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七十七章

雨声不小,风声也挺大,但这一刻赵涛耳中听得最清楚的,却是孟晓涵惊慌急促的喘息。

他瞪大眼,努力让自己的视力适应黑沉沉的环境,一边摸索着把孟晓涵拉到自己身边,一边说:“没事,咱们先摸黑进教室,我去办公室拿另一个手电。”

“孩子们呢?他们没事吧?”孟晓涵紧张地摸到墙,小声问。

“应该没事,男生那边刚才我就关灯了,女生这边我刚才正好拉着灯绳,估计她们也以为是关灯了呢。”赵涛摸了摸她的胳膊,“你这……都淋湿了啊。”

“风太大,伞差点把我带倒。”她无奈地说道,挣开被他拉着的手,把电筒在掌心狠狠拍了几下。

但估计是进水短路了,一点亮都没有。

赵涛这时想起裤兜里还有手机,赶忙掏出来翻开盖,摁亮了那小小的屏幕。

这种环境下,一点微小的光都能带来浓烈的安心感,他顺势又拽住了孟晓涵冰凉的小手,“走,去办公室,那边有手电有蜡烛。”

“等等,”她又挣开一次,这次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上面有点潮,赶紧用上衣擦了擦,摁亮试了试能解锁,这才吁了口气,举起了那小小的光源,“你先去办公室吧,我看看女生们的情况。”

“好吧。”他只好柔声道,“你看完没事就赶紧来办公室,我点好蜡烛就拿手电去看看男生教室的情况。孩子们都睡了,咱们也就安心了。”

“嗯。”孟晓涵点点头,拎着湿淋淋的书包走进了教室。

有了照明,走起来就安心了许多,赵涛很快进到办公室里,拉开抽屉,先找到火柴和蜡烛,擦断了几根受潮的,总算点亮了小小的火苗。

滴下蜡油把蜡烛坐好,看烛火有些摇动,他去检查了一下窗户,关紧缝隙,这才从里面办公桌的抽屉中掏出每张桌子都有至少两支的手电筒,推上开关点亮,吁了口气,往另一边男孩子睡觉的教室走去。

臭小子们胆子都大,而且在这边生活大概也早都习惯了风雨大作就停电的生活,照了一遍,倒有一大半都已经睡得很香,剩下那些问了问他,知道确实是停电后,也都盖好被子闭上眼睛不再聊天。

“放心,今晚老师不回宿舍,就在办公室休息,有情况你们就喊,老师马上过来。不要害怕。”在这些孩子中,赵涛就不知不觉切换到老师的角色,连责任心都在微妙地增长。

关好教室门,往办公室走去的路上,他想,也许社会实践并不像他认为的那样,就是学生会给自己人刷简历条目的地方。

真的参与进来,多少还是能学到一些东西。

就是不知道,这微小的成长,距离孟晓涵的期望到底有多远。

开门进去,办公室里还空空荡荡,他拿着手电赶忙又到门外等着,照了一会儿,才看到孟晓涵走出那边教室。

见他打过来的光,她微微一笑,收起手机,抬脚踩在了那光圈范围内,跟着他照明的地方,一步步走向他。

“男生都睡了吗?”

“嗯。你那边呢?”

“有两个孩子害怕,我哄了一会儿。”她看了看外面的雨,说小不小,说大倒也没有再大,就那么淅淅沥沥下着,风小了一些,感觉上比刚才宁静了许多,“没什么事,你就回宿舍吧。我在这边值班一晚上没关系的,办公室有被褥和草席。”

“有两套,我也一起吧。”

孟晓涵立刻加快两步,走到手电光芒照不到脸的地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还是……别了吧,你肠胃才刚好,要是着凉,再闹起来可麻烦。”

“淋雨的是你,趟水捡东西的也是你,我着个屁的凉啊。”赵涛打开门就把她拉了进去,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小声认真地保证,“晓涵,咱们是来照看孩子们的,我不会趁机欺负你的。我……不至于在你心里这么糟糕吧?”

孟晓涵犹豫了一下,诚实地说:“可我……真觉得你挺难忍住这种事的。有机会,你应该就会做点什么。”

呃……他挠了挠头,笑道:“那我干脆拉根绳,楚河汉界,我要越线就……”

“不用不用,”她直接打断了他,似乎是想起了金琳对她说过的话,有点着急地说,“你可别再乱发誓了,老天爷都听着呢。我……相信你就是。”

这话的口气听起来略显微妙。

与其说是相信,到不如说更像是一种对“你即使做了我也没什么办法”的认命感。

赵涛赶紧甩了甩头,把这万一是错觉就会很麻烦的想法丢开到一边,进屋把手电放好,先把办公桌和凳子都推到靠墙一边,腾出中间一片空地,从靠窗边的柜子顶上拿下两卷破草席,铺开在地,跟着打开柜子拿出备用的破旧薄棉被与满是补丁的单子,正常夏天用肯定会热,但山边雨后,倒还正好。

孟晓涵点亮了第二根蜡烛,这才过来接过被褥,蹲下小心地铺在草席上。

看她身上衣服湿漉漉的,赵涛情不自禁就想起了图书馆里与于钿秋共眠的旖旎之夜,和山上眼前佳人落水后的曼妙风光。

小腹有点躁热,他赶忙往后退了退,摸摸自己身上衣服还算干爽,干脆套头脱了下来,丢到孟晓涵那边的草席上,“晓涵,我衣服是干的,你换上吧。湿漉漉的,别再感了冒。”

她犹豫了一下,摸了摸自己身上衣服的狼狈状况,轻轻哦了一声,看他转过头去,就脱掉上衣,套上了他的T恤。

“换好了?”赵涛听到嗯,转身一看,皱眉道,“你怎么不上席子啊?不是都铺好了。”

孟晓涵为难地抓住裙摆,小声说:“我……脚上还好多水呢。”

赵涛接过她的湿衣服狠拧了两下,挂到旁边椅背上,笑着打开柜子,又拿出一条旧被单,扭身正想递给她,突然心里一动,轻声道:“晓涵,来,坐下,我给你擦干净。”

“诶?”孟晓涵一愣,望着他手里的干布,赶忙摇头道,“还是别了,我自己来就好。”

“你擦不仔细,会得脚气的。”他皱眉道,过去就拉了张椅子放在她身后,推着她坐下,自己往她面前单膝一跪,颇认真地说,“而且,我也想给你擦,可以吗?”

似乎是意识到了赵涛对这个部位的喜爱,孟晓涵红了脸,扭开头看着桌上的蜡烛,“那……那就麻烦你了。”

赵涛笑了笑,先低头帮她脱掉了小小的凉鞋。

毕竟是不久前才趟了水,鞋里和脚上都是脏兮兮的泥沙,连粉粉的指甲油都快看不清楚几个。

孟晓涵有点不好意思地缩了缩,“挺脏的,不行还是我来吧。”

“你是为了给学生捡东西啊。其实该我去的,你也太着急了点。”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拿旧单子包住了她小巧玲珑的脚掌,轻柔地擦拭起来。

“风大,我也怕漂走。”她轻声说道,修长的脚趾不自觉地屈伸了一下。

“有砂子挺难受吧?”他用手指裹着布单用力一顶,挤入倒她的脚趾缝里,轻轻旋转着前后摩擦。

“嗯。”她红着脸,越发不敢吭声。

赵涛笑着用手指一个个钻过她脚趾之间颇为紧凑的缝隙,心想,要是这个品学兼优书香门第的女生知道脚其实还有第二性器的外号,会不会羞得晕过去。

一想到这儿,他的手指就钻得更起劲儿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