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四十五章

“你们给于老师打电话了吗?”坐在县医院走廊里,看着金琳跑出一头大汗给他办了门诊输液的手续,赵涛有气无力地问。

“急着给她打干什么,又不是照顾不了你。”金琳瞪了他一眼,气哼哼地说,“走,病床给你找好了。你……你这是什么烂肚子啊,喝点溪水都能急性肠胃炎?”

孟晓涵在旁边扶着墙站起来,拄着从医院现买的单拐,口气很冲地说:“你不是也喝了,还拉肚子吗?你这就没事了?”

金琳一怔,大概是没想到这个书呆子会这么跟自己说话,一皱眉头,辩解道:“我喝得少,跑了跑厕所就没事了。哪像他这么虚。”

“他才不虚!”孟晓涵气得小胸脯都在剧烈起伏,“他是病了还背我下山,所以才闹狠了。说到底都怪你,好好的你先跑回去干什么!”

要说孟晓涵现在一肚子气并不奇怪,想想吧,乳头附近被蛰了,脚扭伤了,心上人为了她还高烧要输液了,这要是换了张星语或杨楠,恐怕已经把金琳的祖宗十八代骂过三个来回了。

金琳倒是早就准备好了撒手锏,扭头不咸不淡的抛出一句:“我这不也是为了让你俩单独相处么。”

果然,孟晓涵一下就面红耳赤,拐都拄不稳,赶忙忍痛用伤脚保持了一下平衡,声音都忸怩了几分,“谁……谁叫你多事。”

“我看出来的啊。你喜欢他,而他……”金琳故意在这儿拖了个长音,笑道,“也喜欢你。我这么懂事的女生,当然要乖乖给你们创造机会咯。他不会趁着我不在,非礼你了吧?”

“没有!”孟晓涵赶忙矢口否认,又羞又恼地说,“反正……反正我没请你帮忙,不用你多事。”

金琳耸耸肩,把赵涛掺进病房,扶着他躺下时候,小声问:“你都干什么了?看来挺有效啊。”

“我?我喝溪水跑山坡背人练体能最后拉肚子上吐下泻高烧输液啊。”赵涛也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嘟囔道,“顺便还能演个苦肉计,对吧?”

“喂,我也有点心疼好吧。谁知道你这么笨竟然敢喝外面的脏水……”金琳皱着眉偷偷拍了他一巴掌。

“那水清冽冽的有鱼有虾,谁知道不能喝啊!”赵涛压着声音回了一句,气呼呼反拍了一掌,故意拍在她饱满的胸脯上。

她红着脸一缩,把手伸进衣服就拧了他腰一下,跟着远远躲开,杏眼得意地往他脸上一飘,仿佛在说,有本事起来追我啊。

赵涛哼了一声,这会儿不急着跟她计较,反而接着说:“还是给于老师打个电话吧,她回去看不见咱们,该着急了。”

金琳看一眼孟晓涵,发现她也不太高兴后,直接道:“于老师这会儿估计还跟那俩在县城转呢,别催了。等晚点再说吧。”

心里知道自己越是这么说金琳就越是不乐意通知,赵涛故意催了几遍,看护士端着托盘进来,才闭口不言。

孟晓涵看着他伸手挨针,秀气的眉毛立时往当中聚拢,就跟扎在她自己身上一样。

这么长时间过去,孟晓涵早就反过了劲儿,前后一捋,就知道金琳在里面捣了鬼,护士一走,就把病房门关上跟金琳计较起来,尤其是最初引发一切的那一跤,到底是不是故意推的。

金琳怎么肯承认,反正就是要么赖给运气要么顾左右而言他,孟晓涵笨嘴拙舌吵不过她,说着说着,反倒被她把走后发生的事情套了个干净。

“你看,你光说自己这个不乐意那个没求我,那我倒要问问你了,”金琳慢条斯理地说道,“等刺儿拔光了,剩下那些涂酒精啊擦炉甘石啊抹药膏啊之类的活,你明明可以自己干的吧?你还不是叫赵涛帮你了。你看,我说你喜欢他喜欢得不行,你还不承认。”

“我……我……我……”这才意识到大脑短路期间犯下的最大错误,孟晓涵连说了好几个我,却怎么也解释不下去。

“晓涵,咱们都奔二十的女生,成年人了。诚实点面对自己不好吗?喜欢一个男生很丢人么?”金琳慢悠悠说道,“赵涛虽然长得一般点个子就那样成绩也马马虎虎,但他关心你啊,你感觉不出来吗?”

