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八十八章

“呼……呼……呼……”

随着急促地娇喘,温热而略带湿润的气流轻抚在赵涛的胸膛。

怦……怦……怦……

而就像是回应,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卖力地搏动。

血液被压挤,流遍全身,涌到坚硬竖起的中央,把心跳的脉搏,传达给上面缠绕的纤细手指。

“是不是……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孟晓涵夹着膝盖,紧张地问。

他摇了摇头,“晓涵,你……还没让我摸遍所有的地方呢。”

他的手其实已经游走过了绝大多数部位,但因为她还夹着腿,那里分外有劲,把他拦在了门外。

“必须摸吗?”她小声问道,“我……我看书上说,只要……只要有足够的分泌液,应该……就可以了啊。”

“那你湿了吗?”他兴奋地喘息着,捏在花苞般乳头上的手指都不禁更用力了一些。

“嗯……”她羞耻地点了点头。

老二涨到快要爆炸,他连忙强压了一下,柔声说:“晓涵,我……我想让你先舒服一次,你还是处女,一会儿肯定会疼的,不先舒服一次,我怕你难受。”

“我……我……”她犹犹豫豫地小声说,“我刚才……忍不住自己夹腿来着,其实……已经挺舒服了。”

“那不一样。”他干脆爬起来,伸手抓住了她小巧的脚掌,“那是你自己的,这是我给你的,我保证这比那更舒服,就像……我那天打牌亲你脚丫的时候一样。”

她的目光变得更加朦胧,那一晚的冲动和得到的甜蜜在一起,酥软了她的肌肉,她的皮骨,她的筋,让她无力把腿抽开,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点点凑近,吻上她的赤足。

“哼嗯……”果然是已经验证过的敏感带,他还照着上次的经验舔吮了几下,她就发出了娇媚的嘤咛,举起的大腿内侧也跟着浮现出肌肉用力的痕迹。

他耐心地吻着,舌尖滑过每一根修长的脚趾,抚摸着她柔润光洁的脚背。

“嗯嗯……唔……”她攥紧了床单,苍白的娇躯带着诱人的红晕扭动起来,一直紧闭的双腿,终于不自觉地分开。

他的视线立刻转了过去。

和身材一样,那片单薄的神秘花园并没有太过成熟的感觉,小小的阴唇皱巴巴抱在一起,毛发倒是意外的茂盛,细小的纤绒围绕在纵裂的果肉两侧,花芯果然早已湿透,卷曲的毛发上还带着几点闪亮的水珠。

“你……你不是说……摸吗?”看着他飞快地俯身过来,她似乎吃了一惊,赶忙双腿一收,有点紧张地说。

“摸不如这样舒服。”他往里拱着,头已经进入大腿之间。

胜利就在前方,他双手稍一用力,她就呻吟一声向两边打开,把脸羞耻地扭到一侧,抬起一只胳膊挡在了眼前。

他激动地把嘴凑上去,顺着黏腻的蜜泉,轻而易举找到了那长成之后还从未被异物侵入过的小小穴眼。他伸长双手,一边揉搓着她那对可爱的鸽乳,一边用力舔舐,舌头掘开了收拢的阴唇,拨开了碍事的毛发,碾平复杂的褶皱,从酥嫩欲化的膣口嫩肉,一路舔到被薄薄外皮覆盖的一点红豆。

她的那颗相思豆颇小,在耻骨内也埋得颇深,要贴得很近,才能舔到最外面的芽尖。

但那里却足够敏感,舌头才覆盖上去滑动了几次,她就呜的一声挺了下腰,温热的蜜汁仿佛又渗出了几缕。

他忘情地舞动着舌头,手指配合着节奏,压着硬挺的乳头拨弄,一下、一下、一下……

她的身体渐渐收紧,细长的腿缠住了他的头,细长的手指绞紧了攥着的床单,细长的脚趾蜷曲,细长的脖子也低头弯出了一个看着有些气闷的弧度,细长的眉蹙拢到中央,成了缝的眼睛也变得细长,盈满水光望着自己的股间,咬紧的小嘴上方,急促娇喘的鼻息,带出了细长的呻吟,一声连着一声,恍如潮落潮涨。

