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六十八章

“连个女朋友的名分都能把你吓成这样?你插进我后面时那凶神恶煞的决心呢?”轻轻吹着他头上肿起的那一快,金琳一边把湿毛巾按在他的痛处,一边略显幽怨嗔怒地说,“孟晓涵我帮你铺垫到这个份上,你连屁都没放一个,我还当你后续的事情全都想好了呢。闹了半天,我跟晓涵就算都成了你的人,也就跟有老公孩子的于钿秋,跟一个出轨偷情的中年妇女一个待遇是吧?”

赵涛坐在床边,鸡巴软了,大小头一起垂着,上面看着还更沮丧一点。

“我想过,我也知道……这不好。可我真的挺喜欢你俩的,最关键的是,你俩也都被我吸引住了,我觉得这个事情摆不脱的,我总要……想想办法。”

“你的办法就是先上过再说?”金琳轻轻给他揉着肿起的疙瘩,也不知道是否故意,丰满的乳房在恰好的距离随着她的动作晃动,让乳头微妙的划弄着他的脊梁,“赵涛,你都把事情做烂成这样了,我请你帮我一起研究你的秘密,你干吗还这么不情愿。你好好想想,咱们只要找到那个秘密的根源,在你的女友身上重复几次,说不定她们就又妥协了啊。在我和晓涵身上来几次,说不定我俩也就让步了啊。你不觉得,这才是你唯一解决僵局的办法吗?”

她从背后缓缓抱住他,在他的耳根上吹了口气,“现在还不到一点半,你还有时间,赵涛,去吧,晓涵还等着你呢。”

“不、不行……她比你还在乎这个名分。就是她能忍住不去想我有三个女友的事情,也一定会因为我给不了她女朋友的身份而大发雷霆。不行,金琳,咱们得先测试出来那个法子,我直接拿去给晓涵用,否则就不能走那一步,绝对不能。”他紧张的脑子里终于理出了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借口,双手背过去轻轻抚摸着金琳的腰肢,认真地说。

“你等于还是在打我处女的主意?”金琳有些生气地在他疙瘩上摁了一下,疼得他呲牙咧嘴,“万一不对呢?”

“不对咱们可以继续实验啊,金琳,我答应配合你了,就一定帮你试出来。或者,咱们用排除法,把其他有可能的方式都实验过,只剩下破处这一件事后,再考虑,这样总行了吧?”赵涛觉得暂时能敷衍过去,顿时来了精神,忍着疼一转身又抓住了金琳的双手,本来就没尽兴还没软透的老二又带着淡淡的臭味抬起了头,“你看,刚才的肛交都还没做完呢。”

金琳显然觉得有点纠结,但她不是不了解孟晓涵,皱着眉考虑了一会儿,把他一推,扭身穿上了拖鞋,“你等十分钟,我洗个澡。全身好黏。等我出来,你也把……把那个冲冲。”

赵涛点点头,这次很听话地照金琳的的安排去做。

因为他看得出来,金琳正在妥协。

就是还不清楚,她到底决定妥协到什么程度。

进去匆匆洗了洗确实沾了点东西的肉棒,他出来回到床边,看着依然只穿着内裤和脚链的金琳那水润之后更加明艳娇媚的裸体,老二就跟被线牵着一样昂起了头。

她盯着赵涛的脸看了一会儿,抬起屁股,把内裤脱了下来,这下,身上就只剩下昨晚现编的红绳脚链,“那……你继续吧。我……我稍微洗了洗,可我不懂怎么洗里面,反正……大不了结束后你再去洗就是。”

他兴奋地爬上床,扶着她的腰就想把她翻转过来。

但她抱住他,摇了摇头,“不要趴着。”

“啊?可是……正面的话,你会觉得更涨。”

“没关系。”她咬着嘴唇想了想,往后躺倒,轻声说,“赵涛,就算这不是我的处女,起码也是我和男生亲密接触的第一次,我还是希望……你在欺负我的时候能多少抱我一下,骗我也好,让我觉得你喜欢的是我的人,而不是……一副长在谁名字下都无所谓的身子。”

“这真不像是你会说的话。”他摸了摸头,乖乖抱起她的腿,向上折叠,抬高了圆润的臀部,亮出了有些红肿的肛口。

“赵涛,你真是会伤女孩子的心。”她蹙起眉,有些难过地说,“再怎么,我也就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女生啊。”

可你比好多四十岁的女人活得都明白,金大明白。

他在心里嘟囔了一句,想了想,趴下到她腿间,叹了口气,柔声说:“那,我就我的方式来喜欢你了。你可别紧张,我保证了不破你身的。这要放松才能享受得彻底。”

金琳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下一秒,他柔软的舌头就覆盖在了她还沾着水珠的肛花上,卖力的舔了起来。

“嗯……嗯啊……”红肿的屁眼被突如其来的刺激,金琳的背筋一挺,情不自禁呻吟出声。

他把唾沫仔细涂匀,然后,捧稳她的臀尖,舌头用力一钻,挤进了括约肌内,在缩紧的小菊蕊里来回翻搅。

她虽然不知道怎么洗里面,但入口这手指能够着的地方肯定好好清过,他都能闻到撑开的屁眼附近那淡淡的香皂味道。

“哼嗯……”她的呻吟比平时说话的声音软得多,透着一股江南水乡嫩菱角一样的滋味,带上情欲后轻轻一嘤,就让他鸡巴忍不住一翘,往床上顶了一下。

等到上唇已经能感觉到一股微黏的汁液沾染过来,他得意一笑,逆流向上一舔,嘶溜一声从她湿淋淋的两片花瓣中央滑过。

“啊……”她短促地叫了一声,分开在两边的腿登时往里一夹。

这种老夹东西自慰的,顶上阴核必定格外敏感发达,赵涛在膣口附近转了几圈,就把舌头一提,压在了那一颗小疙瘩上,往下一伸,往上一舔,跟要把她阴蒂掀起来一样。

金琳喘得更急,垂下一手扶着他的头,颤声道:“赵涛,你……你还没准备好吗?”

“没,”他含糊地回了一句,“我得让你知道,夹熊娃娃可不如夹我快活。”

大概是自慰的经历时间不短,等到身上来了劲儿,小洞里头蜜汁儿黏乎乎流了一片,金琳又情不自禁把腿夹了起来。

可这次,赵涛的头在中间,虽然也毛茸茸的,但一点也不软,还有跟舌头一个劲儿地动。

“啊……啊啊、嗯……嗯啊……”金琳轻轻叫唤着,身体蜷曲起来,双腿缠着赵涛的脑袋用力内夹,不自觉就想变成自慰到高潮时候的姿势。

习惯,就是这么可怕的一种东西。

但赵涛可不是乖乖听话的熊娃娃,他一边加快舌头舞动的速度,舌尖推开嫩嫩的包皮,飞速绕着芽尖儿打转,一边双手推着她膝弯,硬是把她的双脚打开,逼着她仰倒在床上。

她拼命要夹紧,身体已经随着喜悦的浪潮开始了节律性的颤动。

他拼命要让她舒展敞开,最后甚至不得不用手肘在两边顶住她的大腿根。

就在这奇妙的角力中,金琳长吸口气,发出了一声细丝般悠长盘绕的娇媚长吟,终于还是没顶过赵涛的力量,双手分开攥住了床单,双脚也举在空中岔开,暴露着前后两个湿润的孔洞,痉挛着达到了高潮。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