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九十三章

孟晓涵红着脸偏开头,一起走出几步,才小声说:“那个药不是七十二小时内都有效么。”

“可我记得以前我咨询药店的时候,人家说事后吃,吃了要是再做,就还得再吃。而且一个月内不推荐吃超过两次,说对身体特别不好。”赵涛回想着挺久以前的记忆,回答道,“所以还是别吃了。”

“哦,那我听你的。”她的声音变得更小,答完这句,就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把小手塞在他的掌中,跟着他一路走回酒店。

上到房间门口,赵涛的手机响了,是金琳打来的。

他看了孟晓涵一眼,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接。

孟晓涵没有看他,而是掏出房卡,开门走了进去,轻声说:“我想洗个澡。你不用在外面,进来接电话就好。”

看她拿上要用的东西就直接走进了浴室,赵涛松了口气,快步关好门挂上请勿打扰,大步走到窗边,摁下接听,说:“喂。”

“听于钿秋说,你今晚不回来了。是得手了吗?”

有点厌恶金琳那过于直接的口吻,但听着她语气里明显的醋意,他又不忍心真说什么难听的,就柔声道:“这不是你希望的么,我还要多谢你帮忙呢,不然可不会有这么顺利。”

“那你准备怎么谢我啊?”

“你兑现承诺的时候,我尽可能温柔些咯。”他笑眯眯地提醒了一句,算是告诉她,你的处女之身大限将至,还是早早洗干净屁股做好准备吧。

“我来着例假呢,你就不怕分不清是什么血?”金琳的口吻似乎更加恶劣,看来,他应该是月经期情绪波动比较大的那种类型。

“我又不着急,还有两周呢,最后一个礼拜,你总不会还带血吧?”一对上金琳,他的思考模式就不自觉地变得功利了很多。

“这最后两周你难道不好好跟你的新情人好好甜蜜?再加上个于钿秋整天盯着,我看你还是省点力气得好。”她哼了一声,别别扭扭地说,“咱们俩还是开学再说吧。”

“那你一直催着我进行的实验呢?”赵涛笑了笑,慢条斯理丢出了撒手锏,“我这儿才打通第一步啊,你后续的就不准备测试了?”

金琳似乎被将了一军,好一会儿没说话。

“反正目前和晓涵的结果能证明,做爱和吃精液都没办法让她失去理智,她已经表态了,这段时间和我保持地下关系,明面上就只是老乡和老同学,顺利的话,她大三就作为交换生出去,设法留学不再回来了。”他一本正经地说,“我看,你还是赶紧多考虑考虑,还有哪些可测试吧。”

金琳又沉默了一会儿,有些沮丧地说:“她竟然会选择这条路……我还真是没有想到。是不是……吃得不够多啊?”

赵涛皱起眉,道:“她有洁癖,我明知道这个,难道还能射她嘴里啊?你要愿意测试那个,你自己想办法,我可做不来。”

“赵涛,我自己想办法,哪里来的东西啊?”金琳气急败坏地提高了声音,“你这么不配合,是不是被我接近你的秘密了?”

“没有,你误会了。”赵涛背后一紧,赶忙解释说,“我的意思我找不到机会喂给晓涵吃,我不是说了精子体外存活时间没多久,我可没你那么机灵随机应变,万一被她发现我做这种手脚,你就不怕她也怀疑什么坏了你的大事吗?你放心,只要你能研究出方法,我一定乐意给你提供材料,帮你观察效果都行。”

说到这儿,他心里一凛,赶忙补充道:“不过先说好,我可不会帮你开口劝晓涵不走,我俩现在感情正好呢,我说话准管用,但那就测试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了。你想要的,也不是这种效果吧?”

“当然,不能让你主动开口要。就得是张星语、于钿秋这样拼了命地要给你,有股子狂热劲儿才对。”金琳一副很是心烦意乱的腔调,匆匆道,“算了我这几天好好想想,你好好体验你的蜜月生活去吧。想好了我再联系你。”

赵涛挂掉电话,暗想,就是为了不让金琳得逞,他也得鼓励孟晓涵远远离开出国留学去,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慢慢减少对精液效果的怀疑。

以她的脑子,如果不削减这种疑虑,她一定会找机会瞒着他偷偷拿弄到手的材料测试一些别的事情。比如,失去活性的精子还会不会有效果,混合在各种食物中都有些那些能保持效力。

这些项目对她来说还格外容易,因为她特地记住了吃过精液的感觉,只要搜集材料后自己随便保留一点,就能尽情测试。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如果她心念一动,真去找个新的女生测试呢?

那事情穿帮岂不是近在眼前?

嗯……看来得控制好金琳拿到的材料数量才行。

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儿,跟张星语发了几条短信,杨楠、余蓓在一起,暂时不用他担心孤单的问题,可张星语家里似乎正在遭受变故,最近聊天内容越发消沉,让他不得不惦记着每天安慰累计至少一个小时。

发了快半个小时,听浴室里水响停了,赵涛借口要吃晚饭告别,放下手机,准备把自己身上也好好洗洗。

做爱的时候孟晓涵只要够得到的地方都会试探着吻一吻,估计中午那次让她吃去不少汗味,晚上还要好好温存亲热,他怎么也要照顾她的小洁癖才行。

不一会儿,孟晓涵用大毛巾包着自己瘦小的身子走了出来,露在外面的肌肤白里透红,莹润欲滴,她擦着头发坐在床边,这会儿反倒比中午还要不好意思一些,羞涩道:“该你了,你也好好洗洗吧,淋了那么多雨。”

“嗯。”他点点头,反正也没带替换衣服,没什么可拿,把外衣一脱,穿着裤衩就钻进了浴室。

今晚上肯定是不用再穿内裤了,他吹着口哨先把内裤洗了洗,晾到门后钩子上。

正要开花洒,他想起自己还买了一包清新口气的口香糖,在孟晓涵面前嚼总觉得有点流里流气,不如拿进浴室变洗边吃。

已经发生过关系的情况下,他也没那么多顾虑,开门就踩住拖鞋走了过去。

结果,他一眼就看到孟晓涵坐在床头靠灯的地方,正聚精会神地研究什么东西,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瞬间就红着脸僵在了那儿。

他定睛一看,原来,她是在看安全套背面的说明……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