“嗯、嗯嗯……赵涛……嗯嗯——”她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接着,浑身上下蓄满的力量仿佛就此释放。

她的腿肚在抽动,她的乳尖在颤抖,她粉玉一样的裸躯,随着极致的喜悦而幸福的战栗。

那快感仿佛回馈给了他,鼓起了他心中的亢奋,让他也感到无法形容的满足。

所以他不愿停下,反而把她微颤的臀部捧高,把舌头伸得更长,贴得更紧,速度加快,转眼就能舔化冻硬的冰淇淋。

“嗯……嗯嗯?嗯……嗯啊……”很快,第二个高潮就击中了她,让她打开了被咬红的唇,喊出了娇美甜脆的一声低呼。

他变得更加激动,更加坚硬,他把她的腰臀抬得更高,双腿都反折到头那边,羞耻的部位,几乎敞开在她自己眼前。

然后,他拉长了舌头滑动的距离,从已经一片湿润的泉眼,滑过整条沾满唾液的溪谷,再到已经膨胀了几圈分外明显的阴核。

“啊、啊,啊啊……啊、啊!”她双手抓着他的胳膊,不自觉帮他加快了揉搓乳房的动作,不知是否血液向头部集中的缘故,她的脸彻底红透,所有神情,都被那痛苦又快乐的感觉占据。

“啊啊啊——呜……呜唔……呜嗯嗯——!”

很快,她就昂起头,后脑把枕头压倒两头翘起,抬手捂住嘴,登上了第三重巅峰。

舌尖已经全是少女花蜜的味道,舌下的筋都有些刺痛。

但他还想再来,他想一直让她高潮到欲仙欲死,高潮到把这股美妙的滋味永远印在脑海,成为今后几十年里随时可以拿出来回想的记忆,他要让她的初夜,充斥着远胜痛苦的快感。

可她却摆了摆手,很坚定地说:“别,赵涛,别……别再来了。”

“为什么?不舒服吗?”他轻轻吻着她夹他头夹太紧而有些发红的大腿,柔声问道。

“舒服,舒服得……像快死掉一样。”她呻吟着放下双脚,娇喘道,“可……可再这样下去,我就没力气了。”

“你没力气也没关系啊。”他笑着覆盖在她身上,享受着她通体温度略高的滑嫩酥软,“又不需要你费劲。”

“需要的。”她推了推他,往边挪了挪,“你……躺下。”

“诶?”他一愣,看了她几秒,看她并不象是在开玩笑,只好翻身躺下,好奇地问,“你……打算上来?”

她红着脸把头发往后拨了拨,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跟着就抬起腿,跨到了他的身上。

他惊讶地望着她,完全没有料想到。

她的动作,依旧因青涩而笨拙,笨拙却坚决。

她握着他的阴茎,另一手小心地拨开了自己内部的入口,试探着往上罩了一下,旋即皱起眉,稍微提了提臀,调整了一下姿势,咬紧下唇,再次沉低。

这一回,湿润柔软的凹陷仿佛带着吸力一样吮住了他的前端,酸痒的快感立刻传来。

但马上,她就双手撑住了他的胸膛,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皱着眉,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怎么了?晓涵。”

“好涨……没想到……会这么涨……”她呻吟着低下头,望着已经进入了一小段的阴茎,支撑着身体的大腿都在微微颤抖。

“不行我来吧,你还是第一次,这样也太勉强了。”他柔声说道,强压着此刻用力往上顶的冲动。

“不要。”她摇了摇头,表情坚定无比,“赵涛,我……我要让你……记住,我……我是完完全全……主动……给你的。没有……任何勉强。你也……不必愧疚……”

说着,她猛地坐了下去。

“啊!呃……呃嗯——”

