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五十四章

“顺子。我出完了。”孟晓涵丢下手里最后五张牌,拿起饮料喝了一口,得意地微笑起来,盯着金琳说,“赵涛比你多两个硬币,你单输。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金琳托着腮,闭上眼,足足考虑了快半分钟,才小声说:“大冒险。晓涵,你越想听真心话,我就越不会给你机会。有本事,你就一直赢下去。”

“那我要你再脱一件衣服!”孟晓涵显然被顶得恼了,马上就抛出了命令。

赵涛立刻扭头看向金琳,想了想,忍不住劝道:“咱玩的时间也不短了,不行……就这样吧。你俩算命,我回去了。”

“不行,还早呢。”孟晓涵瞪圆了眼睛,一副要把气出回来的样子。

金琳笑了笑,轻声说:“就是,愿赌服输,怎么能做赖账那么不要脸的事儿呢。”

说着,她把手伸进睡衣裙子里,轻轻一扯,抬起腿,脱下了里面小小的三角裤衩。

那裤衩弹力颇强,她随手扭了两下,把头发一拢,竟然当成发圈在后面绑了个马尾,跟着调整了一下有点歪的肩带,一拍桌子,道:“我脱了,再来!”

孟晓涵拿过扑克刷啦啦洗着,嘴里说:“好,你要有本事还选大冒险,我就让你光着打牌!”

金琳一挑眉毛,笑道:“光就光,还凉快呢。反正有你在,我怕什么。再说了,你就算不在,我也不慌。赵涛多正人君子啊,肯定不会趁人之危,有漂亮女生在山上半裸着被他舔胸部他都没真做什么,我还怕被他强奸不成?”

啪嗒,孟晓涵手里的牌顿时就洗乱了套,她羞恼地说:“好啊,那你就输了之后选。”

“我肯定选。”金琳笑眯眯道,“我身材这么好,亮出来赵涛看看,说不定他就被我迷上了呢。到时候,你可一点机会都没了。”

孟晓涵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细微扭曲,她随手掀开一张明牌,恰好是张红桃A,当中一个大大的桃心看起来真是刺眼无比,她气呼呼往牌堆里一塞,皱眉道:“他有的是女朋友,轮不到我管这事。好了,赶紧开始吧。”

赵涛看着金琳薄薄睡裙下已经没有内衣的隐约轮廓,再看看孟晓涵明显已经上了头不管不顾往前冲的劲头,突然觉得这玩法真有意思,回去可以考虑在余蓓、杨楠和张星语他们几个之间推广。

就是估计那几个玩起来大概会变成谁赢了就能跟他来一炮的循环吧……

大概是不想再输下去,金琳明显动用起了策略,打扑克的过程中,开始兴致勃勃地聊天,而且,专盯着孟晓涵问东问西。

孟晓涵当然不会那么容易被这种套路绕进去,只是随口应付,心里照旧专心记牌算打法。

输了两把后,金琳皱了皱眉,一边摸牌一边掉转枪口,追着赵涛聊起了他的私事。

金琳跟赵涛并不是老同学更不是老乡,这把牌中的真心话又说出了类似表白一样的内容,那么问点私下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赵涛的心思本来就已经不在扑克上,摸出张红桃2都会想到金琳胸口那两个粉白大桃子,干脆就把注意力集中到聊天内容中,小心翼翼避免说错话。

可没想到,孟晓涵却因为这个分心了。

完全随缘打,金琳顺利扳回一城,跟着又靠双王手气抢下地主狠炸了一个四倍。

可惜孟晓涵家底厚,唯一输家就成了赵涛。

赵涛叹了口气,乖乖地说:“大冒险。”

看金琳的眼睛一下就瞄向了自己这边,孟晓涵一个激灵,立刻说:“你又要搞什么花样?大冒险是惩罚输的人的,你能不能别牵扯我?”

