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九十一章

在孟晓涵又一次达到高潮的时候,赵涛终于没能忍耐住那潮水一样汹涌而来的快感,弯腰抱着应他要求换成了跪伏姿势,从后方迎接他快速冲击的身躯,亲吻着她被床单磨到发红的肩胛,激动地喷射进去。

“晓涵……我、我好……”他把她压倒在下面,感受着她身体随娇喘而起伏,感受着龟头被痉挛蜜穴锁住的快感,感受着一股冲动涌到喉头,却梗住怎么也说不出口。

大概是误会了他要说的内容,孟晓涵短促地吸着气,颤声道:“我……我也好舒服……真的,感觉,要是没你压着,就能……能飞起来了……”

可他并不是想说这个。

他想说的,一定是孟晓涵此时此刻最爱听也最想听的。

但他不敢说,也愧于真的说出口。

不仅是因为张星语苦求不得的绝望还流连在脑海,更因为他在害怕,他害怕这话一旦说出来,孟晓涵就会放弃出国留学的打算。

他好不容易才重新想起的珍惜情怀,怎么也不愿意转瞬粉碎在自私的想法中。

他搂住孟晓涵,抱着她躺在那儿,心里莫名觉得有些难过。

兜兜转转,犯错不断,到最后,到所谓的灵欲合一之后,他竟然发现自己还是爱上了孟晓涵。

喜欢和爱的界限,原来其实非常清楚,想要得到,想要占有,想要发泄欲望,和想要陪伴,想要珍惜,想要共度日日夜夜,根本是不一样的。

所以,被他锁住的每个女孩都爱他。

而他爱的,一个已经永远离去,一个……也只能放手送她走。

他当然知道自己可以很轻松地把她留下来,可那之后呢?

他该给她什么?未来,又会变得怎样?

如果心中的爱情持续发酵下去,余蓓会察觉到吗?张星语呢?她们会是什么反应?

他忍不住想起了曾经回答过的一个无聊问题:一个爱你的人,和一个你爱的人,你会选择谁?

彼时他还没有被谁爱过,理所当然地选了他爱的人。

而下错咒的前半段时光,他渐渐觉得,原来选一个爱自己的人,也是如此幸福。

直到,他突然惊觉,原来两情相悦才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所谓的选择,不过是在退而求其次罢了……

然而,他不配。

心里打了个哆嗦,他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没有什么所谓的选择,他已经用一个卑劣的咒术,犯下了一个个无法挽回的错误。

那么……至少不要让自己所爱的那个,永远沉在这虚伪的泥沼里吧。

“赵涛,你……要不要说点什么?”孟晓涵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她扭了扭身子,在他怀里找了个非常舒适的位置靠着,带着平添了几分成熟的慵懒柔声道,“这么安静,我有点害怕。”

“可我什么都不想说。”他抱紧她,吻她微潮的黑发,抚摸她柔软的乳房,“我就想这么抱着你,有多久抱多久。”

孟晓涵微笑着转过脸看他一眼,听了听窗外的雨,伸长胳膊拿来了手机,摁了几下,拨出去,对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眼神难得一见的俏皮。

赵涛这才注意到,她这会儿的腋下,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不见了那两丛细长的乌毛。

“喂,于老师吗,是这样,市区这边的雨下得有点大,我们今天可能回不去了。嗯,我带着足够的钱,可以在外面住。好的,好的好的,我会注意安全。嗯,赵涛肯定能帮我的。我明天尽量早点赶回去,早晨的课就麻烦老师帮我代一下吧。谢谢。”

她轻快地打完,把手机往枕头边一放,甜蜜一笑,柔声道:“呐,这下……可以住到明天了。”

“要是没下雨呢?”

她犹豫了一下,有些羞愧地说:“可……可我说的是市区这边雨下得有点大,于老师……又不会知道。”

“可天气上面撒谎,很容易被拆穿的吧?”赵涛笑着继续追问,颇爱看她因为设想自己撒谎而有点窘迫的表情。

“那……那我就说我脚扭了,就是上次伤的地方。”她抿了抿嘴,干脆说了另一句实话,“反正我今天是想住在这边不回去的。除非……”

“除非什么?”

她笑了起来,用力摇了摇头,“不用说了,已经没有那个除非了。”

看着她这样的笑脸,赵涛忍不住凑过去吻住她,又一次占据了她湿热的口腔。

亲昵了一会儿,他拉起她的胳膊,故意凑过去在她腋窝上舔了一下,感受着她愉悦的战栗,笑道:“这儿的毛毛呢?我记得上次见还有呢啊。”

她红着脸说:“去掉了,书……书上说,这里干净些比较好看。”

“怎么去的啊?”赵涛皱了皱眉,回想了一下自家女友们彼此分享的脱毛方式,“学校附近还有卖脱毛膏的?”

“没有。”她摇摇头,羞涩地说,“不用那么麻烦啊,我就是按书上教的法子,用两个硬币夹着,一次少夹几根,就都拔掉了。”

“拔掉啦?”他心疼地扒开她腋下的嫩皮,望着上面几个小小的发红毛囊,轻轻亲了一下,“不疼啊?”

“不疼。”她噙着一丝愉悦的笑,摇头说,“用热毛巾敷一下,压住两边,拔的时候快一些,不怎么疼的。嗯……哎呀……别舔了,好痒。”

她夹住腋窝,轻笑着缩成一团。

“你拔光了不就是为了让我舔吗?”他笑着压住她,脸还埋在乳房侧面,用舌尖攻击着腋下夹住后浮现的微妙缝隙。

“才不是啊……”她涨红着脸反驳,“而且,你……你明明连都是毛的地方也舔了。还……还弄得都是口水。”

“就光是口水吗?”他笑着盯住她的眼睛,手指灵活的钻入她的股间,在已经颇为熟悉的花园中找到了敏感的花苞,轻轻一按,“没点别的什么?”

“我……我不知道。”她羞得转开脸,不肯答话。

但被他揉了几下之后,那个小小的嫩核似乎又撩动了她初尝到的性爱快感,她扭回头,望着他,犹豫了一下后,抱紧他说:“赵涛,今晚都不回去了,时间……还长着呢,咱们……咱们休息一下吧,好不好?”

“呃……你累了吗?”赵涛收回手,其实他的小兄弟已经蠢蠢欲动,只要稍微刺激一下,梅开二度轻而易举。

“嗯。”她点点头,推开他坐了起来,望着身下床单上那几点淡淡的血痕,微微一笑,说,“你去拿被子吧,我习惯午睡了,可以……可以陪我睡一会儿吗?”

“当然可以。”他一骨碌翻下床,跑去抱被他之前掀开挪走的被子。

而这时,孟晓涵就撑着也下到了床边,把那条已经不再新的床单,双手扯住拉起,对折,对折,再对折,双手捧住,走到自己的包边,拉开拉链,小心翼翼地,轻柔无比地塞了进去。

接着,她从包的侧面掏出了一板药,大概是早就看过说明的样子,咔的一声,摁出了一粒,端起旁边的水杯,仰头喝下。

赵涛捧着被子站在床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先问哪句才好。

但孟晓涵帮他省了这个决断的麻烦。

她微红着脸把药收回兜里,很坦然地说:“是避孕药,总不好……走前再给你添麻烦,对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