小小的白臀坐在了他的身上,没有再留下明显的缝隙,炽热的腔道中,不同于爱液的润滑迅速充盈在接缝之间,内部太过狭窄的原因,那些液体很快被挤出到外面,流过皱成一团的阴囊,滴落下去。

在崭新的床单上,染上了斑斑殷红。

赵涛都觉得有些疼痛,孟晓涵的内部实在是太紧太窄,而她那决绝的一坐到底又太过突然,他甚至担心她会裂伤,不禁看向她微微颤抖的小脸。

但她并没有露出太痛苦的表情。

尽管脸色苍白,汗布满了额头,连嘴唇似乎都已经被咬破,可她除了最初的闷哼,就没有再发出一点疼痛的声音。

用了几十秒,她似乎终于调整顺了气息,望着他,露出了一个动人的微笑,轻声道:“赵涛,我爱你。”

就在那三个字说出的同时,她本就水光盈满的明亮双眸,终于无声决堤,泪如雨下。

他抱着俯身下来的她,心想,这张新买的床单,应该是真的,再也洗不干净了……

* * *

【CHY-286C&D】

大概是虚心听取了奥蕾妮的报告,女王陛下并没有让奥蕾妮离开,看来是打算留做后备替换。

她应该是刚处理完冗杂的公务,看上去带着一股淡淡的厌倦。

“听说,你的禁锢之香有放松的效果,”她没有多说什么废话,而是干脆地走到了翠绿色的叶脉纹大床边,慵懒地坐下,揭开了身上的披肩,“那么,可以过来让我闻闻了吗?”

“乐意效劳,陛下。”他笑着解开扣子,大步走了过去。

披肩滑落后,女王陛下轻轻拉开领口系法别致的多结扣,领口自然向两边松开,亮出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

精灵本就是天使造物中最精致美丽的族群,而水精灵更是其中的顶峰,这一点他早就体验过多次,但在面前的女王身上,又有所不同。

既不需要像她的妹妹和护卫那样勤于锻炼,又有昂贵稀有的各种道具滋养,水蓝色的长发向后垂下,让开的锁骨附近,那亮出的肌肤即使在如此接近的距离,也看不出什么毛孔或瑕疵。

克雷恩笑了起来,欲火愉悦地燃烧,在他灵魂深处摩擦,弥撒出激发原始欲望的禁锢之香,钻进女王陛下的鼻孔,让她疲倦而紧绷的身躯能响应他的期待,变热,湿润,化为柔软而不失力道的水,将他包裹,淹没,沉溺其中。

“确实很好闻。”格蕾希亚抬起湛蓝的眸子,半垂眼帘,抬起手抚摸着他坚硬的胸膛,“但光是这种味道,似乎只会让我的身体更加紧张,我现在就已经觉得,我的某处在收缩。”

“很好,那正是你渴望的象征。”他脱掉上衣,拿住她的手掌,拉起,凑到唇边,“那么,如你所愿,我要开始了,女王陛下。”

“嗯。”她平静地点了点头,尽管已经向后倾倒到快要被压制在床上的程度,那由王座和王冠赋予的气质仍在,“尽你所能吧,我亲爱的妹夫。”

知道她是故意在此时提醒了一下身份,他在心里哼了一声,低头吻上她的手背,以一个惯常的下位礼节开始。

只不过没有一个臣民敢把吻手礼更进一步到之后的程度,恐怕也只有他,和未来不一定会存在的某位亲王,能在亲吻女王的手背时,伸出舌尖,轻柔地舔向她的指缝。

从侧面用嘴唇夹住了格蕾希亚的宝石戒指,他一边轻舔着她兰花瓣一样洁白的手指,一边用唇将那小饰物摘下,褪到床上,轻笑道:“喜欢我帮你脱戒指的方式吗?”

