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五十八章

孟晓涵此刻的心思多半就像个鲜奶桶,被金琳一棒子插进去搅和搅和搅和……眼看就搅成了奶油,黏乎乎软绵绵流动不开。

她红着脸转着眼睛想了半天,才嗫嚅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以后……现在……我……”

看她已经连像样的分辩语言都组织不起来,金琳毫不犹豫乘胜追击,拿起牌来刷刷洗好,往桌面上一拍,用力挺大,震得她自己那对肥嫩白兔儿都晃了两圈,又把赵涛眼睛吸了过去,口中娇笑道:“行了,我懂,别罗嗦了,下一把。”

赵涛满脑子都是金琳白花花晃人眼晕的奶子,一把牌握在手里连对子都能分开摆,哪儿还有好好打牌的心思。

而孟晓涵乱了方寸之后,别说记牌算牌,连拿着一对8要管一对9的事儿都办了出来,金琳随随便便,就把她赢得丢盔弃甲,顺利凯旋。

不过孟晓涵的牌运还行,这次输的变成了赵涛。

金琳也不废话,直接说:“不问了,你肯定还是选大冒险对吧?那行,把上衣脱了。我反正现在是光屁股不怕穿衣服的。”

赵涛的喉头滚了一下,点点头,把身上的T恤衫脱了下来。

在大夏天的县城,光膀子的大叔街边随处可见,和他们那一身波涛荡漾的油膘相比,赵涛最近壮实了不少的上身还算是比较有美感。

如果是在校园里带着孩子活动的时候他这么秀一下,孟晓涵说不定还会悄悄在窗口偷看一会儿。

可现在是在金琳的宿舍里面,在一场已经早就脱轨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中,在已经一丝不挂的金琳身边。

孟晓涵的表情顿时又变得复杂了几分。

金琳拿过扑克低头洗牌,笑道:“唉,晓涵,你说赵涛……他到底怕咱们问他什么呢?怎么……就一直要选大冒险啊?”

这么直白的提醒立刻把孟晓涵的思路带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小声道:“对哦……赵涛,你怎么一次真心话都不敢选啊?”

没想到会在这会儿被金琳突然拆台,赵涛一怔,连忙说:“我本来也没输几次啊,而且……大冒险除了十个蛙跳之外,我还都挺喜欢的,都快跟奖励一样了,我肯定不舍得换真心话是吧。”

孟晓涵眼中顿时满是醋意,“你……你连……亲她的脚丫子都挺喜欢吗?”

金琳一伸手道:“哎哎哎,够了啊,有话多赢几把,等赵涛选真心话的时候再问。摸牌,赶紧的。”

金琳的上风依旧占得很稳,孟晓涵状况依然不佳,一把下来,再次被金琳直接赢下她一场。

“我……”孟晓涵显得非常挣扎,她犹豫再三,还是不敢再让金琳对自己提问,小声说,“我选大冒险。”

“哦,那你脱吧。”金琳直接开始了洗牌,“时间还有不少,我要是手气好,就拽你俩陪我一起光。脱吧晓涵,一件。”

孟晓涵急促地喘息了几次,手放在短袖衫的扣子,看了看赵涛投过来的视线,犹豫着不好意思解开。

金琳托着腮慢悠悠道:“你害羞个什么啊,不是都被直接上嘴舔过了么,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你穿那么多,别继续输就是。你赢我三把我就光溜溜了,我赢你三把你起码还能剩个小裤衩吧?”

孟晓涵扭头瞪了金琳一眼,一横心一咬牙,飞快解开扣子把短袖衬衫脱下,叠好放到一边。

她里面果然还穿了个衬底的小白背心,但背心里却没了别的,往下一坐,就先抬起手遮住了可能凸点的地方,面红耳赤说:“好了,下一把。”

不管什么赌局,越是想赢怕输的,就越是容易把裤头都输个干净。

出牌已经完全没了章法的孟晓涵很快就又被金琳拿下一局,望着金琳似乎有所期待的眼神,她狠狠咬了咬牙,一边颤声说:“我选大冒险。”一边解开裙边拉链,把裙子也脱下来叠好。

虽说还剩一个安全裤一样的短裤在里面打底,可那个不光长度只能盖住大腿根多一点,还弹性颇好非常贴身,赵涛趁她看金琳的时候飞快往桌下侧身偷瞄一眼,就发现她细长的腿部曲线已经几乎全部暴露出来,白皙但缺乏健康感觉的肌肤,也基本上没了什么遮掩。

“哎呀,不要那么紧张嘛,游泳的时候好多女生穿得比你这个还少呢。”金琳笑着提醒了一句,把洗好的牌一拍,“来,继续,我都裸泳了还没说什么呢。”

游泳……

这个颇为怀念的词汇从金琳的嘴里刺进了赵涛的脑海,给他带来一阵细针戳刺一样的刺痛。

他的心里突然一阵难过,忍不住想,如果当年那个喜欢游泳的“她”,看到他如今和金琳这样的女生一起算计孟晓涵,恐怕会把他一路鄙视到天荒地老吧。

沉浸于过往的怀念中,他完全凭本能再出牌,结果一把下来,大脑都快要因高热而死机的孟晓涵绝望地又输了一把。

“选真心话吧。”金琳两个修长的指头飞快地敲击着自己嫣红如醉的面颊,“回答我一个问题,就不用继续脱了,不好吗?”

孟晓涵咬着嘴唇想了半天,抬起屁股,把打底短裤也脱了下来。

桌面正好挡住了赵涛的视线,他心里又正乱着,一时间没想到要偷看。

可金琳侧脸瞄了一眼,直接笑道:“晓涵,咱都马上要大二了,你怎么还穿这种纯棉白内裤啊,跟个中学生似的。”

“不用你管。”孟晓涵仿佛有些缺氧,急促地娇喘着,“洗牌,下……下一把。”

俗话说趁你病要你命,孟晓涵此刻正大失水准,那么不用她催,金琳也积极得很,很快把牌洗好,往中间一推,笑道:“赵涛,看来你就快有眼福了啊,可别忘了比一比,我们俩谁身材好哦。”

孟晓涵的脸变得更红,新摸的牌都没拿稳,啪啦带掉好几张。

赵涛看着她窘迫无助的表情,突然之间一阵心疼,冥冥之中,刚才因为游泳这个词而想起的那双眼睛,也仿佛在严厉地盯着他。

他深吸口气,在自己大腿上用力掐了一下,然后,专心致志地把注意力集中到牌局上。

争上游的技术含量并不太高,金琳这会儿又正得意,没有防备,赵涛手气还算不错,在孟晓涵乱七八糟的出牌情况下,借着下家便利,第一个跑掉,先占住了赢家的位子。

金琳皱了皱眉,似乎对他突然开始认真感到有些不满,在桌下踢了他一下后,第二个跑掉,然后,也不等孟晓涵思考时间,马上逼问:“晓涵,你选哪个,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精神都已经有点恍惚的孟晓涵双手攥住了背心的下摆,绝望地说:“我……我选大冒险。”

金琳颇为得意地扭头看了赵涛一眼,使了一个眼色。

很明显,她觉得,这就是撕下孟晓涵无聊羞耻心的最好机会。

那样的女生,可没多少机会被引导到此刻六神无主的状态。

但赵涛清了清嗓子,在保持着金琳无形中塑造的规则的前提下,开口柔声说:“晓涵,选一件衣服,穿回去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