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不知道是不是警告,赵涛想敲孟晓涵门的时候,背后咔嚓打了一个清脆的炸雷。

震得他心里一个哆嗦,差点决定转头自己去随便吃点什么算了。

他正犹豫着,孟晓涵却端着饭盒打开了门。

应该是巧合,她看到赵涛,明显愣了一下,跟着,神情复杂地望着他,轻声道:“怎么了,有事?”

“嗯,想找你一块吃晚饭去。”到了这时,赵涛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说,“一起吧,好吗?”

但孟晓涵很没精神地摇了摇头,“不了,感觉一会儿雨要下大,我想打点东西,回宿舍吃。”

“那……我帮你打伞。我也打回来吃。”厚脸皮赖着总没错,既然之前她连那种决心都已经做好,说明绝对不讨厌他。

正说着,雨就下大了很多,哗啦哗啦浇在地上,很快就在水洼里打出了一个个开锅一样的水泡。

孟晓涵低头看了看自己回来才换上的长裤,无奈地说:“那稍等,我去换一下衣服。这个踩水就肯定湿了。”

“嗯,你去吧,我等你。”

这场雨比预想的要疯狂一些,阴云把夏天的傍晚压制成了秋天的夜,风拉扯着操场上孤独的红旗,像要把它撕碎。在教室里休息的孩子们从窗户往外望着,似乎在叽叽喳喳说着些什么,可这个距离,赵涛看不清他们的脸,更听不清他们的话。

手机响起了八和弦的单调铃声,他接起,是于钿秋,并不很慌张地说,她们被这场雨困在了外面回不来,明天天气好些再往回赶,让金琳和孟晓涵明天上午辛苦点,把两个班的课都代起来。

“另外,今晚如果学校停电,去教室那边看好学生,保证孩子们安心入睡。检查好教室的门窗,如果雨太大,就留个人在教室看着孩子们过夜,万一晚上有什么紧急情况,好来得及疏散。”于钿秋说到这里,似乎觉得赵涛不是很靠得住,又道,“我一会儿跟孟晓涵和金琳都说一声吧。你们仨自己决定怎么安排。”

正好孟晓涵换回裙子走了出来,赵涛干脆把手机交给了她,“晓涵,于老师电话,她今天回不来了。”

趁着她打电话,赵涛飞快上楼拿下来了自己带的大黑伞,土气是土气点,但够宽大,遮俩人绰绰有余,起码不会出现怜香惜玉导致自己湿透半边的悲剧出现。

拿回来时,孟晓涵的电话已经打完,但这次她手上没再拿着饭盒,而是只带了自己的小布袋,里面装着她的筷子勺。

“不准备回来吃了?”

孟晓涵指指天,无奈地说:“还是在教室那边吃完回来吧,端着饭盒走这么远,摔一跤也挺麻烦。而且,于老师不是让咱们盯着孩子么。”

她望了一眼金琳的宿舍门,轻声说:“要叫她吗?”

“不用了吧,”赵涛有点心虚地说,“我还是想就咱俩吃比较好。”

“怎么,是因为……尴尬吗?”

“算是吧。”他挠了挠头,把伞撑开,“反正她估计也快要来吃了,都在一个地方,迟早要碰见的。”

孟晓涵没再说什么,垂手把裙子稍微提高一些,露出了膝盖上方一段苍白纤细的大腿,踩进水里试了试深度,走入到赵涛的伞下。

他们并肩穿过密集的雨幕,谁也没有开口。

快到教室的时候,孟晓涵才轻声说:“赵涛,你老实告诉我,中午休息的时候,金琳过去你房间,真的是要勾引你吗?”

她的话音不大,几乎淹没在雨水冲刷世界的声响中。

但赵涛的精神很集中,他对孟晓涵还算比较了解,又经历过她一次积怒之下的爆发,所以,犹豫再三,还是叹了口气,回答:“不算吧,其实……还是我对她动了心思。大热天的,她穿那么少,又在我房间,就在床上。昨晚……咱们又那么荒唐了一场,我实在是把持不住。”

“可她说她还是处女,赌咒发誓来着。”站在吃饭的小教室门口,孟晓涵往里看了一眼,轻声说道。

孩子们已经早早吃完,厨娘放下老师肯定够吃的饭菜,就早早躲回了自己住处,不愿意在这里等着雨继续变大。

所以这个教室里外,就只有他们两个。

“没真做到最后。”赵涛寻思了一下,把真相打了个对折,“就是做了点……唔……比较代替的事,比如……手啊,嘴巴啊之类的。”

