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八十九章

阴茎深埋在一片湿润的温热中,娇嫩的包裹感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蠕动,身上被微带汗潮感的体温覆盖,伴随着一大片贴在胸口的滑嫩。

尽管生理上的欲望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但赵涛没有动。

他只是牢牢抱着身上轻声哽咽、微微颤抖不停的孟晓涵,不停地吻她,吻所有能碰到的地方。

几分钟后,她稍稍抬起身,尝试着举高下体。

柔软的腔肉吮过坚硬粗大的凶器,赵涛酸畅地哼了一声,可看她的脸色还是有些发白,忍不住柔声问道:“晓涵,疼得……很厉害吗?”

“还好。”她张开小嘴,用力吸,缓缓吐,如此呼吸了好几次,才挤出一个微笑,擦了擦面颊上有点分不清是汗还是泪的痕迹,“就是……真的好涨啊。”

他伸出手,轻柔地捏搓她娇艳的乳头,指头的侧面恰到好处地蹭过略有凹凸感的乳晕,说:“别急,你是第一次,慢慢来。”

“可你……不急吗?”她伸出手,轻柔地擦了一下他的额头,“你都出汗了。”

“那是紧张的。”他双手分开,顺着腰肢滑下,抚摸着她正在用力的大腿,“我不急,我真不急,等你稍微适应适应吧。”

“嗯。”她答应了一声,双手撑在他的胸口,低头往胯下两人紧密结合的地方看去,注视了几秒,带着一丝微妙的口气说,“我……还是做到了啊……”

“是,不过,可把我吓了一跳。”赵涛回想起了类似的那个第一次,心有余悸地说,“头一回你就在上面,应该会特别疼吧。”

“我不知道啊。”孟晓涵笑了笑,把额前汗湿的发丝拨到后方,“我这辈子,不是就疼这一次么。怎样会比较疼,怎么样会不疼,我也没机会知道了。”

她又挪了一下小小的臀部,低哼了一声,忍痛道:“不过……也没想象中那么难过。就是……塞进来的感觉……好奇怪,我……我好像还没被什么东西这样……这样进到里面过。”

“那……能感觉到一点舒服吗?”他耐心地继续刺激着乳头,想让她紧张的内壁快点放松下来。

这么紧紧握着他的下面,他的确是很爽没错。

可孟晓涵会痛啊。

不知不觉,他已经轻率地糟蹋挥霍了好几个女孩的初夜,如今,这个在满是仪式感的环境下彻底主动献身的女生,正是他开始一切的原点。

至少在这一刻,他希望自己能回想起久违的,一种叫做珍惜的行为。

“暂时……还是热辣辣的。”她又挤出了一个微笑,双手轻轻握住了赵涛的手腕,低头望着自己正被他把玩的乳头,红着脸细声说,“不过,我很高兴。真的,至少……是你,不是别的什么人。我很高兴,痛,也一样高兴。”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重复了足足三遍的高兴不是随口说说,她抓住赵涛的手臂,把上身的重量稍微倾斜,压着他的手尝试着提臀,落下。

处女之花的娇嫩蕊心不留缝隙地嘬了炽热的阴茎一口。跟着温柔吞回原处,最深处仿佛有个柔软的花骨朵碰了龟头一下,颤酥酥地一抖。

“唔……”

“嗯……”

两人同时呻吟了一声,仿佛两具身体正在微妙地共鸣。

“赵涛……这样……你是不是会很舒服?”她带着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他,白白的小乳已经全部压在他的掌心,变成扁扁的两团。

“嗯。”他点点头,但马上开口道,“不过不急,我……我最舒服的其实就是射出来那几秒,之前慢点没关系的。等你比较不痛再说。”

“我、我看过书了,第一次……总是会比较痛的。”她轻声说道,“那……是不是快点结束,反而更好呢?”

要说长痛不如短痛,是有这种说法,可赵涛不觉得孟晓涵有这个本事。她本来就是比较文弱的女生,尽管这个学期似乎在看不见的地方努了努力,看着壮了一些,但他整天在女人堆里泡着,不可能跟纯情小男生一样一两分钟就激动地缴械投降。

“晓涵,怎么也不可能快点结束的。其实吧,女生在上面挺耗体力的。”他差点说溜嘴,带出下半句,就是杨楠也不一定每次都能坚持到最后,幸好他一直望着孟晓涵的脸,那张容颜足够压下他所有蠢念头。

“那……那我有多大力气,就坚持多久,好吗?”她垂下手,没等赵涛表态同意,就扶着他的上腹,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一下双膝,找到了一个相对比较方便用力的姿势,尝试着小幅度上下移动。

“呜唔……”

“哈啊……”

他的喘息和她的呻吟又一次同时响起。

赵涛突然觉得,他可能有点高估了自己。

他没想到,和孟晓涵结合到一起,竟然会格外有快感。

尽管她的内部并没什么新鲜的特异之处,论结构其实远不如张星语的小穴那么刺激强烈,真要客观评价,目前最大的优势不过是处女的天然紧致在女上位的肌肉运动中被强化带来的美妙抓握感而已。

但他就是舒服得通体发麻,连手里小小的乳房仿佛都在源源不断地传来灼痛双手的快乐,胸腔里酸酸甜甜的浪潮在奔流涌动,给心窝灌入的浓稠甜美,带来的畅快竟然不逊色于射精时那几秒钟的绝顶滋味。

“怎么了?我……我做得不对吗?”她看着他的表情,有点担心地问,“不会……压到你了吧?”

看来,似乎是五官变得有些扭曲了啊,赵涛连忙摇摇头,“不是,是太爽了,晓涵,能跟你这么……这么在一起,真是……太舒服了。”

差点,他就忍不住冒出一句,不要出国了,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但尖锐的痛楚直插在他的心房,冷冰冰地提醒着他,只有在短暂的愉悦后彻底远离他的身边,对孟晓涵来说才是真正的幸福。

虚假的面纱之下,他其实什么都不配。

孟晓涵俯下身,似乎有些累了,一边轻声娇喘,一边继续扭动纤细的腰肢,柔声道:“那就好,我……就怕自己笨笨的,连宝贵的……第一次都做不好。你舒服……那真是太好了。”

“嗯……真是太好了。”他搂紧她,抬起肩颈,吻住她嫣红的唇瓣。

这只是咒而已。

你下了咒,才得到了她,得到了你曾以为拥有的一切。

到如今,你还分得清什么是咒,什么是爱吗?

别自己骗自己了。

看着在自己的拥吻下陶醉地闭上双眸,坚持着套弄欲望之源的孟晓涵,他瞪大眼睛,霎时间,眼前一片模糊。

“你……为什么哭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