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五十九章

金琳皱了皱眉,但马上又做出一个妩媚的微笑,撒娇一样说:“赵涛,你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可要吃醋了。晓涵,你看,他就知道心疼你。”

孟晓涵低下头,拿过短袖衬衫先套在了背心外,一边匆匆系扣,一边轻声说:“说不定他就是嫌我身材不好,急着叫我包起来呢。”

随着一粒粒把扣子系上的动作,她的手飞快地稳定下来,不再有丝毫颤抖。

全部系好后,她缓缓抬起头,拿过所剩无几的饮料,拧开仰头灌下,微微一笑,说:“好了,来,下一把。”

金琳脸上的笑容非常甜蜜,可桌下又忍不住踢了赵涛一脚,丢给他一个恼火的眼神,把牌洗好,分成两摞,“好,最后半小时了,打完算命。”

“嗯,”孟晓涵深深吸了口气,轻声说,“我就等着你帮忙,算算我最近的恋爱运势了。”

“我看呐,你最近的恋爱运势肯定不错。喜欢的人知道心疼你,还有比这更美的么?”金琳一边摸牌,一边笑着说道。

但孟晓涵没再理会她,只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就作为上一把的输家,打出了第一手牌。

恢复了七成水准的孟晓涵又拿了一手好牌,轻轻松松成为赢家。

但赵涛这把就跟在给上一把还债一样,怎么出都不顺,被金琳憋到了最后。

他只好笑着摸了摸头,说:“大冒险。晓涵你说吧。”

金琳在旁凉飕飕丢下一句:“玩就玩得认真点,大冒险哎,好歹有点挑战,别搞得跟互相嘘寒问暖一样好吗?”

孟晓涵的表情变了变,她咬住嘴唇,显得有点不甘心,又有些不好意思。

金琳等了几秒,笑道:“你也真是够磨叽的,晓涵,你想让他干什么就说呗,我都这样了,你还脸皮薄呐?”

孟晓涵低头看了看,突然搬着凳子往赵涛身边坐了坐,不敢看他,有点生硬地把脚抬了起来,小声说:“我……我也要你……亲我的。”

金琳赶忙抬手把笑捂了回去,笑道:“晓涵,平时挺爱干净的,怎么这回也不说先擦擦了啊?”

孟晓涵浑身一颤,哎呀一声赶忙缩了回来,低着头往床上一指,“赵涛,给……给我张湿巾。”

赵涛忍着一肚子馋虫抽了一张出来,弯腰抓住她细细的脚踝,轻轻拉到了自己腿上,柔声说,“我给你擦。”

金琳皱了皱眉,又来了一句:“晓涵,你这就不怕他说过分吗?”

孟晓涵扭头瞪了她一眼,“凭什么啊,亲你脚的时候就不过分?他……他还说过我这样……这样的指甲油好看呢!”

这两句丢出来,几乎快成了小学女生抢玩伴的口气。

赵涛赶忙用手指戳着湿巾在孟晓涵脚趾缝里一钻,擦干净最后几处,笑道:“那……我可来了。”

孟晓涵顿时又红透了脸,别开头望着窗子,蚊子哼哼一样说:“嗯……唔……愿赌服输。”

也不知道是害羞过头,还是脚丫上真的颇有几分敏感,赵涛伸出舌头在她拇趾下方的粉润肉垫上刚刚一舔,她就唔的一声捂住了嘴,膝盖都不自觉地扭了一下。

他眼前一亮,顿时放慢速度,一边用舌尖画圈,一边绕往她脚心侧面的足弓部分,只要不是扁平足,那一道月牙般的弧轻易不会被磨,通常是整个脚底最娇嫩细致的地方,而且接近脚心痒痒肉,只要亲上去认真吻吻,大多数女孩都会有感觉。

果然,他含口琴一样噙住她侧面脚掌,滑溜溜的舌头才贴底左右舔了五六下,孟晓涵的鼻音就变得甘甜而娇媚,呼出的气被她握在手里,仿佛能捏出蜜汁一样。

而且,她的大腿竟然不自觉地往内夹紧。

这又小又白的嫩嫩脚丫,竟然真的是她的敏感带。

恐怕她自己都没想到会是这样吧?赵涛心中大乐,一手托着足跟轻轻抚摸,一手捏着脚趾温柔揉搓,湿漉漉的舌头就沿着踝骨、脚背、足弓的环线来回盘旋,不一会儿,就舔得她哼出了声,脚趾上挑突起了筋,淡青色的血管都能用舌尖抚摸出微凸的弧度。

“好、好了……够了,够了,停。”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孟晓涵才坚持了金琳一半多的时间,就连忙开口喊停,跟着触电一样把脚缩了回去,面红耳赤地搬凳子逃难一样坐回原地,“来,打下一把吧。”

金琳哼了一声,把刚才旁观时候洗好的牌往中间一拍,说:“来!”

孟晓涵点点头,拿起饮料对了对嘴,才发现已经喝完,顿时有点尴尬。

赵涛把自己的瓶子递过去,轻声说:“喝我的吧,我的还多呢。”

孟晓涵接过来,拧开盖子,却又有点犹豫。

赵涛立刻柔声道:“我就过嘴了,要不让金琳给你拿个杯子?”

她脸上一红,马上道:“没事,不用。”说着一张嘴对住了赵涛喝过的地方,咕咚咕咚灌了两口。

可不知道是她的运气被赵涛从脚丫子上舔没了,还是太舒服导致脑汁儿顺着下头的缝儿流了点出去,下面这把孟晓涵昏招频出,结果又被金琳拿下一局。

金琳笑吟吟看着她,“晓涵,选吧,真心话呢……还是大冒险?”

刚刚才穿上的短袖衬衫,孟晓涵似乎不想脱下来,这么脱了穿穿了脱脱脱穿穿穿穿脱脱,岂不成了三级影视明星?

她犹犹豫豫想了半天,才小声说:“我不要脱了,我选真心话。”

金琳完全就是奔着鞭笞她羞耻心来的一样,马上笑道:“哦,好吧,那……你刚才被赵涛亲脚的时候都呻吟出来了,听得我心里痒丝丝的。那你……用点头或摇头来回答我,不用开口说出来,你这会儿是不是跟自慰的时候一样,那里湿了?”

赵涛下意识地抬手蹭了蹭鼻子,都有点担心自己突然从鼻孔里喷出一柱鲜血来。

约莫一分钟后,孟晓涵双手在桌上握着小拳头,豁出去一样用力点了点头,抓过扑克就盯着牌洗了起来。

听着刷拉刷拉的洗牌声音,金琳若有所指地笑道:“所以啊,做人诚实点不是挺好,说出来,自己也解放了。舒服就是舒服,高兴就是高兴,喜欢就是喜欢,别的事情,别的人,管那么多干什么?你温良恭谦让,最后不就是便宜了自己喜欢的男生,整晚上舔别的女生脚,陪别的女生睡觉,做各种各样恋爱的情侣才做的事情吗?”

看着孟晓涵摸走第一张牌,她笑着说道:“我先说好,你要再输给我,再选真心话,我下次的问题可以先摆出来。”

她盯着孟晓涵的眼睛,一字字说:“晓涵,赵涛有三个女朋友,这事儿,你打算在乎一辈子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