“他……他有女朋友。”孟晓涵憋了半天,低着头,攥着自己衣角搓来搓去,挤出这么一句。

“那又怎么样。他又不止一个女朋友。”金琳用很天经地义的口气说,“他要是忠贞专一就盯着自己女友献殷勤,你这辈子就没机会了。他花心好色,对你念念不忘,你才有可能和他在一起不是吗?这难道不是好事?”

“你……你这是什么歪理啊!”孟晓涵觉得自己都有点被带偏,赶忙斥责一句,愤愤道,“喜欢一个人,不就是想要永远和他在一起么。”

“对啊,可这句话限定数量了吗?”金琳挑了挑眉,“你还怕竞争不过么?真要算时间,你可是被表白最早的那个哎。不就是瞎了眼当时没看中过后搂着悔青的肠子悄悄抹泪呗。”

“谁那样了!”孟晓涵羞恼至极,下意识跺了跺脚,结果还跺了受伤那只,顿时疼得蜷在了椅子上。

早就学会了不要在女生斗嘴的时候插嘴——任何含义的都一样,不然不是被调转炮口挨轰就是不小心被咬到老二,赵涛乖乖看着输液瓶子,耐心等待着一会儿给金琳将一军的时机到来。

为了打前站,他刻意趁那俩没继续纠缠不休的时候问:“还不能通知于老师吗?”

金琳果然有点生气,“怎么啦这么急着叫她?就她会照顾人?我和晓涵俩人还能让你输个液都输不好?”

赵涛哦了一声,没再吭声。

等了半个多小时,他觉得大概到时机了,趁着护士刚换上一瓶新药,一捂肚子,嘶了一声,看着金琳皱眉说:“糟了,我肚子疼,要上厕所。”

金琳看了看孟晓涵的脚,看了看赵涛的药,一双杏眼,顿时瞪圆。

* * *

【JF-348】

并没有接着聊下去的打算,她不再答话,而是就那样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从下方忽闪忽闪地望着他。

他支撑在上方,她平躺在下方,一旦没有语言捣乱,气氛就迅速变得暧昧,粉色的气息,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

她终于显露出一丝紧张,嫣红的唇瓣颤动了两下,开了口。

“一般是从接吻开始的吧?”

“嗯。”

“会……疼得厉害吗?”

“因人而异吧。一般是肯定会疼一下的。”

“太疼的话,我要咬你。”

“行。”

“那……那可以接吻了吗?”

他摇了摇头,尽管早就迫不及待,可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他忘了准备必需品,“我……忘了一样东西。我在想现在出去买还来不来得及。”

她皱了一下眉,但眼底的疑惑马上就消散一空,她弓身凑到他耳边,轻轻问了一句,“是套套吗?”

他点点头,很纠结地说:“主要……太突然了,我以为还得几天呢,大意了。”

没想到她抬手捏了捏他的鼻子,笑着说:“怎么了,阿杰,你不喜欢宝宝吗?”

“我当然喜欢。”他立刻瞪圆眼睛,陈明态度。

“你也喜欢,我也喜欢,”她的手指顺势滑下,拨了一下他的嘴,“那还花那冤枉钱做什么。”

这句话解除了他心底最后的一丝顾虑。

全部的热情终于在此刻彻底迸发出来,他抱紧了她,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体内,让一切都连接融合,化为一体。