她的脸上已经有了一抹淡淡的嫣红,看来尽管还没有尝过异性结合喜悦的滋味,但禁锢之香和这亲昵的调情依然有效。

她没有回答,而是伸来了另一只手,那上面有一个金丝编织围绕着细小珍珠的华丽手镯。

他笑了笑,顺着手背吻上去,舔过她的腕,咬住手镯缓缓脱了下来。

然后,他用闪耀着红光的眸子锁定了格蕾希亚白皙的领口,凑近,喘息着说:“陛下,接下来,是不是该项链了?”

“可以,我准许。”她噙着一丝笑意,微微昂起下巴,舒展了天鹅一样优美的脖颈。

单纯考虑相貌,女王陛下当然不如妹妹那么美得在精灵中都一样拔尖,但同样,她一直以来培养的气质,也不是从小练剑的妹妹能比,即使袒露放松在床上,身躯依旧维持着必要的优雅。

他低下头,顺着项链的宝石一颗颗吻过,湿润的舌尖从丰挺的沟壑上方滑向锁骨。继位后她就日夜操劳不停工作,瘦削了几分的结果,就是这里的凹痕变得格外明显,让他能在这里探入舌尖,勾住她两条项链中较长的那条,轻轻咬在口中。

然后,用力一扯。

他当然不会蠢到用项链勒疼养尊处优各处都非常娇嫩的女王,提前用尖利的犬齿刺断了里面的细绳,仰头一拽,项链就离开了女王的领口,璀璨的宝石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滚落在她白皙的胸膛。

女王陛下轻笑着捏住一颗水蓝色的宝石,用淡红的唇瓣一吻,“你知道这根项链有多贵吗?”

“我不知道。”克雷恩吻了一下她的眉心,温柔地舔向格蕾希亚的额饰,“我只知道,那肯定不如我贵。”

“没错,你可能是我最昂贵的选择。”她若有所指地说,抬起手,顺着他的胸膛抚摸下去,主动扯掉了他的皮带。

看来,禁锢之香多少起了些作用,她眼里的渴望正在暗流一样涌动,只是理智的力量太强,才没有冲破到她泛红的脸上。

真想看她喘息、呻吟、尖叫、疯狂的模样啊……他抬起身,用双腿蹭掉滑落的裤子,雄健的身躯保持着精灵的修长,而盘绕着血管的羞耻之矛,早已昂扬而起。

“愿意握一下吗?女王陛下?”他舔了舔唇,拉起了她的胳膊。

她顺着他的力道把手伸了过去,先是试探着捏了一下,跟着似乎被烫到一样缩了下手,“怎么这么硬?里面……不是没骨头吗?”

“没骨头,但是充满了我的渴望。”他俯下身,用更多充满魅惑力量的禁锢之香笼罩住她,让她每一口呼吸都不得不品尝那股刺激雌性原始欲望的味道,“只要渴望,就会膨胀。我的陛下,你类似的地方,是不是也膨胀起来了呢?”

“我不知道。”她摇摇头,很诚实地说,“不过,我确实感到很热,也很舒适。我不介意你来教我更多东西,宫廷女官的书本,实在是缺乏实用性。”

“教会你,让后让你学会如何跟将来的亲王阁下交欢吗?”他故意带着一股醋意低下头,轻轻啃咬着她脖颈的侧面,小串项链还在,舌尖划过珍珠的时候,下方比珍珠还要光滑的肌肤就会发生轻微的战栗。

格蕾希亚的目光非常坦然,“未来的事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正在跟我现在的亲王做一些和交欢有关的事,而且,我希望他最好能更专心一些。”

