就扭身打滚一样左右摆动,他去捏她的乳房,她就趁机挣扎开手,让状态回到最初。

不一会儿,赵涛的汗就滴在了金琳的身上,金琳的汗,也随着潮红布满了白皙的赤裸胸膛。

两人都在喘息,急促的节奏竟然保持了微妙的契合。

赵涛不再说话,金琳也不再求饶,被蚊帐包围的单人床上,两个半裸的年轻人就像是在进行一场纠缠的搏斗。

香艳,却又透着一股残酷的魅力。

对男人来说,恐怕很少有什么东西能性感得过在自己的进攻下一点点失去力气变得无奈又绝望的美丽少女。

在汗已经湿透了背后的上衣时,赵涛终于逮住了一个机会,猛地扯断了金琳的内裤,狠狠一拽,撕掉了那团还粘着护垫的布头。

护垫上的确有一点血迹,并不鲜艳,暗沉沉的,还散发着一股称不上好闻的铁锈味道。

赵涛故意嗅了一下,才抬手扔到床外,抓紧了最后的攻势。

金琳已经没多少力气,她其实也知道那根晃动的硬棍子就是男人的要害,可她哪里舍得真对那地方下手。

转眼之间,进退失据的金琳就被逼到了床尾,双手推不动埋在胸前疯狂吸吮乳头的脑袋,双脚也被赵涛的身躯挤开在两侧,半坐姿势下没有柔软到可以折叠自己把他蹬开的程度。

赵涛喘息着啃咬她汗津津的双乳,知道自己就要得到胜利,坚硬的龟头都已经接触到了鲜嫩柔软饱满多汁的膣口,只差一个合适的角度,就可以发起破门一击。

从此以后,这个满脑子算计的系花,就将成为真正的女人。

“嗯嗯嗯——!”准备强行挤入的龟头不知道触及了金琳什么敏感的神经,她突然发疯一样地用力一晃,硬是用肩膀又把赵涛顶开。

这次的动作太大,不小心把她拿来的瓶子弄到了床下,发出当的一声脆响。

金琳脸色一变,赶忙探身就钻出蚊帐伸手去捡,急于确认那瓶子到底有没有摔伤什么。

就好像她准备进行的实验,比她的贞操其实还要重要一样。

这时,赵涛从后面扑了上来,蚊帐怎可能撑得住两个人的重量,嘶啦一声断裂开来,金琳闷哼着从床上滑下,一下趴在了地上。

赵涛甩手拨开蚊帐的碎片,趁着金琳刚刚撑起上身,把她拦腰一抱,从背后压住。

那瓶子颇为结实,没有摔碎,只是碰掉了一块,所以,缺口附近多出了一片锋利的边。

而赵涛这么一压,金琳不得不攥着瓶子摁在地上,掌心一阵刺痛,被划破了一个口子。

“疼……”她的眼泪顿时冒了出来,哀鸣着向背后的他说道,“我的手……”

但她没能说完。

一股比把拇指强行塞进鼻孔恐怖千百倍的胀痛突然从她的下体扩散开来,手上的伤口瞬间就变得几乎感觉不到,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烧红铁棍捅入一样的柔嫩腔道之中。

她深吸了口气,接着,在发出惨叫之前,抬起受伤的手,死死按住了自己的嘴巴。

掌心的血渗到了嘴里,她颤抖着白嫩的腿,呜咽着伏倒在地,那一股令人恶心的咸味,就这样在她的口中扩散,让她的舌根一阵接一阵的发苦。

她很久之前就开始设想的,大红喜字婚纱照下,温馨的洞房花烛夜,这一生,看来是无法实现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