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七十九章

牙齿几乎切开胳膊上粗糙的皮,赵涛硬咬牙忍着,生生忍出了一头细汗。

足足有两分多钟,孟晓涵牙上的劲儿才松了,她呜咽着将柔软的嘴唇印下,轻轻吻着自己留下的牙印,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心疼,小小的舌头轻轻在上面舔着。

疼完了又痒,赵涛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套路,但承诺了乖乖不动,就干脆还是站在那儿,随便她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在牙印上轻轻吻了几次,孟晓涵又抱住他,把脸埋在他胸口,小手握成拳头,随着她一下下急促的抽泣声,用力捶打着他的后背。

咚。

赵涛呲牙咧嘴皱眉忍着,身子被打得都有点晃。

虽说她一个柔柔弱弱小女生的力气也就那样,可真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打强奸犯一样狠捶,要说一点不疼可就是自欺欺人了。

可他不敢出声。

他总觉得,孟晓涵正在经历什么剧烈的心理变化。

就像一只毛虫在蛹里憋闷了漫长的时光,终于忍不住想要打破黑漆漆的障壁,挤出一个柔弱但亮丽的蝴蝶身躯。

当然,就算是错觉也没关系,无非就是白被咬了一口外带十几……嗯……几十拳么,问题不大,他还不至于跟喜剧片里面一样笑呵呵吐血。

反正他认为,孟晓涵已经基本是他的囊中之物,比起她要割舍的、损失的、被侵犯的一切来说,这点痛简直微不足道。

他忍不住想,如果当年他写纸条的那一天,孟晓涵对他说,你让我这样打你一顿我就答应你,他应该会很高兴拉着她去后操场没人地方让她打个够的吧。

可惜,她没有。

那时的她心目中,学习还比他重要。

不过,如果没有那可悲的咒术,恐怕他在她心目中,也将永远不如学习重要吧。

他忍痛走神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孟晓涵的小细胳膊大概是终于挥累了,缓缓停在他背上,把他搂住,细滑的掌心,轻轻摩挲着他估计是有点发红的皮肤。

胸前热烘烘湿漉漉,要是有衣服挡着还好,这么被她直接贴脸上来,偶尔一动,她软软的发烫面颊还会蹭一下他的乳头,说实话,在此刻的环境下,这刺激有点大。

赵涛觉得呼吸有点急促,心跳也在加快,肚子里的恶魔和天使坐到桌子边开始掰手腕,天使和孟晓涵一样弱不禁风,而恶魔基本上相当于四五个施瓦辛格。

“疼吗?”她应该是故意选了能听到他心跳的地方,在他胸腔里开始擂鼓给恶魔助威的时候,她松开手,向后退到了另一支蜡烛边,没有道歉,只是不带什么愧疚地小声问。

“还好,有那么点。”赵涛抚摩着胳膊上的牙印,“没想到你这一口还挺重。”

“破皮了吗?”她眨了眨眼,轻声说,“我没尝到血味儿,应该没破吧。”

“嗯,没破,就是有点紫。”

孟晓涵沉默地望着他手臂上的牙印,宽大T恤衫下的瘦削胸膛起伏的速度渐渐归于平缓。

赵涛觉得气氛好像渐渐别扭起来,他清了清嗓子,决定提醒她还是早点休息吧。

可他还没开口,孟晓涵就出声问道:“赵涛,所有……跟你在一起的女孩子,都经历过比这还要厉害得多的疼,对吧?”

感觉周围的空气登时紧张起来,他考虑了一会儿这话里可能的双关含义,微笑道:“这……女生第一次的时候确实会比较疼,我……之前也比较莽撞,挺对不起她们的,确实疼得挺厉害。”

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会尽可能温柔的哦……差点把这句话顺嘴带出来,赵涛赶忙抿了一下唇,转移话题说:“差不多了,晓涵,趁着脚还热乎呢,钻被窝睡吧。你裙子不湿吧?或者我进被子里把我大裤衩脱给你?凑合穿一晚上当睡衣,反正应该比这儿的被子干净点。”

“其实也没什么。”她踩着鞋,跨到自己的铺盖上,解开裙腰的扣子,轻轻一扯,弯腰抬腿,就把下摆有点湿的裙子脱了下来,自己晾在了椅背上,“要说看,你早都看过,看得仔仔细细的了。要说干净……我那么在乎干净,有什么用呢?”

视线被她苍白纤细的赤裸双腿吸引过去,盯着大腿上方突然出现的T恤,赵涛恼火地想,你说我买个破上衣买这么大干什么。

他的心思一时间没转过来,也没注意到孟晓涵口气的变化,但马上,更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就发生了。

孟晓涵背对着他,居然接着抬起手,把他的T恤也从身上脱了下来。

昏暗摇曳的烛光中,她苍白中泛着一丝嫣红的背影,竟只剩下了一条裹着她浑圆小巧臀部的白色纯棉三角裤。

在这种环境下,这犹如色情网站上岛国成人艺术写真一样的情景,简直像是个皮搋子,贴在他的胯下就是一顿猛搋,抽得他鸡巴根儿疼。

“晓涵,你……你怎么脱了?”他压下想要抬起来伸过去的手,坐在自己和那边其实相距并不远的铺盖上,心里一遍遍默念,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晓涵是第一次,不能在这种四面漏风停着电的破学校里,绝对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你说该睡觉了,睡觉,当然要脱衣服。”她平静地说,跪坐在被子上,伸手扫了扫表面可能有的脏东西,“你喜欢看吗?”

赵涛吞了口唾沫,大着胆子说:“我……我喜欢。”

她低下头,扫好最后一片,左腿向左转了九十度,右腿并过来,接着,重复了一遍这个动作,就那么跪坐着转过身来。

她小小的双手十指交叉,掌心朝上端在紧并的大腿根上,但小腿向两边分开,呈现出一个挺可爱的坐姿。

最关键的是,她并没有遮掩自己的胸膛。

那一对小鸽子一样的白嫩乳房,连着顶上落雪碎梅般的嫣红乳头,全部一览无余。

她应该还是很羞涩的,连脖颈那片晒黑的三角下尖指着的乳沟附近,白皙的肌肤都泛起了诱人的潮红。

但她的表情却非常平静,平静得让赵涛都感到有点心悸。

可他忍不住想看,忍不住看个不停,原始的冲动接管了他眼珠的控制权,贪婪的把一切美景都烙印在兴奋的脑海中。

“你……真觉得好看吗?”在听到他粗浊的喘息后,孟晓涵轻声问道。

她并不是很有自信的感觉,但这也对,整个学校的女生,能在余蓓、杨楠、张星语和金琳这样各有千秋特色分明的美女阵列前保持自信的绝对不超过一巴掌。

“好看。”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你……再这么让我看下去,我可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孟晓涵没说话,但也没有钻进被单里,就只是红着脸,用无风湖面一样看不出波澜的目光,安静地盯着他。

他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扑过去。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一个带着睡意的声音在外面扯着嗓子喊:“老师,俺要上茅房!”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