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七十四章

“你……你疯了!”赵涛转身就捏住了金琳的肩膀,瞪圆眼睛望着她,“你好好的跟她说这个干什么!”

近似报复的快意从她的眼底一闪而过,她微笑着抬起手指,在他唇上轻轻一点,道:“你以为,所有的怀疑不需要一个出口吗?像你这样运动普通,长相平平,花言巧语也不舍得说几句,怎么想都一无是处的男生,凭什么我们大家都对你死心塌地?别人被爱蒙了眼不会深思,孟晓涵也不会吗?等你得到她,对她来说,痴痴的暗恋迎来了一个苦涩的结果,她连女朋友的身份都得不到,难道就不会冷静下来反思其中的异常之处吗?万一她那时候也猜测出了类似的原因,开始研究琢磨呢?难道不会坏了我的事?”

一串力度强劲的问号之后,她露出一个颇为自得地笑容,“再说,她正因为我去你屋里好半天不回来一个人闷哭一场心里难受呢,对我也排斥得不行,我不找点借口东拉西扯分散她注意力,哪儿来的机会把实验用的东西放进水里给她喝了。”

“你让她喝了?”

“嗯,喝得干干净净。”金琳笑盈盈道,“我看,别的效果不敢保证,起码,这东西喝下去,肯定能增加对你的好感,她的气头明显就下去了一截呢。”

“看你这意思,做爱好像也不用实验了,一直想办法骗着她喝呗。”赵涛松开手,没好气地说。

金琳走了两步,发现屁股不舒服怎么迈步都别扭,扭身把他一拽,挽住他的胳膊一起往下走去,“两码事,这不是还没找到让人失去理智疯狂爱你的关键步骤么。万一做爱的效果更强烈更好,不就可以和这个手段搭配起来,事半功倍啊。再说,人家答应了你的事情,不推进到那一步,你岂不是要怪我耍赖?”

“不对,晓涵就没问你吗?你怎么解释思维控制的事,神秘的力量是个啥啊?”赵涛烦躁地说,“咱俩明明还什么都没研究出来呢,你这嘴倒是真快。”

“我早铺垫好了。”金琳哼了一声,“你以为扑克牌占卜我是纯为好玩的啊。这件事对其他人迟早要有一个解释,尤其是孟晓涵,这种心气儿高,有点脑子,就是感情生活比较没经验才在你这儿吃闷亏的小姑娘。”

“那你怎么解释的?”

“这是命运的安排。”

赵涛一个趔趄,差点从最后几级台阶上摔下去,“这什么鬼答案啊?你自己信吗?”

“我不信无所谓啊,她信就行。”金琳很笃定地轻声说道,“我给她用扑克牌算命,其实就想看她对这个感不感兴趣,如果不屑一顾,那就要找别的理由。既然她那么认真地当回事,我不拿这个哄她,岂不是太浪费了?”

“这太扯了,我不觉得晓涵会信。我看她是因为咱俩的事受打击暂时不想理你吧。”

“你难道还有我懂女生?”金琳白了他一眼,小声道,“这跟做菜一样,主料下锅,还要上调料的啊。”

“调料?”

“对,比如,竞争意识。”她竖起一根白生生的手指晃了一下,说,“你看,这么多好看的姑娘围着你转,那女生就会觉得你这个人肯定有什么特别之处,就会在意你,就会多关注你,就会主动去强行找一些你的优点,这不就莫名其妙对你有好感了吗?”

“还有不服输的性格。”她又晃了一下,看他办好退房,指了指路对面的冰饮店,重新挽住他一起出门,“不管怎么算,晓涵可都是你主动表白过的女生,既然她之后又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你,那么,对那件事她肯定是耿耿于怀,变成了心里的疙瘩。不然,她恐怕也不会有申请交换生留学一走了之的想法。那么,我只要嘲笑一下她,就自然能激起她不服气的心态啊,明明她是最先的,结果却落到了最后,难道不会不甘心吗?”

“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啊,其实都会促进一种叫做爱情的错觉。”金琳淡淡总结道,“所以她最后肯定还是会接受现实,但接受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你那一瓶盖精液到底能有多大效果了。”

“看你对那玩意有这么大期待,我还当你就把它认定是原因了呢。”

金琳叹了口气,“我本来已经差不多认定了。可孟晓涵激动之下说了一堆真话,我又觉得,肯定还有什么更关键的步骤。”

“她说什么了?”赵涛心里一颤,轻声问道。

“其实啊,孟晓涵从高中最后那段时间开始,就已经暗恋你暗恋得不行不行的了,那会儿是备考时间,你俩又没什么接触,班上人都明白你跟余蓓是一对儿,正黏糊的不行连隔壁学校都知道。”金琳皱着眉很想不通地说,“她说是有一次低血糖发作你帮了她的忙,之后心里越想越觉得当初拒绝你不对,难受得偷偷哭了一场,然后就下定决心非要跟你考到一个大学,看看能不能等到机会。”

她突然一扭头,皱眉道,“赵涛,你这特殊体质……该不会是通过吃糖生效的吧?”

“说什么蠢话呢,我爱吃糖那阵子兜里一揣一大把,没事就分,那要管用,我现在女友怎么也得一个加强连了。”赵涛心里一虚,赶忙反驳道,“再说,余蓓、我们高中那个李老师、还有于钿秋,这几个可一块我的糖都没吃过。金琳,你是不是有点神经质了?还能逮住什么怀疑什么?这个好实验得很,要不我现在去小卖部买一包我爱吃的夹心奶糖,你吃几块,找个路上你看得顺眼的姑娘让她吃几块,咱当场测试。”

“对哦,是有点太离谱了。”金琳拨拉了一下肩膀前的头发,自己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一刻,赵涛真是无比庆幸自己之前铺垫了一个精液的有效期,让她一时间还没想到组合起来的可能性。

而且从情理上,他没有把看到过的漂亮女生都一股脑弄到身边锁住,也增加了一些他不能主动进行的可信度,否则,金琳恐怕很快就会怀疑到他在糖里动手脚。

心里有点过于紧张,赵涛迈步的时候都在偷偷打量金琳的表情,结果,完全没注意马路上的车况。

金琳的脸色突然变了。

她双手猛地抱住赵涛的胳膊,就把他狠狠往后一拖。

还没察觉是怎么回事的赵涛一下被往后拽开两步,旋即,一辆破旧的出租车在他身边发出一声刺耳的刹车音。

差那么一点,他就已经躺在轮子下面。

车窗摇下,司机破口大骂了几句,开车离开。

直到这时,恐惧感才击破了那短暂的呆滞,让赵涛的身上顿时出满了冷汗。

金琳死死抱着他的手,身体似乎正在微微颤抖,完全不顾形象地近乎咆哮地喊了出来:“你不看路的嘛!你不要命啦!”

“我……我走神了……”赵涛这会儿才觉得连腿都有些发软。

“不算……不算不算……那个明明不算……”金琳拖着他退回到便道上,嘴里跟念咒一样喃喃嘟囔道,“我说了不算,不算就是不算……”

“什么不算?”赵涛顺了顺气,惊魂未定地问。

“下午发生的事不算破誓!”金琳瞪着他,脸色苍白满头冷汗地说,“以后不许再发那种出门被车撞死的誓!听见没!”

她就跟被吓破胆了一样,抬头双手合十,闭上眼对着老天喃喃道:“没有没有,他真的没有,老天爷你看错了,我还是处女呢,我真还是呢。不算不算,真的不算……”

赵涛扭头正想反过来劝她几句,就看到孟晓涵不知何时站在了旁边不远,也是一副被吓呆的样子。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