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六十章

孟晓涵捏着牌愣在了那儿,小手微微颤抖起来,等又轮到她摸牌,才轻声说:“我……”

没想到金琳一抬手打断了她,“赶紧摸,不急着回答,你还没输呢。输了,选真心话的时候再回答。不急。”

孟晓涵抬眼看了一下表,再有不到二十分钟,赵涛就该回去自己宿舍,把地方腾给她俩玩恋爱占卜了。

她抿了抿嘴,嗯了一声,加快了摸牌的速度。

能感觉到,孟晓涵似乎不是很想赢,可又不想输,矛盾的心态也体现在了出牌上,无奈她这把手风太顺,到最后赵涛一对K金琳管不上,她盯着里的牌面看了半天,才不情不愿打出了手里的对A。

接着,赵涛对3收尾,孟晓涵独赢金琳。

就在赵涛赶忙揉了揉眼等着看孟晓涵能再想出什么主意的时候,金琳盯着孟晓涵的表情看了一会儿,突然一笑,说:“好,我选真心话。”

孟晓涵眼前一亮,抬起头就张开了嘴。

但她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她早就想问的问题,硬是被她忍了忍,吞了下去。

金琳露出一丝赞许的神情,微笑道:“怎么了?晓涵,该你问我问题了啊。”

“我知道。你让我想想。”孟晓涵皱起眉,很认真地思考起来,嘴里喃喃道,“我要是问不对了,你肯定说过分,反过来让我回答。”

赵涛这才心里一颤,想明白为什么孟晓涵没把那句话问出口来,如果她问“你为什么不在乎赵涛有那么多女朋友”,金琳只要说一句过分,就等于逼着孟晓涵先说答案。

而她不想先说。

“金琳,你……你希望赵涛怎么做?”吭哧了一会儿,孟晓涵皱着眉,小声问道。

金琳看着她认真又坚决的表情,笑了笑,“看来,你是希望我说句过分,然后给你个机会表态是吧。可你的心思也太好猜了,你肯定是希望赵涛和其他女生分手,只做你一个人的男朋友,对不对?”

孟晓涵的脸上红了一下,羞恼道:“是我问你,你反过来问我做什么。你是要说过分吗?”

金琳笑呵呵地说:“不,晓涵,我不会如你的意的。”

她一指赵涛,斩钉截铁地说:“我希望赵涛能听我的,将来娶我,做我的老公,按我对他的要求计划我们俩的人生,但他有多少女朋友,我都不管,我还可以帮他找,找漂亮的。”

孟晓涵双眼越瞪越大,最后忍不住说:“为什么啊?”

金琳拿过扑克,笑眯眯洗着牌说:“想知道啊,那么,下一次真心话咯。”

孟晓涵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时间也就剩下最后一把的,她咬了咬唇,“好,来,快点。”

然而,欲速则不达。

这一把,偏偏就是金琳赢了,而输的,变成了赵涛。

赵涛无奈地笑了笑,正要开口,金琳却抢着说道:“赵涛,一晚上了,你就一次真心话都不敢选吗?”

他愣了一下,旋即发现,金琳的眼中竟然也满是不甘心,看来她满肚子盘算里,还想着掏出他一次真心话来。

可惜,越是如此,他就越是不能让她如愿。

他知道这女生的厉害,那泪花在眼里打转的表情根本不能相信,“抱歉,我选大冒险。”

金琳闭上眼,靠回到了椅背上,双手抱着赤裸裸沉甸甸的酥胸,长长吐了口气,说:“既然最后一把了,那我就提个大点的要求吧。”

“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你也不怕我用过分反击的。”赵涛笑了起来,有恃无恐地回答。

“明天我跟晓涵要去县城里商场那边逛街买点生活用品,要起大早,你跟我们去,不许误点。”

没想到会是这个要求,赵涛一愣,问:“晓涵,你俩说好了?”

孟晓涵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牌局一结束,她整个人都像失了魂一样,软绵绵说:“嗯,我……正好也要买点东西。早晨去,傍晚回来。”

“好吧。”看来一切尽在金琳掌握,赵涛只好说,“那……我就去给你们当个拎包的。”

金琳站起来,拿起裙子套上,把内裤解开披散头发,套腿一提,淡淡道:“行了,接下来的是我们女生的私下游戏,赵涛,你就上楼休息去吧。”

赵涛点点头,起身之后,忍不住提醒了孟晓涵一句:“别太把扑克算命当回事……”

“行了行了赶快走你的吧,你哪儿懂女生的小心思,她要不信这个,能找我这个情敌给算吗?”金琳伸手就把他一路推去了门口,在他背后小声说,“知道你憋得狠,上去找于老师泻火吧。别玩过头,晓涵明天可还等着你呢。那可是你亲口说觉得脚好看的女生哦。”

最后一句话真是醋味四溢,赵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宿舍门就已经被金琳关上,里面旋即传来了上插销的声音。

他无奈地走上楼,打开自己房门,考虑了一下,心里那股火确实已经被撩的快能炒鸡蛋,就开了灯后直接把门锁上,径直往于钿秋的宿舍走去。

推了一下,门竟然插着。

他只好轻轻敲了敲。

很快,于钿秋从里面打开了门,皱眉问:“怎么了?”

