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五十五章

有句很粗鄙的俗话说的其实很有道理,金屄银屄不如新屄。

赵涛也算是身经百战的男生了,对女生各种私密羞耻的地方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别的男生骂骂咧咧爆脏的时候来一句操你嘴干你屁股之类的话,他却都已经正儿八经付诸实践过。

但看到此前还没看过的,心里顿时就不争气的痒痒起来,一根老二硬得发痛,让他险些连嘴里的脚丫都忘了接着舔吮。

金琳两条大腿分得并不很开,所以那片地方,也不过就是堪堪能看到个大概而已。

她为了把脚伸远抬高,臀部自然就要前移,腰背别无选择只能后倾,虽说是个大概,但角度绝佳,称得上是一览无余。

吊灯给裙边投下的阴影恰好融合在乌黑卷曲的毛丛之中,阴影下方,就是一条闭合抱拢的诱人竖缝,色泽当然比身上其他地方暗淡一些,但在女生中,算是色素沉淀较少的,虽比不上杨楠的裂口包子那么雪白粉嫩,可也干干净净白皙温腻。

小小的肉唇并不发达,害羞的藏在裂隙中间,卷曲折叠,连带着也藏住了不得一见的桃源洞口。

一眼下去就看了个清清楚楚,赵涛马上收摄心神,把注意力转回到嘴边的脚丫上。

这种时候,做人还是实际一些好,他又不能当着孟晓涵的面冲过去把金琳按在桌子上狠狠过瘾一番,只能看不能碰的小穴,当然不如能又亲又舔的白嫩赤足更加令他享受。

抬眼看过去金琳,她的表情也显得有点诧异。

看来,她本来只是打算借着亲脚的由头用没穿内裤的地方撩一下赵涛,顺便用这个比较卑贱的惩罚刺激一下孟晓涵,哪知道正巧碰上了他的痒处,送足入虎口,脚趾缝里滑溜溜的舌头钻来钻去,不一会儿就让她面红耳赤,舌尖滑过脚心的时候甚至忍不住哼出了声。

这一声嘤咛虽轻,却也足够唤回满肚子陈醋旁观者的神志。

孟晓涵身上一震,急忙坐直,羞恼道:“还没够么?要惩罚多久啊?”

金琳也发觉自己有些失态,赶忙往后一抽,又扯了张湿巾低头擦着,笑道:“够了够了,看看,有人心疼了呢。”

“你这也太离谱了!”孟晓涵气得脚趾都蜷了起来,在凉拖上使劲抠着。

“我反正做好了赵涛觉得过分的心理准备。”金琳转眼就回复了状态,笑眯眯道,“愿赌服输,我身上脱得衣服都就剩一件了,再说……赵涛都没说什么,我看他挺开心挺意犹未尽的呢。”

她往孟晓涵那儿一探头,用充满了诱惑力的语调说:“要不,你一会儿赢他的话,也试试?痒丝丝的,还挺舒服呢。”

孟晓涵颤了一下,拿起饮料喝了一口,说:“我……我去个厕所,一会儿再来。”

看着她开门跟落荒而逃一样暂时跑掉,金琳莞尔一笑,伸手摩挲着孟晓涵留下的小半瓶饮料,轻描淡写地说:“她去尿尿了,饮料还剩不少呢。”

赵涛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好点头说:“是,还有不少呢。你的不多了,要不趁这会儿我去再买瓶?”

“不用。”她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孟晓涵的瓶口,轻声道,“我的意思是,你要有什么东西需要放在人吃的喝的里面才能起作用的,这会儿可是个好机会。”

赵涛心中一凛,嘴上却赶忙笑道:“瞎说什么呢,你要我找迷药啊?”

“没,我才不是那个意思。”她拨了一下脑后的辫子,但没把当发圈的内裤解下来,“对了,刚才……你看到了吧?”

“嗯,看到了。”赵涛不自在地动了一下脖子,“真刺激。”

“是不是不想光看着?”她的腿交叉在一起,微妙地做了个内夹的动作,大腿外侧的肌肉登时绷紧,散发着少女特有的性感。

“是。”他坦白地承认,要是她敢现在去锁上门,那他就敢让孟晓涵回来时候在门外听房。

“那你就要加油啊。”她娇嗔地撅了撅嘴,笑着说,“我可是都答应你了,只要你在孟晓涵身上试验成功。我就陪你做验证。那可是我本来准备保留到领结婚证后的处女哦。”

“我还能怎么加油啊……”

她抬手打断了他,盯着他,压低声音,双眼发亮地说:“你也太蠢了吧?难道看不出来么,孟晓涵现在已经七八成都是你的了。她在乎的那点事,跟她记挂在你身上的感情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阻碍她的无非就是最后那点面子而已。”

她看了一眼门外,确认孟晓涵还没回来,轻声说:“今晚玩牌,我已经把她死要面子的那层皮剥得七七八八了,一会儿接着打,她准要跟我斗气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我今晚豁出去跟她斗到底,彻底一起把脸甩掉,这最大的障碍就没了啊。”

她指了指桌上的扑克,“你走了,我还要给她算命呢。我绝对给你铺垫好了。明天礼拜日,冯洛心水土不服的皮炎一直没好,于钿秋说要带她去市里找大医院看看,刘慧慧肯定跟着去。我叫上孟晓涵跟你一起去县城逛街,中午最热的时候,我找借口开两个带空调的小旅馆房间午休,咱们手机联络,等她睡着我和你交换,你就可以得手了。”

说到最后,她都隐隐兴奋起来,呼吸变得急促了不少。

“什么叫我就可以得手了……这中间的过程还能省略的?你让我强奸吗?”

“这叫半推半就,我俩跟你打牌都打成这样了,你真觉得她会报警抓你强奸?”金琳瞪圆了眼睛,握着他的手,轻喘着说,“勇敢点上吧,我保证你不会有事的。你得到了她,就能得到我。你不想吗?”

“我……想。”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脑子里闪过的,却是另一个主意。

金琳满意地一笑,坐回自己位子上,举起了饮料,“那,祝你马到成功。”

“谢谢。”他喝了一口,视线不自觉溜到了金琳裙下露出的那一小截大腿上。

金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眯了眯眼,突然开口说:“赵涛,你跟我发誓。”

“发誓?什么誓?”赵涛一愣,不解地问。

“明天绝对不能打我贞操的主意。”她盯着他,“快点,不然……我就想别的办法了。”

“好好好,”他举起手,有模有样的发誓,“我发誓明天绝对不打金琳处女膜的主意,否则死后永受地狱之苦,不得轮回。”

“重新发,我不要死后的。谁管你死后去什么地方做什么东西。”金琳皱了皱眉,直接驳回。

“好好好,我发誓,我明天如果破了金琳同学的处女膜,就叫我天打五雷轰,出门叫车撞死。”

这时,孟晓涵擦着手走了进来,皱了皱眉,“赵涛,你举着手干嘛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