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八十章

光着膀子被外面的雨一浇,脚在凉飕飕的水里一踩,赵涛总算清醒过来不少。

他小心翼翼关好门,撑开伞打起手电,陪着那两个早早起夜也不知道是他妈水喝多了还是小小年纪就肾亏的学生去了一趟厕所。

去都去了,他也顺便尿了一泡。

幸好没有小女孩要去,不然孟晓涵的脚可就白泡了。

不过她那么光溜溜坐在铺盖上那么久,直到敲门才钻进被窝,估计要凉早凉了。

把两个孩子送回教室,打着手电看他们钻进被窝,赵涛这才松了口气,把两个班的学生状况都检查了一下,让腿脚顺便晾一晾,干得差不多了,才往回走去。

算一算起码快十分钟,孟晓涵这会儿应该已经睡下了吧?

他想着,抬手捂着嘴巴打了个呵欠,轻轻推开门,进去,关上,转身把脚从鞋里尽量小声的抽出来,看见蜡烛已经被她吹灭,刚准备走过去躺下,就发现情况不对劲儿。

怎么他的手电光照过去,这被子里头……鼓鼓囊囊的呢?

他屏住呼吸缓缓往上面照去,然后,就看到了本该在靠里的铺盖上睡觉的孟晓涵。

她躺得很小心,侧着身,让出了差不多够一个人躺下的空间,脸朝外侧,被头那儿只能看到她乌黑的半长发,微显凌乱地散着。

“晓涵,你……你这可就是……就是在玩火了啊。”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裤裆马上就又紧张起来,擅自膨胀的器官顷刻就成了内裤里狭小空间的霸主,昂首顶起一片自己的天空。

“赵涛,你真的喜欢我吗?”孟晓涵背对着他,很轻很轻地颤声问道。

“嗯。喜欢。真的喜欢。”他坐下去,手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去抚摸她若隐若现的白皙肩头,“可是……晓涵,关于女朋友这件事……”

“可以不要提那个吗?”她马上打断了他,“赵涛,求你,在只有你和我的情况下,别提女朋友的事情,可以吗?”

啧,好吧,这可不赖我,赵涛撇了撇嘴,心里顿时轻松了一大截,“可以,我不提就是。”

“赵涛,你……愿意证明一下你是真的喜欢我吗?”她还是背对着他,声音依旧很小,但这次,没有发颤,充满决心。

“这……你说吧,如果我能做到的话。”赵涛吞了口唾沫,觉得裤裆里的玩意就快能敲鼓了,这会儿提条件,还真是他最容易答应的时候。

孟晓涵翻过身,湿润的眼睛望着他,从被子里伸出手,把白色的小内裤放在了枕边,然后,很认真地说:“我希望你抱着我睡,但今天晚上,什么都不要做。”

“诶?”

你他妈真的不是在逗我?

这句话从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没说出口来。

赵涛望着她带有神秘期待的眼神,只好为难地说:“晓涵,你……你其实也挺漂亮可爱的,你这么……这么赤裸裸让我抱着,还什么都不要做,这可有点难为人了啊。这状况我要什么都不想做,那……那岂不是跟被阉了一样。”

孟晓涵咬了咬唇,轻声说:“我……我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所以……你忍不住想做什么的话,我也不会怪你。我顶多……是有些失望罢了。”

“失望?”失望我是个性能力正常欲望健康的男大学生吗?

“喜欢的感情,肯定会伴着珍惜。”她用有些消沉的声音说,“你说你喜欢我,可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我是喜欢你的,甚至……说……说是爱可能也不过分。我很后悔,当初……当初如果接受你的心意,以此催促你好好学习,是不是现在一切都会不一样。”

似乎发现话题有点跑偏,她轻轻甩了下头,继续说:“算了,不提那个了,没意义。赵涛,我没什么别的好办法来测试你的心思,我……我坦诚一点说吧,你说我……不要脸也好,没原则也好,我……已经……不想再忍耐了。我想在出国前,给自己的青春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即使……那不够正大光明。”

“所以……你今晚什么也不准我做?”精虫有点上脑的赵涛反应不过来这话里的逻辑,愣头愣脑地问。

“嗯,不是不准,是我请求你,今晚只是抱着我,什么都不做。”她很认真地说,“我……我是个很笨的女生,我不懂如何恋爱,不知道喜欢到底应该是怎么样的。我只是觉得,你要是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那就应该珍惜她,尊重她。”

她壮着胆子伸出颤巍巍的小手,拉住了他的胳膊,想要抓紧,却又不敢用劲,好似明明快要溺死在井底的人,还在担心垂下的这根藤条会不会断掉。

赵涛闭上眼,短短的几十秒里,他回想了无数个曾经坐在孟晓涵斜后方时凝视的场景。

最后,定格在她被午后阳光洒亮,镀上毛茸茸金边的小巧耳朵上。

他睁开眼,低下头,掀起被子,钻进了里面,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脱掉了所有的衣服,丢到枕边,伸出手,把她抱进怀里。

他的身上凉,她的身上热,她抖了一下,却没有躲,反而像是要把温暖更多传递给他一样,往他这边贴了贴。

他伸出胳膊,她就抬起头,拨开头发,枕了上去,默契得犹如曾经这样一起睡过很多次。

他侧转身,和她花瓣一样柔嫩的赤裸娇躯贴在一起,粗壮的腿伸进她紧张的股间,好似要把两人打结一样拥抱住她。

她的呼吸急促了几分,热流轻轻吹拂在他的锁骨附近。

但几分钟,看他确实没有多余的小动作,她也就渐渐松弛下来,平稳了呼吸。

风声小了很多,雨也转缓,屋檐下的淅淅沥沥,终于变成了颇为清脆的叮叮咚咚。

“晚安。”赵涛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声说。

“嗯,晚安。”她抬起脸,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唇,坦率,自然,然后,蜷缩在他怀中,就像个归巢的雏鸟,缓缓闭上了眼。

赵涛不知道她到底睡好了没有,反正,他最后睡得很香。

好像,连噩梦都没有做。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