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七十八章

“赵涛,我……我觉得已经干了。”约莫三四分钟后,孟晓涵声音微微发颤地提醒,小脚在赵涛怀里轻轻挣了一下。

他意犹未尽地放下第二只脚掌,放进已经被擦干的凉鞋里,拿过旁边的手电照了一下,故意很惊讶地说:“哎呀,晓涵,还有挺多脏东西干在你脚和腿上了,你这么爱干净,总不能带着睡吧?”

孟晓涵一听脏,赶忙往下扯了扯裙摆,试图遮盖住一点,小声说:“可这也没办法啊,之前给学生那边灌了两瓶水,暖壶里不剩多少,也只能将就一下了。”

“这怎么行,你这么爱干净。”他皱眉摇头,昂首看着她,柔声道,“你别管了,我来帮你洗干净。”

这办公室本来就预备着老师值班的情况,只不过破板床坏掉拆了,脸盆毛巾架子倒都还堆在角落。

赵涛过去看了看,先拿出办公室里自己用的杯子,打开暖壶摸了一下,决定值班时候刚用热得快烧的,蒸汽还挺烫手,热度问题不大。

他把自己杯子续满,举到孟晓涵眼前晃了晃,问:“这个够你今晚喝了吧?”

“我……我喝不了这么多。”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果断摇摇头,说,“我不准备喝了,你喝吧。”

两人最近已经喝过一个杯子的水,按道理不是爱干净,赵涛想了想,多半是怕晚上起夜去厕所,教室这边只能去外面操场上的独立茅房,这么个雨天,可远不如宿舍每层有个小卫生间那么方便。

“那更好,我还怕水不够呢,这就绝对够了。”他笑呵呵把脸盆放下,暖壶里剩下的热水直接一股脑全倒了出来,蒸汽顿时冒起一片,熏得他脸上一阵发热。

“这……这是要让我洗脚?”孟晓涵睁大眼睛,“这也太浪费了……”

“不浪费,而且,不是要让你洗脚。”他把盆子端过来,从自己水杯里又倒了一大半出来,总算装满了小半盆。

“嗯?那……那这是?”看着他把盆放在自己脚边,可又听到他这么说,孟晓涵顿时有些迷茫,不知所措地说,“那是要做什么啊?”

“是我要给你洗脚。”他往上一提短裤蹲了下去,抓起她的脚踝伸手把凉鞋拨拉到一边,就让她粘着些干土的脚丫踩到了盆边上。

“赵……赵涛……”她的脸顿时变得好像被蒸汽熏了俩小时的大虾,“这……这怎么行……”

看她抽腿想躲,赵涛干脆一把把她纤细的小腿抱住,探头隔着裙子在她膝盖上轻轻一吻,柔声道:“晓涵,凳子高,还特别晃,你要自己洗,摔了怎么办?再说……我连你脚趾都含到嘴里过,你难道还怕我不乐意帮这个小忙吗?”

“可……可这……”

“这说明我喜欢你啊。”他丢出一把飞刀,准确无误地钉在了面前少女的心上,发觉到她没再挣扎,他把她脚放回盆边,柔声道,“乖,小心坐稳别摔了。今天天气这么糟,你的脚那么凉,咱们还要在这种鬼地方睡觉,热水泡一泡会很舒服的。保证你做个好梦。”

孟晓涵低下了头,垂下的刘海造出一片小小的阴影,挡住了她的眼睛,“赵涛,你……你对每个女朋友……都这么……温柔吗?”

“我喜欢的女孩,我都会很温柔啊。”他选择了一个很滑头的回答,捧起她的脚托在掌心,用手肘压住盆边不让水盆失衡翘起,跟着撩起还有点发烫的水,轻轻淋在她雪白的脚背上。

就像这只赤足也学会了羞涩似的,鲜明的红晕浮现出来,那淡青色的血管,也随着热流拂过而微微隆起。

“烫吗?”

“这样的话……还好。”她还是低着头,双手紧紧攥着自己大腿上的裙布,憋了一会儿,小声道,“你的手呢?会不会觉得烫?”

“没关系。稍微热一点,脚才会舒服。我一会儿给你那边加一条薄棉被,今晚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着凉。”他说着,换手另一只,如法炮制,“你觉得能泡了就吭声,好好泡会儿,晚上绝对睡得香。”

“我……我觉得我怎么也睡不着的。”她带着有些复杂的口气说道,既有些担忧,又有些紧张,好似,还有那么几分羞涩。

“那要不要我讲故事哄你啊?”他笑道,“远距离哄人睡觉,好像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近距离……估计你会害怕。而且,我也怕自己。”

“怕自己?”