孟晓涵顿时脸上红了几分,微微低头,从他身边钻进了教室。

看来厨房的大妈在孩子们吃完饭前就跑了,桌上乱糟糟的餐盘都还没收拾,屋里飘荡着不是太好闻的饭菜气味。

走到饭桶边,孟晓涵皱起了眉,伸出的手僵在了那儿。

赵涛跟过去一看,才发现,餐盘只剩下了一个,而筷子筒似乎是被风吹倒了,一双干净的也没剩下。

“你用吧。”赵涛弯腰捡起一双筷子,从桌上随便找了个还算干净的餐盘,就走出去到教室外不远处那个简陋的水龙头那儿。

可不知道是不是大雨导致的结果,水龙头里流出的水呈现出糟糕的泥黄色,还散开一股刺鼻的土腥味,餐盘和筷子这么一冲,反而彻底不能用了。

孟晓涵跟到门口看见,犹豫了一下,说:“赵涛,咱们用一个盘子吧。餐具……你用我的筷子,我用勺子,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赵涛忙不迭跑回去,满心欢喜。

看孟晓涵去打饭,手机在裤兜里震了几下,他摸出来一看,是金琳发来的短信,“我不去吃了,雨太大,我在宿舍自己随便吃点东西就好。别等我,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能干什么?”赵涛没好气地回了四个字,接过孟晓涵的勺子,看着摆在面前桌子中间餐盘上明确分开界线的两半饭菜,对着自己那半吃了起来。

“你这么会欺负女生,当然是想干什么干什么咯。”金琳又暗示一样地发来一句。

赵涛懒得再回,直接继续吃饭。

但也就是吃饭而已。

孟晓涵本来就是比较安静的性格,而赵涛在肚子里酝酿半天,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闭嘴只默默陪着。

哐啷哐啷,哗啦哗啦,呼呼呼呼,耳朵里能听到的,就只有破旧的窗户,瓢泼的大雨,咆哮的风。

吃完这顿再到门口,孟晓涵扶着门框,显得有点犹豫,小声说:“不行,就等雨小点再走吧。”

这倒不是她矫情爱干净,外面的水已经快要淹没第一级台阶,外面的土操场即便铺了红砖,这会儿也一定已经成了满是泥坑的陷阱区,真要趟着水回去,衣服湿了反倒是小事,扭脚摔一跤可就成了标准的落汤鸡。

“要不我背你?”赵涛把短裤挽了挽,笑道,“山上都能把你背下来,这点距离不算什么。”

这提醒看来挺有效,孟晓涵的表情顿时柔和了几分,但还是摇了摇头,说:“再等等吧。”

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了天彻底黑下来。

觉得有点紧张的孟晓涵似乎不敢让自己闲下来,在教室里走来走去,把孩子们的餐盘都归并到了一起,餐余清理进了泔水桶,等着隔天厨娘带回去喂猪。

忙完之后,她又去孩子们住的两个教室挨个看了看。

不停打雷的缘故,小女生们都很害怕,结果,就把她缠住留在了那儿。

另一间屋的臭小子们倒是精神得很,还有心情嘻嘻哈哈分成几拨打扑克弹弹珠玩抓子儿。

等到过了八点半,雨渐渐小了下来,外面几乎没过第二级台阶的水,总算不再上涨,开始缓慢消退。

但风却好像更大了。

不管什么年纪,女生扎堆的地方,就总是会闹出点事儿来。

孟晓涵本来在女生住处安抚得挺好,已经准备安排孩子们睡觉,可两个小丫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吵了起来,吵着吵着就变成了方言骂街。她听都听不懂,只有一边好言劝说,一边强行把两人分开。

不料其中一个小丫头个子高些,人也厉害,突然弯腰抢过另一个丫头的布书包,一推窗户甩手扔了出去。

受了欺负的哇一声大哭起来,抹着泪就往教室门口跑,要去捡奶奶花着眼给缝的书包。

外面是孩子一踩要过膝的水,孟晓涵哪儿敢放人出去,怒斥了那高个两句,死死拉住小个,喊赵涛过来看住门口,自己拿着手电就撑上伞往水上漂的书包那儿摸去。

赵涛慢了一步没拽住她,看她趟着水哗啦哗啦走过去,气不打一出来,扭头就把那个惹事儿的丫头吼了一顿。

男老师的威慑力比起说话和和气气的孟晓涵当然是强了一截,刚才还都很皮的小毛头们立刻一个个乖乖钻进了大通铺的被窝里。

“行了,今天天气不好,都老老实实早点睡吧。”他拽住灯绳,“我关灯了啊。”

就跟那破灯突然进化成声控一样,他的手还没拉下来,灯就灭了。

周围所有的光都消失了。

停电了。

屋里一片漆黑。

赵涛扭头看向外面,外面也是一片漆黑。

拎着湿淋淋书包的孟晓涵正在艰难地往回走,她的手电在茫茫的水面上成为了唯一的光,照出她瘦小但坚韧的身影。

风,似乎又大了。

一道闪电从远方垂落,带来了一刹那的明亮。

短短的刹那之后,四周就又归于黑暗。

黑得令人心慌。

但孟晓涵的手电还亮着。

微弱,摇晃,却没有停滞地,缓慢地向他走近,最后直接举起,打在了他的身上。

小小的光源,就像一个结界,保护住他。

他松了口气,大步迎过去,伸手去拉孟晓涵帮忙。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进了水,就在他抓到她的那一刻,手电筒闪了几下,灭了。

黑暗,再次笼罩了一切。

这次,一点光也没有剩下。

一点都没有。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七十七)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