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四十七章

金琳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满心都是忐忑。孟晓涵心情复杂,巴不得不跟金琳说话,可当着金琳跟赵涛攀谈又不好意思,就只有憋着。

而赵涛的脑子进入短路状态持续了很久。

所以,直到于钿秋担心地给孟晓涵打来电话,他们才想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他们彻底忘了把这事儿通知老师。

孟晓涵赶忙解释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当然,没提起自己的窘态。

二十分钟不到,于钿秋就来了。

当着金琳和孟晓涵的面,于钿秋还算是有模有样维持着老师的形象,皱着眉到床边看了看赵涛,小心地不让满眼的焦急和担心泄露到语气里,平静地问:“怎么回事?”

赵涛看了一眼已经脸红起来的孟晓涵,又看了看一副等着看好戏表情的金琳,犹豫了一下,话说七分留三分地简略讲述了一下发生的事情。

本来以为能瞒过去最让孟晓涵困窘的部分,哪知道于钿秋听完之后直接扭头问孟晓涵:“蛰你哪儿了?”

从来就不太会撒谎的孟晓涵苦着脸隔着衣服指了指,屋里的气氛瞬间就变得微妙起来。

于钿秋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哦了一声,就转身坐到了赵涛身边,说:“你们俩回去吧,时候不早了,再晚路上危险。回去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呢。”

金琳眯起眼睛盯着于钿秋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说:“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孟晓涵一怔,说:“那……行吗?”

“有什么不行,于老师是大人,照顾人肯定比咱们在行。走吧,你脚也不方便,我扶着你早点回去,打点热水泡泡赶紧把大夫开的药给你喷上。”金琳拽起孟晓涵,就搀着往外走去。

孟晓涵只好匆匆忙忙扭头跟赵涛告别。

赵涛点点头说了声再见,等她们出去,看了一眼另外两床的人都已经输完液走了,苦笑道:“小秋,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

没想到,于钿秋淡淡道:“我没什么想说,你病了,养好身体最重要。这几天我就不找你了。”

赵涛皱了皱眉,望着她问:“小秋,你……这一个月到底是有什么想法啊,不方便告诉我吗?”

她微微一笑,双手抓住他的左掌,捧起轻轻亲了一下,眼中光芒闪动,柔声道:“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让你更好,怎么才能让你留校更顺利。别的小事,我懒得管,也轮不到我来计较,你说对吧?”

“呃……”赵涛衡量了一下,也放柔口气说,“小秋,你要是不痛快不高兴,觉得我招惹孟晓涵不对,可以说的。这有什么轮得到轮不到的,你不开心,我就要当回事。”

“我没不痛快不高兴,我最不痛快的时候早过了。”她舔了一下丰润的下唇,轻笑道,“这还要谢谢你啊,我最近过得真是非常高兴,都不知道人间原来还能有这么多的快乐。”

总觉得她在巧妙地岔开话题,赵涛想了想,干脆冒险说:“金琳打算帮我追孟晓涵,其实今天的事儿,就有她策划的地方。”

“她舍得害你病成这样?”于钿秋皱了皱眉,不信地说。

“这是个意外,是我自己犯蠢。”赵涛拍了一下脑门,“小秋,孟晓涵终究是我一个遗憾,我想趁着这个月的好机会,把这个遗憾弥补上。”

“你把她身子随便什么地方补上我都没意见。”于钿秋又浮现出了一丝异样的表情。微笑着说,“我说了,这些事情轮不到我计较。我是和你偷情的老师,出墙的红杏,赵涛,只要该我的那一口不少,你多出来的愿意喂谁都可以,我才不管。”

“可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想法。”赵涛干脆直接问了出来,“小秋,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挺希望看到我和金琳、孟晓涵勾搭到一起的?”

“怎么会。”她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瓶子里的液体,轻描淡写道,“本来这一个月都是我吃独食,突然冒出两个要分一杯羹的,我有那么大公无私希望这种事吗?”

她杏眼一扫,瞥他一眼,突然一笑,道:“还是说,你希望我拿出善妒的一面来,让你也体验一下?”

“不不不不,不必了。”赵涛赶忙拒绝,“当我没说。”

之后于钿秋聊起了和另外两个女生闲逛的事,和之后打算的教学安排。

赵涛对她的想法捉摸不透,不敢多话,就只是随口应付,侧耳倾听。

等输完液,他们等了半天才等到一辆出租车,趁夜色未深,匆匆赶回了学校。

在药店那边下车,赵涛进去买了一些该备着的药,顺便又要了一瓶酒精棉球。

之前他辛辛苦苦准备的胶囊,到用的时候才发现吸干了精液里的水,变得软软趴趴,只好捏扁在金琳的餐具上涂涂抹抹,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果。

今天给孟晓涵擦了一下伤口,他才发现,其实最适合他的就是酒精棉球瓶子。

他负责孩子们的课外活动,揣一小瓶这个用来紧急消毒十分合理,棉球瓶子密闭性也好,根据之前注射到酒心巧克力里的经验来看,掺到酒精中并不影响效果。

这样一来,他只需要每晚往小瓶子里射一发,拧好盖子别漏气,揣兜里备着,隔天中午给金琳餐具上捏个棉球擦一圈,肯定比胶囊的效果更好。

他就不信这样金琳还沉得住气。

她那儿算计着孟晓涵,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他盯上了吧。

保险起见,他买了两个小瓶,决定左右短裤口袋各揣一个,自己记住分清,免得真有小孩子擦伤拿出来擦,再擦出什么意料之外的问题。

晚上回到宿舍,赵涛用纸巾包着胶囊处理掉,强撑着病体对着棉球瓶子打了一发,算是做好了周一继续给金琳加料的准备。

深夜于钿秋果然没再来找他吃宵夜。

他躺在凉席上闷热难耐辗转反侧,竟然还有点怅然若失。翻来复去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他索性起来坐到床边蚊帐里,摸索着拿过加料用的瓶子,又打了一次手枪。

这回,总算是趁着射过之后的倦意睡着了。

辛辛苦苦弄来的小鱼虫子,自然课当然就要用上。恰好于钿秋的安排是早晨赵涛带孩子们活动完后,她就陪赵涛去医院输液,二班的自然课交给孟晓涵,思想品德交给了金琳。

于是金琳很幸灾乐祸地就把一堆活物丢给了孟晓涵,看她在办公室苦着脸用筷子挑出昨晚死的,临时抱佛脚地准备课程教案。

等到赵涛在医院里扎上针,于钿秋才有点好奇地问:“你们弄那些鱼啊虫子啊上自然课,是谁的主意?”

“金琳,不过就是找个借口带孟晓涵一起出去而已。怎么了?”

“没什么。”于钿秋摇了摇头,唇角微翘,轻声道,“就是觉得你们有点……唔……傻。来上启蒙班的都是山里跑大的孩子,那些虫子鱼,你们还有他们认识得多?”

“呃……”赵涛想象了一下孟晓涵准备完毕兴冲冲去上自然课的样子,笑着闭上了眼。

啧……真是尴尬到家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