“怕自己把持不住啊。”他带着一点自嘲笑道,“我这么个劣迹斑斑的流氓学生,真要摸到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旁边,又知道你一直都挺喜欢我的,我……可忍不住。所以啊,就这么给你洗洗脚,挺好的。你干净了,睡得香。我……也算过了过手瘾,睡得着。”

孟晓涵没再说话,就那么默默地坐着。

不过她的脚变得配合了很多,他搓洗脚趾的时候,会稍稍张开,轻轻揉足弓,她就会把脚踝稍稍内翻,搓洗后跟那一带,她就会用力向上勾起脚尖,把跟腱那一带的肌肤舒展。

等到两只脚都被反复洗得非常干净,白里透红娇嫩欲滴,孟晓涵才低声道:“水温……应该可以了。”

“好。”他笑着把她的双足放进热水中,但自己并没有就此闲下来,而是依旧撩起水花,为她洗净纤细嫩滑的小腿,和沾了些泥点的膝盖。

她把裙摆稍微往上拉了拉,听呼吸声似乎是有点紧张,但没有更多反应和动作,只是保持着双腿微微分开的坐姿,任他在自己大腿之下的肌肤上用掌心来回擦拭。

这样单纯的搓洗并没有多少调情的味道,但却弥漫着一股透人心田的亲切感。

“好了,”他把两条小腿都洗干净,拿过自己那个枕头上的枕巾,翻出下面不太脏那一面,帮她腿上简单擦了擦,接着往后一倒,捧着枕巾坐在了铺好的被褥上,“等水不够热了,就大功告成。”

“嗯。”她还是低着头,简单应了一声。

但这一声吸引到了赵涛的注意力,他拿起手电照在她身上,这才注意到,她的双肩正在微微颤抖,一滴一滴的泪,正断线珍珠一样往下掉,掉在她裙子上紧攥的双手之间。

“晓涵,你……你怎么哭了啊?”他想了想,装了个傻,“刚才烫着你了?”

“没有。”她就说了两个字,鼻音满满。

“你……你别这样啊,这要有谁进来,不跟我刚欺负了你似的。”赵涛陪笑道,“这不……这不就是给你洗个脚么,又不是洗个澡,你可别叫我跟晴雯似的担个虚名儿挨骂。”

她不吱声,也没有哭出什么响动,就是那么低着头,垂泪不止,隔上十几秒,才重重吸一下鼻子。

“到底怎么了?”赵涛这下有点心慌,赶忙起来蹲住,从下往上打手电看她的脸,“为什么啊?你心里难受?”

“不知道。”她偏头躲开了,不给他看自己的样子,“你别管我,我就是想哭,你让我……让我哭一会儿。哭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哦,好吧。”他一时间想不明白,但直觉告诉他应该不是坏事,就又坐了回去。

大约几分钟后,他看孟晓涵还是偏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泪水停了没,就伸手试了试,说:“晓涵,水可就要凉了。要不……我给你擦干,你躺下再哭?”

哗啦一声轻响,她把泡到酥红柔润犹如胭脂玉雕一样的双脚抬了起来,乖乖交到他伸来的枕巾之中。

他还按此前擦的样子,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把上下前后连着八个脚趾缝顺次清理得干干净净,只差摆上一堆工具当场开始修脚了。

他端着盆出去直接泼到了外面的雨水中。

回来关好门,他看了看时间,其实还早,但这种时候这种地方,不早点睡,他都不敢保证自己要冒出什么见鬼的念头,就走过去柔声问还低着头默然不语的孟晓涵,“好点了吗?要不咱们就早点休息吧。万一晚上有孩子闹腾,你肯定睡不好。”

她吸了吸鼻子,没回话。

赵涛皱了皱眉,小声问:“你……还没哭够?”

她很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接着,哽咽着轻声说:“赵涛,我……我可以……借你的怀里……哭一下吗?我……我可能……还想打你几下。好不好?”

正常来说,这实在是个比较见鬼的要求。

可赵涛听在耳朵里,却莫名地体会到一股酸楚的纠结情绪,仿佛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他想了想,站起来,张开双臂,柔声道:“那,我这样不动,你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可以吗?”

孟晓涵缓缓抬起头,用红肿的眼睛望了他一眼,跟着,她突然扭头吹灭了桌上的一支蜡烛,让屋里一下子昏暗了许多。

然后,她一低头,扑进了他的怀里,双手仿佛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死死搂紧他。

他正想着该说点什么的时候,她突然换了个位置,抓住了他一边手臂,张开嘴,一口咬了上去。

“唔……呜唔——!”一声痛呼被硬生生咽了下去,赵涛忍着胳膊上传来的痛楚,感觉着坚硬的牙齿正在往他的肌肉上施加着没有多少保留的力量。

这一刻,他很庆幸,自己半强迫捅了嘴的是金琳而不是她……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