金琳笑了笑,说:“我又没说牵扯你,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怕……我惩罚他,你不高兴。”

“他输了,愿赌服输,我有什么可不高兴的。”

“哦,那就好。”金琳挑了挑眉,起身从枕头边拿出一包湿巾,抽了一张出来,抬起腿把脚架在膝盖上,仔仔细细擦拭起了自己的脚丫。

孟晓涵有点懵,看了一会儿,才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赵涛的心却已经怦怦加速起来。

单纯讲脚踝以下的部分,余蓓毫无疑问是满分,光是把赤脚塞到他怀里让他抱着他就能硬成一根铁棒。

孟晓涵的小脚掌大概是因为运动较少的缘故,也特别柔润可爱,为了讨他喜欢涂了粉粉的指甲油后,对他来说更是诱人无比。

金琳的脚吃了一点尺码略大的亏,但不管是二趾略长的整齐足尖,还是光润粉白的柔和脚弓,亦或是白里透红仿佛看不见多余死皮的后跟,都没什么缺点。

而如果连上小腿,甚至整条腿的腿型结合来看,金琳就不愧是英语系系花中的王者,那骨肉均匀充满弹力和紧绷感的修长曲线,就是要配合这样尺码的脚,才看起来更加高挑魅惑。

而他,其实隐约猜出了金琳想干什么。

正常的金琳赵涛捉摸不透,但今晚的她其实并不正常。

他这一周的加料,显然已经收到了效果。

之前他就推测过,反复喂食精液到底会有怎样的提升。

按照锁情咒当初的说法,只要是尝到过他精液的女人,就会死心塌地不可自拔地爱上他,永生永世。

从最早那段刻骨铭心的恋爱来看,一次,就已经能让爱意提升到顶点,也就是这个女人爱人能力的极限。

可他觉得,之后的反复加料,依然能有非常明显的效果,能让原本压抑自己思念的,努力克制心中爱情的,一直跟理智斗争的,都渐渐崩溃进沼泽一样的眷恋之中。

他觉得,可能,第一次的下咒就像修改器一样锁定了爱的最大值,目标指向为他,而之后的每一次,就都是在催眠一样提醒那个女人,这份爱的存在。

爱的份量并没有提升,但爱情在那个女人心中的占比,一定会不知不觉地加大。

不然,赵涛自己都感觉解释不了金琳今晚的失常。

她明明已经在与孟晓涵的较量中占到了绝对优势,可此时此刻,她的眼神中,却还是流露出了藏不住的嫉妒。

那是个行动力很强的女生,她想要发泄这种嫉妒的时候,就决不会只是瞪瞪眼睛就完。

果然,和赵涛预料的相差无几,金琳擦干净了那只白白嫩嫩的赤脚后,就抬起腿,把脚伸向了他,搁在了他的膝盖上,故意带着一种近乎挑衅的腔调,娇媚地说:“那,来,亲亲我的脚。”

看到赵涛双手捧住金琳的脚抬起,眼神中并没有多少抗拒,孟晓涵明显急了,匆匆在旁提醒说:“赵涛,你……你难道不觉得这要求过分吗!”

金琳斜瞥了孟晓涵一眼,轻笑道:“行啊,他可以觉得过分,晓涵,你猜我敢这么说,是不是做得到呢?”

“没什么。不过分。”赵涛笑了笑,这会儿孟晓涵在,他可不愿意刺激金琳明显正在失常状态的精神,再说,他一个足控,这么漂亮的姑娘仔仔细细擦干净了送给他亲,哪儿算惩罚啊。

唯恐孟晓涵再节外生枝,他抬起金琳的腿,就低头吻了上去。

先是顺着拇趾的筋,在有点日晒痕迹的脚背上蜻蜓点水一样吻了一圈,然后,他斜眼瞄了一下目瞪口呆已经僵硬成了木头人的孟晓涵,忍着心里的笑,把金琳的腿举得更高,张开口,用舌头垫着下面,缓缓地,把那白皙的脚尖边舔边吞,一寸寸含进了嘴里。

这时,赵涛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金琳……不应该知道他有这个特殊癖好的啊。

难道光凭他喜欢看女孩的脚丫就能猜到这个地步?不可能的……

那她凭什么认为这个暧昧无比的行为一定能勾引到他?进而刺激到孟晓涵?

接着,他想到了什么,视线情不自禁就顺着金琳笔直的长腿看了过去。

丝滑的睡裙很自然的顺着腿下卷,几乎褪到了大腿根。

在这个寻常女生一定会露底的姿态下,金琳却已经无底可露。

她的内裤,还当成发圈绑在脑后的头发上。

少女的禁区,就这样突如其来地袒露在他的视线中……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