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九十章

“我……我别着你了?”孟晓涵惊慌失措地挺起身,大概是误以为刚才贪恋亲吻的角度让阴茎感到了疼痛,她赶忙换成比较端正的跪姿,还垂手摸了摸外面露出的那一小截,“很疼吗?”

“没有,没有。”赵涛赶忙用力揉了揉眼,拉过她的手指,看着上面混合着血丝的稀薄爱液,赶忙说,“我……我是心情有些复杂。晓涵,你也知道,高中时候……我就在喜欢你了。你看……中间发生了这么多荒唐的事,最后……最后都这样了,却还是什么都不能给你。我……我就觉得,特别特别对不起你。”

“你不是正在帮我留下一个美好回忆么。”她明显松了口气,垂下的视线望见手指上的血丝,目光闪过一丝伤感,“你如果真想给我什么,我反而要头疼呢。那……我不就走不掉了。”

这无疑是在说,如果赵涛愿意给她点什么,她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国外的前途,和自己的所有计划。

沉默了好一会儿,赵涛撑着床坐起来,和她面对面抱紧,吻她几秒,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柔声道:“晓涵……在国外,一定要幸福啊……”

“再怎么……也不会幸福过此刻了。”孟晓涵拥抱住他,青涩地前后扭动着细细的腰,带着一丝微笑,轻声道,“赵涛,有什么话,可以……等以后再说吗?我希望……我最重要的第一次,你能好好地爱我,从开始……到结束。”

“嗯。”心房被柔和的暖流包裹,随着围绕他下体的嫩肉销魂地移动,他的整个灵魂也都跟着仿佛被一样的喜悦缠住,温柔地摩擦,他点点头,抱住她瘦小的娇躯,抚摸着她紧绷的脊梁,以尽量舒缓的节奏摇动着身体。

坚硬的阴茎在她的体内开掘,翻搅,但也许是感情在起作用,快感似乎渐渐压过了痛楚,他清楚地感觉到,那狭窄的内部越来越湿润滑腻,甚至,让他一个不小心滑了出去。

孟晓涵低低惊呼了一声,赶忙一手扶着他肩膀,一手反到背后伸向臀下,想帮他把情爱的魔杖放回她渴求的花园。

他却趁这个机会搂着她翻了个身,转而把她压在了下方,声音嘶哑,但眼神却无比温柔,“晓涵,你够累了,交给我吧,好吗?”

他吻上她的额头,用舌头轻轻舔去了细小的汗珠,“我不想你这么累,我心疼。”

她颤了一下,羞涩地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而是顺从地躺下,湿润的眸子怔怔地凝望着他,如晨星闪动。

他稳了稳焦躁的欲火,缓缓压在她的身上,低头吻住她的小嘴,扶着坚硬的肉棒,用前端抵住她微有红肿的膣口,轻柔地上下划动。

很快,他的顶端就感受到了小巧嫩芽的存在,他压住那个位置,旋转摩擦。

“唔唔……”被他吻住的嘴里传来了愉悦的低哼,情欲之琴,仿佛正在被那个巨大的拨片撩动。

他放开她的唇,抬起身,听着她口中诱人的呻吟,耐心地继续摩擦,来回十几下,就稍微下沉,试探一样往入口中轻轻一挤,浅浅进出几个回合,再拉出来,回到小豆上面来回拨弄。

不同的动作对应了不同的反馈,孟晓涵就像是化身成了一个美妙的乐器,他来回拨弄的时候,她会微微蹙眉,嘴里间或发出一声短促而清脆的啊,而当他插进入口,在最浅处来回抽送的时候,她就会咬住下唇,带着仿佛痛苦但实际上无比快乐的表情,以后鼻音的方式发出一串连绵起伏的娇吟。

不久,她的深处似乎被点燃了浓烈的渴望,她的目光的变得更加湿润,小小的臀部在尝试了迎合的动作后,向他的方向凑得更远。

“还痛吗?”他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这次插入,就缓缓一路推入到了尽头,在酥软的花心上不轻不重地压了一下。

“不……不太痛了。”她摇摇头,唇角不知道是汗还是别的什么,粘住了几根发丝。

他伸手帮她把那些发丝掀开,抓住她的足踝,把一只可爱的赤脚放在了嘴边,低头一边亲吻,一边前后摆腰。

“唔……唔嗯……”那本就已经无比娇柔的呻吟顿时像是额外浇了一层蜜糖,孟晓涵稍微侧转身,有些羞耻地抬手挡住了眼睛,颤声道,“别……赵涛……我……我刚才踩过地……”

他满不在乎地一口含住脚趾,仔仔细细亲吻一遍,才喘息道:“那不正好,我给你弄干净。”

“呜——”足弓被打横舔舐的时候,她身子不自觉地挺了一下,包裹着阴茎的内壁,仿佛突然增厚了几分。

“舒服吗?晓涵?”他的喘息也急促了很多,换了只脚捧起,为了方便,把她也带成了侧躺,摆出一脚举起、一腿蜷曲的姿势,坚硬的肉棒从侧面继续保持着耐心的进攻,臀尖的触感变得格外鲜明,小腹轻松品尝到了半边臀瓣所有的弹性。

“嗯……”她点点头,不好意思直接回答,羞红的脸埋进了自己的臂弯,只有里面不断传出的娇媚呻吟在间接表达着侵蚀人心的快乐有多么强烈。

“嗯……嗯啊……嗯、嗯嗯、嗯啊啊……”

几分钟后,伴随着一串纤细而绵软的呻吟,赵涛感觉到阴茎的周围突然收紧,那个狭小的腔道,正在用充满节律的收缩传达着情欲的喜悦。

他心满意足地放慢速度,放开她几乎被口水染遍的脚丫,低头嘬了口乳头,轻笑着问:“晓涵,高潮了吧?”

孟晓涵从臂弯中转出小半张脸,眼神朦胧地问:“怎么……可以算高潮呢?”

“特别舒服,特别愉快,那就可以算。”他抬手擦了擦汗,看着她明显刚高潮过的娇美模样,满心欢喜。

她柔柔一笑,伸手帮他擦了擦胸口的汗珠,轻声说:“只是那样的话,和你在一起,就一直是了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