“遵命。”他眯起眼,舌尖滑过她凹陷的锁骨,把裙袖咬住,沿着圆润的肩头向下扯去。

她缩起胳膊,抽出手臂,等到另一边也解脱出来后,看着他用嘴把整条裙子往下扯去,微笑着抬起臀部,让身体最大的遮蔽物就此缓缓脱离。

克雷恩一路咬着裙子拖到了双脚之下,接着,顺势稳住了女王纤细的小腿内侧。

不愧是养尊处优战斗技巧只学习了法术的公主出身,那修长的小腿没有一点多余的肌肉感,柔软,娇嫩,仿佛稍一用力就会折断。

他顺着小腿向上吻去,舌尖攀爬她身体曲线的同时,视线也转向了雪白大腿的尽头。

那是包覆着卵膜的精灵婴儿诞生的神秘之地,只是看着,其实很难想象孩子那么巨大的东西到底是如何通过这小小的洞穴。

比起人类,精灵的毛发要少很多,和妹妹类似,女王陛下的羞耻花园一样没有多少覆盖物,只有细长的淡色绒毛稀疏地分布在耻骨上方的位置。

大概是缺乏肌肉的缘故,那一片白腻的耻部显得饱满而腴嫩,上面每一处都显得小巧而精致,浅樱色的皮瓣微微张开,包裹着中央属于精灵女性的狭长甬道。

他亲吻着大腿内侧敏感滑嫩的肌肤,一厘米一厘米往根部挪去。

格蕾希亚发出愉悦的呻吟,修长的手指插入到他浓密的红发中,轻轻屈伸,腕上华美的手镯们彼此碰撞,发出叮铃叮铃的清脆声响。

当他柔软的舌头碰触到羞耻地蜜门时,女王的手骤然握紧,高挺的鼻梁下奔流出甜美的畅快吐息,“嗯唔……克雷恩,这就是……你让我妹妹每晚都能享受到的侍奉吗?”

尽管那用词有待商榷,但他知道这会儿不是计较这种事的时候,他没有回答,而是用舌尖拨开她左右两边的娇嫩皮瓣,掘入到已经遍布着滑腻稀薄蜜汁的小穴入口。

柔软的洞口就像是在顶级厨师的鸡蛋布丁上开了一道小缝,里面浇满了黏滑的稀蜜浆。

他往深处刺入,舌头撑开狭小的缝隙,缓缓地进出。

“嗯嗯……”女王陛下的呻吟变得更加娇媚,胸前剩下的那一条项链,红色的宝石项坠边,白皙的肌肤似乎都被映上了羞耻的霞色。

奥蕾妮红着脸转过身,闭上了眼。

可她并不能堵上自己的耳朵。

她需要确认女王陛下的安全。

所以,很快,她就听到了格蕾希亚发出的喘息,像两条令浑身发痒小虫,从耳朵眼里钻入,缓缓爬向双腿之间。

在奥蕾妮结实的大腿情不自禁并拢,连双膝都感到发软的时候,克雷恩的舌头加快了速度,他的唇恰好碰撞着女王的敏感小豆,精灵的生理结构所致,这个情欲的开关位置很低,不太费力就能轻而易举地同时刺激腔道内部和外面的阴核。

当娇嫩的颗粒被口水覆盖,女王拱起腰肢,手指轻轻抚摸着他尖长的耳朵,更加大量的爱蜜涌泄出来,沾染在他上下移动的下颌。

他觉得是时候了。

他抬起手,轻轻一晃,火元素在他的意志下凝缩成温暖的红色光球,缓缓飞向女王晃动的雪白乳房,在饱满的半球上围绕着深樱色的乳头缠绕了一圈,缓缓转动起来。

“哼嗯……看来,这好像是你专属的小技巧啊。”格蕾希亚伸手拉过一个枕头,垫在抬高的肩下,垂首望着乳头被元素的力量挑逗抚慰的奇景,酥痒的丝线缓缓爬进小腹深处,撩动那令她不自觉想要瘫软下来的甜美愉悦。

“没错,”他抬起头,用舌尖轻轻点触着女王已经在颤抖的膨胀蜜核,两根手指缓缓刺入到她已经泞滑无比的内部,“这是只有我能带来的决定享受,我亲爱的陛下,好好品尝吧。”

随着他手指的曲起,沿着被辗过的娇嫩内壁,一串细小的元素星火流窜蔓延开来,飞快地用温暖的颗粒感滚动碾压着每一条嫩肉的褶皱,其中一些还深入到以精灵的结构难以被碰到的深处,围绕着孕宫的入口飞快旋转。