一看到她那薄薄的睡衣下丰满白皙的撩人娇躯,赵涛压抑了一个晚上的欲火顿时熏得他七窍生烟,哪里还顾得上废话,一个闪身挤进门去,反手一关拨拉上插销,抱住于钿秋就一边吻一边往床边挪去。

于钿秋倒是一点也不显慌乱,被他吻到脖子,就已经镇定下来,轻哼着抓住他的T恤就把下摆扯出了裤腰,娇喘着抚摸着他的腰背,问:“怎么了?跟金琳她们打牌,能把你急成这样?”

赵涛的手急匆匆钻进了于钿秋的裤衩里,在只有点潮乎气的小肉眼儿上又按又揉,嘴里随口回答:“我这不也休息好几天了么。”

说到这儿,他有点担心于钿秋从他的量上看出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光打手枪一点意思都没有。小秋,我想要你,快点……转过去,撅屁股。”

她似乎轻轻笑了一声,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但赵涛这会儿顾不上想,他鸡巴硬得像根铁棒,他需要一个洞,一个柔软有弹性滑嫩多汁会像一圈圈橡皮筋儿把他的龟头牢牢裹住蠕动吸吮的美妙小洞。

眼前就有一个,虽然不是那么紧,虽然经常会湿过头滑的光往外出溜,但这会儿够用了。

看她俯身掀开蚊帐,双手撑住了凉席,昂起雪白丰满的屁股,他马上凑过去,迫不及待地扯下内裤,用指头扒开已经分泌了一些蜜汁的肉缝,把粗大的肉具向着里面狠狠刺去。

“哼唔……轻……点……”她呻吟了一声,身子向前微微一晃。

大概是最里头还没湿透,被他顶猛了有点胀吧,没关系,几下就好了,他满意地享受着龟头被层层肉褶刷过的酸爽滋味,双手捏紧于钿秋的屁股,弯腰挺臀,公狗一样快速地耸动。

没什么技巧,没什么节奏,就是挥着鸡巴往里戳,一下一下密集地戳,这是男人最快活地干法,但他知道,于钿秋也一样受用得很,这朵熟透了的花,就是要在蕊心里狠狠碾压、折腾、翻江倒海,才能舒服,才能快活,才能美得双眼翻白,才能高潮到浑身抽抽。

而且,他需要这么一场酣畅淋漓地发泄,明天不管发生什么,他的目标都将是全无经验的少女,他可以强势,可以粗暴,但绝对不能失去冷静和理智,否则,他八成要吃不了兜着走。

“嗯嗯……唔……”于钿秋被他一通猛插干得浑身发软,不知不觉身子就挂在了床边,只剩下屁股还在靠着最后那点力气往上方迎合凑弄,眼见一次高潮就要来了,一声浪叫赶忙用手塞住,呜呜咬住哆嗦不停。

把于钿秋一口气猛干到第二次高潮接踵而至的时候,赵涛快活地大喘了一口,顶着她的肉感白臀往前一压,整个人都贴在了这丰满美妇的背上,磨着她汗津津凉飕飕的滑腻肌肤,一拱一拱就喷了她满满一腔子。

“孟晓涵打牌打得好吗?”于钿秋回过气后,等他翻身躺在一边,伸手抽过一张纸巾,抹了一把下面发现流了一大滩,只好又抽了几张,边擦边问。

“比想象的好,打牌肯动脑子,今晚上就数她赢得最多。”赵涛连裤子也懒得提,回味着刚才的滋味,气喘吁吁地回答。

于钿秋提上自己的内裤,再帮他提上,微微一笑,说:“牌赢得多不算赢,我看,不是你赢得多,就是金琳赢得多。晓涵聪明,但是老实,人又有点倔,不管是动心眼儿还是别的什么,肯定比不过金琳。”

“那你能比过不?”赵涛想了想,试探着问了一句。

“看什么事儿了。”于钿秋淡淡道,“有些事儿,毕竟我是大人,她还是个孩子,但有些事儿,我年纪大了,她还年轻,还正当年,我可比不过她。”

“吃醋了?”他懒洋洋伸了下腰,“这么大酸味。”

“怎么可能不嫉妒。”她自嘲地笑了笑,“你摸摸我的腰,摸摸我的胸,是不是已经松弛了?要是十年前……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你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不在,金琳还不定要干什么呢,你养养精神,可别再把自己折腾到住院。”

“放心。”他扭头咬住她奶头狠嘬了一口,笑道,“这次我肯定不至于。”

而且,金琳应该什么也干不了,起来出门的时候,赵涛笑眯眯地想,明天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就是被干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