虽然明显因紧张而微微颤抖,但她并没有表现出丝毫胆怯,她生涩地去尝试回应,像他探索自己一样努力去探索他,犹如痴狂的音乐家,把彼此当作乐器,尽情地弹奏着生命之弦。

炽烈的爱恋仿佛冲出了皮肤的包裹,任何多余的衣料都令他们感到憋闷。

他扯开她的领口,用嘴唇一寸寸吻过袒露出的细嫩肌肤。

她抽出手臂,抱着他的头,娇美地喘息。

他急切地抱起她,把碍事的遮蔽物向后拉去。

她轻轻嘤了一声,顺从地让蜜润匀称的苗条娇躯从剥落的衣服中抽离。

双手抱住了浑圆的臀峰,他喘着粗气把最后一片小小的布料也扯脱下来,双眼激动地打量着那销魂的禁闭溪谷,心脏在胸腔中狂跳,把大量血液泵入到坚硬的下体。

“不要只让我一个人光光的啊……”她微笑着呻吟了一声,用脚尖钩住了他的内裤,缓缓王下扯去。

他一扭身,把那块布丢到一边,急不可耐地扑了上去,让火热的身躯压在她花蕊一样香软的裸体上。

当他占据到她的双腿之间,伏下去想要吻她的时候,她却突然偏开了头,轻喘着推了他一下,“阿杰,去拿个毛巾来……”

“怎么了?”他虽说早就不是全无耐心上来就想连唱长坂坡的毛头小子,可在这时候让他暂停下床,肯定是满肚子不情愿。

“去拿啊……”她皱着眉撒了个娇,“不然明天难道你要我再洗一条床单吗?干不了铺什么啊。”

他这才醒悟过来,赶忙下去跑进浴室,想了想,眼睛一亮,干脆从镜子后暗格里拿了一条崭新的白毛巾出来,转身回去。

“怎么拿了条新的?”

浦杰笑而不语,亲她一口,帮她垫好,就继续俯身到她身上。

“喂……你不是吧……别跟个古代人一样好不……呜,唔唔……嗯……”

这次,换浦杰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了。

不过这种时候,也已经没有任何话需要再说。

肢体的语言,已经胜过一切。

柔嫩的唇瓣被他吸吮住,辗转厮磨,俏挺的乳房被他握住,宽宽揉捏,那坚硬的下体迫不及待地伸向她打开的腿心,探索过卷曲的草丛,轻轻顶住柔嫩多汁的花唇,上下摩擦。

这已经不是他的第一次,却让他比第一次的时候还要紧张。

而明明是第一次的她,却一直在主动抚摸着他的耳根、颈侧、胸腹,发出婉转娇柔的喘息,尝试着帮他放松一些。

“彤彤,你……怕不怕?”他把下巴枕在她蜜丘一样的乳房上,喘息着问。

她缓缓摇了摇头,“是你,我为什么要怕。”跟着,她抿唇一笑,垂手握住了他昂扬的凶器,“硬邦邦一直对着我拱来拱去,跟你身上多了根骨头似的。”

皱了皱眉,她有点担心地说:“这个……真能进去吗?”

“应该没问题吧。”他侧开身,其实心里也没底,“就是肯定要疼一下。”

“那个我知道,就是……要疼成什么样啊?”她垂下手摸了摸自己的胯下,似乎在用指尖测量桃源入口的大小,试了一试后,皱起鼻头说,“我放指头都觉得胀哎。”

“那……怎么办?”他顿时显得有点踌躇。

“我哪儿知道啊……我是第一次好不好。”她咬了咬唇,再怎么热情大胆,她终究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纯洁少女,“要不……你来吧,我硬忍着就是。要是撑破……大不了住院。”

“瞎说什么,不会的。”他压了压心里攒动的欲火,抱住她已经出了点汗的光裸娇躯,“我来想办法,我来。”

他先吻住她的小嘴,让自己的紧张感稍微松弛一下,接着伸出舌尖,一点点舔过她微带汗咸的各处,抬高胳膊,用舌头轻轻拨弄着腋下细细的绒毛。

他慢慢向下方逼近,尽可能吻过足够多的地方,她反应较为明显的位置,就反复亲吻几次,反应平平淡淡的地方,就用舌腹一带而过。

慢慢地,他的唇舌终于接近了那一丛乌黑的毛发,接近了少女神秘的花园。

“喂……”她轻轻捏住他的耳朵,“我……我觉得差不多可以了。你还是来吧。”