“啊、啊啊啊……啊!啊啊——!”根本没想到刺激会如此强烈,格蕾希亚雪白的身躯猛地反弓起来,不需要顾忌被谁听到的密室中回荡着女王陛下娇美细长的叫声。

奥蕾妮终于忍不住扶着床柱,望着格蕾希亚绷直的脚掌,望着克雷恩健硕的后背,缓缓把手放到了大腿之间。

“那么,陛下,是享受更强烈快乐的时候了。”他留下那些飞舞的元素在她体内,抽出手指,进驻到她双腿之间,绷紧的肌肉上,更多细小的红点浮现,飘出,围绕着他的身体流动。

禁锢之香变得更加浓烈,他俯下身,握住亢奋的长矛,向着正因内部的刺激而剧烈收缩的花蕊中央直刺而去。

没有人类女性那样碍事的薄膜带来无意义的痛楚,初次与异性结合的女王发出非常满足的畅快叹息,充满弹力的腔道顺利把他的分身容纳入内,充血后厚实了不少的皮瓣牢牢抱住了阴茎的根部,犹如纵向的小嘴,一口一口往内吸吮。

心理的征服愉悦与身体的快感完美对接,克雷恩双手按在女王的腋下,看着元素光球已经将乳头按摩到硬翘肿胀,深吸口气,突然收紧了腰部和臀后的肌肉,威猛无比地向内戳刺起来。

“嗯啊……哦、哦哦……伟大的……水天使啊……这真是……太舒服了……”短短几分钟,女王就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晃动着一下下夹紧的浑圆雪臀,达到了又一次巅峰。

克雷恩笑着舔了舔嘴唇,低头品尝了一下女王乳房带着淡淡幽香的味道,吻住她微凉的唇,加快速度又是一阵猛袭。

“呜……呜唔……呜嗯嗯——”

“再来,我亲爱的陛下,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不要着急,再来,再来……”他捧住格蕾希亚的脸颊,雄健的身躯起伏得更加激烈。

结实的大床都发出了不堪忍受的轻响,而奥蕾妮,早已跪坐在地上,用有些呆滞的目光羡慕地望着女王陛下洞开的花蕊,和那里面裹满汁液正在飞快滑动的长枪。

不久,几点红光顽皮地下滑到女王羞耻的排泄处,钻入小小的臀眼,开始了对另一处的灵活刺激。

“啊!啊啊!啊啊啊——”格蕾希亚顿时舒展在爆发的快感洪流中,雪白的身躯泄满了迷人的红晕。

计算了一下次数,克雷恩微笑着向后抽身退出,准备换个更加羞耻地姿势来征服面前的女王陛下。

“够了,停下。”可就在已经凌乱不堪的轻吟之中,格蕾希亚勉强拽回了险些被放逐的神智,蜷缩起身体,坚定地躲开了再次扑上来的克雷恩,幅度不大但很坚定地摇了摇头,“克雷恩,我需要休息。”

克雷恩舔了舔嘴唇,汗滴还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流淌,眼底的红光依旧在缓缓荡漾,他俯下身,火热的手掌大胆地蠕动在女王陛下的大腿上,“我的女王,这才什么程度而已,你就准备休息了吗?我少说还能送你在美妙的乐园里转悠个十七八次,我还没听到你犹如哭泣一样的甜美声音呢。”

格蕾希亚摇摇头,抽身钻了出来,“奥蕾妮,换你了。我需要休息一会儿。”

“喂,”克雷恩伸手抓住她纤细的手臂,有点意外,竟然还有女性能在这种时候从他弥漫的禁锢之香、扩散的火元素按摩和刻意巴结的熟练技巧中强行脱身,“你已经好几次了,可我的种子都还没种下一回,你这就抽身,不太好吧?”

