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我去看看有没有男医生能帮忙。”金琳舔了舔嘴唇,往门口退了半步。

孟晓涵皱着眉想要站起来,结果脚一着地就抽了口凉气,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那你快点,我……我这肠胃可等不了多久。”赵涛故意皱起眉,把五官聚到一起,显得颇为痛苦地说。

“你、你可憋住了啊!”金琳那儿遇到过这种五谷轮回的阵仗,一时间有点慌神,开门就跑了出去。

迈出去没两步,她又走了回来,看起来一下子就镇定了不少,走到床边就说:“起来,我带你去厕所就是。”

孟晓涵大惊失色,声音都尖了几分跟想试着唱歌热嗓子一样,“这怎么行!男厕你还能一直陪着他吗?”

金琳白了她一眼,双手一伸就抱起了输液架,“看来你还没绕过来呢,要是光你在这儿,估计就红着脸给他站到厕格外面举瓶子了吧。”

就在她一脸睿智理性准备举着架子往外走的时候,进来个护士给最里头另一床拔针,瞄了一眼皱眉道:“拿架子干什么,厕所墙上有挂钩。”

金琳脸上一红,赶紧放下架子取下瓶子,跟着踩上鞋的赵涛就往外走去。

到了厕所门口,金琳左右打量一眼,拦住一个个头不高的小伙子,就满脸堆笑道:“哥,麻烦你帮个忙行么,我们是来支教的学生,我同学闹肚子输液想上厕所,你看男厕我也不方便进去,能给把瓶子挂里面吗?”

“好咧。”那小子被漂亮姑娘拜托,乐呵呵笑出一口大黄牙,接过瓶子就带着赵涛进了厕所,把瓶子一挂,“拉完喊俺,俺去门口和妹子聊两句。”

赵涛皱了皱眉,说:“不用了。”接着提高声音对外面喊,“金琳,你回病房吧,我这会儿好点了,完事我自己举瓶子回去就是。”

金琳应了一声,外面就没了动静。

身上确实舒服了不少,关键是烧退了,灌的水吃的糖估计也补充上了身体流逝的能量,就是肚肠还一阵一阵隐隐作痛,下礼拜多半是要输个三五天。

这可得瞒好每天短信查勤的几位,不然一个不小心,这破地方就能搞成班花开会。

他跟孟晓涵好不容易进入了状态,他可不希望杀来个谁碍事。

本来他还担心于钿秋会缠着他占去太多时间,可没想到,她开始支教后这一周表现得挺出乎他意料,除了每晚偷偷摸摸来吃一顿宵夜高潮个两三次外,她就跟个正常的老师一样,一丝不苟毫无破绽。

所以赵涛也一直在想,于钿秋专门帮他跟金琳、孟晓涵制造空间和机会,到底是为了什么?

多出两个情敌,其中一个算是人精,一个算是他老乡加曾经的梦中情人,哪个也不好对付,何苦来哉?

还是说,就为了给他现在勉强还算稳定的男女关系添加点不稳定因素进来?

可就算他身边崩得一塌糊涂,焦头烂额走投无路,有锁情咒在手,他怎么也不至于非要跟于钿秋这么个离婚老女人将就。

无论如何,于钿秋也是不可能真正完全得到他的。

想了半天没有头绪,肚子里的便意倒是排了个干净,他掏出纸擦了擦,站起来自己举着瓶子,无奈地走了出去。

想占的便宜没占着,他本来还有点失望,结果一出厕所发现金琳还在等着,接过瓶子就帮他高高举起,柔声问:“肚子好点没?”

“好多了。”

她故意走得挺慢,小声说:“赵涛,你连胸都看过摸过了,孟晓涵应该跑不了了吧?她这人脑子古板得很,我觉得你可以开始进攻了。”

“进攻?我怎么进攻,才能让她忘了我有三个女朋友外带一个女老师情人呢?”赵涛好奇地问,口气并不是很平和。

这场风波下来,他的确应该感激金琳,不过大半天的功夫,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跟孟晓涵的距离已经拉近到几乎是负数。

可他心里还是有气,这种赤裸裸的算计毫不避讳的撮合不仅说明金琳压根没把孟晓涵的感受放在心上,如果强奸帮凶不会被判刑她肯定会帮忙按手按脚脱裤子推屁股,还说明金琳的心里,被锁住的爱情的确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在她明确承认自己已经动心的情况下,她竟然能完全没有什么吃醋的欲望,而是一门心思研究怎么把他的“体质”妥善利用起来。

他百分之百确信,只要他的秘密被金琳掌握,他的精液就会被当作秘密武器,使用到所有她能计划到的方向去。而且,她以己度人,估计都不会把情敌吃醋彼此竞争之类的事情认真考虑进去。

保不准最后就要害他被宰了切碎所有女人一人一块均分……也不知道鸡巴会落在谁手里。

操,想这么晦气的事情做甚。他甩了甩头,扭脸看向金琳,“怎么,没话可说了?”

金琳摇了摇头,“我都不知道你担心那个干什么。你都有三个女朋友了,站在你的立场,追第四个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她不接受是她的事,耽误你进攻做什么?你追女孩子的时候难道要先彬彬有礼地询问可不可以再行动吗?我说……你当初写纸条表白之前,不会压根就没追过人家吧?”

“我……”赵涛的话直接噎在了嗓子眼儿里。

仔细想一想,其实比起表白那么个单纯的确认步骤,追求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不表白直接追到彼此默认同意在一起是有可能发生的,而双方都不追求彼此表白一下就直接在一起的例子简直堪比中彩票一样稀少。

锁情咒成功之前,他表白过两次,自以为很认真,甚至还为了第二次孟晓涵的拒绝自我伤感了好一阵子,下定了动用咒术的决心。

可现在金琳这么一说,他再回想一下,就恍然大悟一样发现,他竟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追求过任何人。

没有播种,就想要收获瓜果庄稼,没有喂食,就想要宠物长大,什么都不做,就想要天上掉下一堆馅饼,把他砸个大马趴……

世上哪儿有那样的好事?

大家同学关系相处得还算不错而已,凭什么你一表白人家就要当你女朋友?你是帅过古天乐还是富过李嘉诚?被拒绝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真觉得下课聊聊天就是培养感情了?撒点草籽儿就指望秋天养活全家?

之后躺在病床上,赵涛失去了说话的力气,陷入到一阵自我厌弃的迷茫中。

原来,从始至终,唯一一个该被丢进地狱永世不得翻身的人就没有变过。

是他。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