听出她有点心慌,他还是选择忍耐了一下,握住她的脚踝,抬起,低头轻轻吻上她恍如蜜色玉雕一样的脚背,舔上微有毛孔感的笔直小腿,舔过那紧绷后纤细弹手的大腿,最后,轻轻落在她大腿根上,距离最私密的蜜巢,仅剩下一指之遥。

“你要亲吗?”她曲起手肘,盯着下面,望着他问道。

“嗯,这样你会很舒服的,可能……会不那么痛。”

她眼波朦胧,抿着小巧嫣红的唇瓣,没再作声,而是把本就没有并拢的修长双腿打开到更方便他的地步,同时,伸手握住了他已经坚硬的器官。

似乎提前预习过必要的知识,她用柔软的掌心包裹住了靠近龟头的部分,温柔地套弄,然后,侧身过去,试探着吐出了嫩红一点的舌尖,在涨紫的表面轻轻蹭了一下。

酸麻的愉悦电流让他登时快活地哼了一声,马上把头埋进她的耻丘,激动地张开大嘴,一口就舔在了小小蝶翼般的双唇中央,舌头一通挖掘,急匆匆贴住顶端那一粒黄豆大小的突起,贪婪地吸到嘴里,拼命拨弄。

“唔唔……”她蹙眉娇哼一声,小小的脚丫顿时挺直,小腿的肌肉都随之上提。

又酸,又痒,又麻,关键是,女孩儿的情潮,总是会受心绪影响,此刻一心想要给他,那一腔香甜蜜浆自然是渗如涌泉,顷刻就让紧缩成一团的膣口染遍,湿透了粉莹莹的凹窝。

他保持着嘴上的动作,用指尖小心地探路,指尖刚一进去,热烘烘的嫩肉就紧紧裹了上来,随着她诱人的低吟一阵收缩,美得他心都醉了八分。

不行,忍不住了,她的舌头只是那样吃冰棒一样浅浅舔着,对他来说却比技巧最娴熟的口交还要刺激诱人,欲望的根源越来越膨胀,简直到了一触即发的状态。

“彤彤,不行……我忍不住了。”他赶紧抽身退开,调过头,双手撑在她的腋下,望着身下的她,渴望随着滚落的汗珠滴在她饱满的乳房中央,仿佛灌溉进了她的心窝。

她轻喘了几口,微微一笑,主动抬起自己的脚,搭在了他的肩上。

没有说什么,此时此刻,也不需要再说什么。

他侧头吻了一下她柔润娇美的足弓,挺身向前,凑近了她湿润的甬道。

那里已经一片腴滑,膨胀了几分的膣口一条条褶皱活物一样缓缓内缩,敏感的尖端才一靠近,就被她的嫩滑浅浅吸住,吮得他后腰一麻,差点忍不住一口气直通到底。

用全身的力气保持住最后的温柔,他用臂弯架住她的膝窝,身体缓缓前倾,坚硬的巨柱也随着两人身躯的全面贴近而越来越深。

“呜……”她脸上的潮红消退了些,纤细的腰肢微微抬高,臀部因为本能的恐惧而后缩。

爱蜜的量稍微有些多,但他毕竟已经有了经验,及时向前一压,让最膨大的那一圈肉棱没有被滑脱出来。

他调整了一下角度,放开她的双腿,抱住了她。

她轻哼着抬起双脚,在他的背后勾住,像是结成了一个香艳的巨大戒指,把他拦腰套在当中。

这样的姿势,已经进去的部分绝对不会再滑脱出来。

“彤彤,疼的话,就咬我吧。”他咬了咬牙,把肩头凑到她的唇边,然后,猛一用力,火热的欲根一口气贯穿了那一层脆弱的薄膜,碾过从未被异物入侵过的桃源,紧紧抵住了她战栗的宫口。

在最重要的那一刹那,她紧紧咬住了下唇,既没有喊出声来,也没有舍得真咬在他的肩膀,剧烈的痛楚中,她在唇瓣上几乎咬出带血的齿痕,纤细的手指,也死死攥紧了下面的床单。

一切就在这一刻彻底注定,他们在紧绷的身躯上,加冠了属于彼此的所有格。

凝蜜般的身下,转眼落梅映雪。

“停……阿杰,停,你……你稍微等一等,别动……”饱胀的撕裂感开始尝试着抽动时,她轻轻拍了他两下,颤声说道。

“哦……哦,”他连忙停住,低头望着心爱的姑娘,一腔柔情和满腹欲火激烈的斗争,“好的,你很痛吗?”