格蕾希亚用一个有些凌厉的眼神催着奥蕾妮迅速脱光爬了上来,自己则往旁边一滚,坐起到床边,平复着还有些急促的呼吸,淡淡道:“这正是我深思良久后的决定,我不准备承受你的生命之源,那些种子,你尽管喷洒在奥蕾妮的体内吧。”

“为什么?”克雷恩翻身躺下,看着奥蕾妮咬住嘴唇爬上来,不解地问,“对你来说,我这种受孕率极低的强大种子不是没什么风险吗?”

“极小的概率,也有发生的可能。”格蕾希亚斜靠在床柱上,舒展了还泛着淡淡嫣红的长腿,“你的实力太强,以我的身体状况,一旦被种下你的孩子,对我的危险会直线上升到我不可接受的程度。我当然会选择规避掉这种问题,反正,我本来也不打算生下你的后代,那是伊莉丝的梦想。”

“所以,当我给了奥蕾妮,准备进行下一次的时候,你就没问题了?”克雷恩挪了一下身躯,伸长胳膊把手塞进女王的臀下,张开的巴掌像是要把她整个攥住一样握紧。

格蕾希亚愉悦地眯起了眼睛,微笑道:“为什么要有问题,我归根结底,也是个成熟健康的女性精灵,在繁忙的公事和一天天的勾心斗角中,我也有权利彻彻底底地放松一次,对吧?”

“乐意效劳。”克雷恩笑了起来,“只要还有机会听到你受不了的声音,我就还有动力在这里战斗到底。”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声音。”格蕾希亚挑衅一样地扬了扬眉,格外嫣红的嘴唇被粉润的舌尖灵活的扫过,“不过我很好奇那种所谓受不了的感觉。”

“放心,很快你就会享受到了。女王陛下。”克雷恩猛地翻过身,把已经遍身潮红的奥蕾妮狠狠压在下方,用凶猛的欲望把健壮的精灵女剑士一口气征服成一滩绵软无力的水,抽搐着收下他浓稠的馈赠。

“光靠奥蕾妮可能帮不到你。”靠在床头随便擦了一下,克雷恩张开双臂看着只剩下手镯和项链还在身上的女王,眼中的侵略欲又在飞速复活,“我建议你找几个嘴巴比较靠得住的侍女来搭把手。”

“等我受不了之后,一样来得及。”格蕾希亚说着站起来,踏上床,走向克雷恩,蹲下,抚摸着他的脸,“克雷恩,我是女王,有些声音,有些形象,是不可以被其他精灵知道的。”

“女王也都会结婚生育,难道女王生育的过程和一般夫妻有什么不同吗?”克雷恩嘲弄地笑着,手掌肆无忌惮地把玩着她比妹妹丰满许多的胸膛,“为什么硬要营造出一种高高在上不可触碰的威严?”

“因为那是王座稳固的关键。”格蕾希亚低下头,碧蓝的眼中波涛汹涌,“你觉得,我如今这样渴求着快乐,犹如雌兽一样袒露着身躯与你结合的模样,是可以被公开出去的事情吗?女王私下当然和普通夫妻没什么不同,女王也要生孩子,也要上厕所,也会吃饭喝水会生病呕吐。但民众们看不到,他们看到的,永远是王座上端端正正毫无瑕疵的影子。”

“你快乐吗?”克雷恩捏住她膨胀的花蕾,尖锐地问。

“等你尝过权力的滋味后,你自然就明白了。”她伸出舌尖,轻轻滑过他发烫的脸颊,握住他,开始尝试着去掌握主动,“知道英雄成为王的过程,最确切的形容是什么吗?”

“不知道。”他摇了摇头,扶正她的腰,指导着她略显笨拙的动作。

“腐朽。”她微笑着,屈膝,沉下,像一潭温暖的湖水,将他从上而下吞没,“英雄,腐朽成王……”

“那也好过腐朽成灰。”他抱紧女王汗津津的躯体,得意地笑了起来。

不久,他就听到了自己期待的声音。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七十九)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