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八十二章

“怎么今天晚上这么兴奋?”软绵绵躺倒在一边,用手轻轻拨拉着赵涛射过之后还没舍得软的老二,于钿秋轻声问道,“明天有什么高兴事儿?”

“明天我跟孟晓涵去县城逛街。她想买个贴身单子替换着用,天气潮,洗的老不干。”赵涛手掌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于钿秋的丰满乳房,笑呵呵地回答。

“金琳不去?”

“她说不叫金琳。那就不叫呗。”

于钿秋凑过去把他马眼里新挤出的一股残浆吮进嘴里,舔了舔唇角,带着一丝微妙的讥诮口气道:“看来,金琳没那么容易上手,你就退而求其次了,是吧?”

“小秋,我从高中就喜欢孟晓涵了。”

“这和我说的矛盾吗?”她用掌心罩住他的睾丸,一副要是你不说老实话就给你捏爆的表情,似笑非笑地说,“你要是能把金琳吃干净,会不下嘴?”

赵涛低头望着她的眼睛,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小秋,我……实在是搞不太懂,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想被你干啊。”于钿秋揉了揉他的阴囊,放开手,舒展柔白的身躯躺到了他身边,自嘲一样说,“不然我还能想什么,想和你恋爱吗?还是结婚生孩子?赵涛,我有自知之明,可你……也不要一次次提醒我这些事情我不能想,好吗?”

“我没想提醒你这个。就是……心里有点发毛。”他搂过她吻了一下,心里知道,对于肯直接让他在嘴里射出来的女人,吻上去非常有助于下一次再愿意吃的积极性。

她轻轻叹了口气,手指轻轻抠着他的龟头,在那一下下酸痒中,莫名其妙地小声念起了李清照的词,“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声声慢赵涛还是能背下来的,心里顿时滑过了开头那一行千古名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于是,他果断选择了沉默。

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多话比较好,说多错多。

可等到于钿秋走了,他才反应过来,又被于钿秋不知不觉转移走了话题,他的疑惑,依然没有解答。

盘算了一下时间,他忍不住给金琳发了一条短信,“睡了么?我有事想跟你聊聊。”

“没。”

嚯,真阔气,一个字一毛五,不知道短信是按条收费的吗?

他正想怎么编一下短信说清楚情况,金琳却把电话给他打了过来。

“喂。我正准备发短信呢。”

“累不累啊你,直接电话说吧。”金琳的口气显得有些烦躁,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到生理期。

赵涛只好长话短说,把之前就跟金琳提过的于钿秋的反常之处又讲了一遍,这次很笃定地说:“我确定了,她就是挺期待我搞定你和晓涵的。但我……猜不出为什么。就算是想要搅浑水,摸鱼也轮不到她啊。”

“就这事儿?”金琳那边似乎在忍耐着什么,说,“你半夜不睡,就因为这个?”

“那倒不是,于钿秋刚走,我哪儿那么快能睡着啊。”

“啧,你果然艳福不浅。”她淡淡道,“那是我错怪你了,我还当你明天要跟孟晓涵单独出去,兴奋得睡不着呢。”

“诶?你怎么知道?”赵涛一愣,心说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点,怎么他这儿跟于钿秋干一炮的功夫,金琳都已经知道了。

“因为我不是还好心好意惦记着你没机会么,想帮你再约一下孟晓涵同学。可惜,我自作多情,你俩早都约好了。”金琳已经有点压不住自己的醋劲儿,“那,祝你明天旗开得胜,凯旋归来。”

赵涛想了想,故意说:“金琳,凯旋就有归来的意思,凯旋归来是错误用法。”

“讨厌。”金琳果然娇嗔地骂了他一句,“谁在这儿跟你考语文了。”

他得了个缓冲,听出她也不是特别生气,这才稍稍放心,笑道:“我的金大小姐,是你一直撺掇我勾搭晓涵,还花样百出的帮忙,现在我得手在即,你这是又吃上醋了?要不我推了约会,明天咱俩出去?”

“行啊。”没想到,金琳干脆利索地就丢出一句,“那你推掉吧,明天我跟你出去,逛一天,明天可能还有雨,要是下了咱们就说路况不好,住外面不回来了。你说好不好啊?”

赵涛这下被打了个猝不及防,想了一会儿,才说:“那可得先说好,这次……我可就要把该干的都干了,你再挡着不让,那我宁愿你报警也要动手。”

金琳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气哼哼还带着几分委屈说:“赵涛,你……你也偏心的太过了吧?我是哪一点不如孟晓涵,你要这样区别对待?”

“啊?”赵涛又跟被一棒子敲头似的,眼冒金星,金星还瞬间排成一个巨大问号,晃过来晃过去,“你这是什么话啊?我不是答应跟你出去了吗?”

金琳那边连呼吸频率都变快了,竟然真的十分生气,“你跟孟晓涵光屁股搂在一个被窝里睡了一晚上能什么都不干,我陪你约会,我还能有别的法子教你开心,你却二话不说先要我全给了你,我待你到底哪里差了,你就从来没心疼过我!”

“没、没有啊,你……你不是漂亮么。”赵涛心里有点发虚,干笑道,“再者说,我觉你人厉害又聪明,孟晓涵被你耍得团团转,我都不觉得有什么需要我心疼的地方。”

“是不是……”金琳停顿了一下,有点气急败坏地说,“是不是非要我躺在地上血流一地快死了,你才舍得心疼我一下啊!冷血动物!”

滴,电话挂了。

赵涛看着手机,整个人如坠云里雾里,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没一会儿,手机上又收到了金琳的短信。

“我月经,陪你出去也满足不了你,当我没说,你跟孟晓涵风流快活去吧。”

果然是生理期啊。赵涛摸了摸头,叮嘱了她一句多喝热水。

但她没有回。

第二天早上,在于钿秋那儿登记好,跟孟晓涵离开学校的时候已经八点多。

可金琳的宿舍还是关着门,拉着帘子。

就像她还在睡觉没起床一样。

不过比起那个,赵涛更吃惊另一件事。

孟晓涵涂了口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