“回头我……我用萝卜塞你鼻孔,看你疼不疼!”她噙着泪花娇嗔道,“人家那么小的地方……装你这么大个家伙,好歹……让人适应一下啊。”

“嗯。”他这会儿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只能凭着那股怜惜认真点头,和下体一阵接一阵传来的美妙滋味对抗。

她抿了抿嘴,伸手擦了擦他额头的汗,挤出一个微笑,轻声说:“你别动,你先别动,让我……让我试试。”

说着,她双手抓住他的胳膊,双脚放下踩住床,试探着,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一下。

被磨擦的嫩肉传来一阵刺痛,让她不受控制的哽咽了一声。

她咬了咬牙,心想,没什么大不了的,别人能忍,我凭什么不能?千千万万个女人不都是经了这一步才成为母亲的么,平安夜的那一位,不也是经历了这一样的一次,才抢到了她的前面么……

一股狠劲儿从心底涌上,她憋住一口气,抱着身上的爱人就上下挪了几次。

粗硬的巨物进进出出,一下子就让她疼得浑身颤抖,但最深处,那仿佛期待着孕育什么的地方,却随着这紧密地结合而浮现出一股温暖的麻痒,让她的小腹中渐渐躁动起来。

心里痒丝丝的,像是掉了根软毛,吹不掉,拔不出,一抖一抖地晃。

她忍不住多动了几下,疼劲儿终于轻了些,他乱蓬蓬的毛压在她最敏感的豆上,一蹭一蹭的,蹭得她浑身酥软。

这就是和爱人结合的滋味吗?她绽开了一个笑脸,轻轻吻了他的肩膀一下,甜蜜地扭动着。

他撑起身子,望着下面,有些疑惑地问:“呃……彤彤,我……可以动了吗?”

“诶?”她眨了眨眼,愣了一下。

“你不会打算一直这么自己主动做下去吧?”他低头轻轻咬了一下她颤动的樱色蓓蕾,“我可一直忍得很辛苦哎。”

“没、没那么痛了。你试试。”她红着脸吐了吐舌头,抬手抱住了他,让出了主动权。

他早就在等这一刻,满腔燃烧的欲火顿时化作无穷动力,将她樱唇一吻,就猛虎下山一样用力扑击,尽情地占有起来。

心理的满足不知道胜过了肉体的欲望多少倍,让他只要保持着这样占有她的状态,就愉悦到无以复加,恨不得此时此地的这个空间突然被神奇的力量锁定隔绝,永远的持续下去。

蜜腻的腿根,垂落的血丝已被情潮冲淡,摇动的乳蒂,勃发的爱欲已被激情点燃。

点点朱红之上,欢歌难久,滴滴香汗之下,情爱绵长。

当无法形容的极乐海啸一样扑击而来的时候,他只觉得世界瞬间在眼前崩塌,天地万物随着一片混沌旋转,收缩,凝结在她紧紧包裹着他的部位,一点星火升起,炸开,爆发出满天星光,星光之中,亿万子孙汹涌而出,扑向那神圣的殿堂,卷带着他的灵魂,他的渴盼,他的爱……

“阿杰,”等到一切结束,蜷缩在被子下的她倦懒地叫了他一声,颇为嗔怪地抱怨,“你懂什么叫长痛不如短痛吗?”

他连忙绷住脸上的幸福傻笑,抱着她亲了几口,颇为得意地说:“可我已经在努力加快了啊。”

“啊?”她扭头看了一眼表,“不对啊,我们宿舍两个女生有男友,我也经常逛女孩子为主的论坛,是……是你吹牛吧?你没有拼命忍耐吗?”

“没有。”他正色道,“我是真的怕你太疼拼命加快了。呃……我昨晚回来你不是也在吗。那次差不多是平均时长吧,其实隔了好几天,还快了点。”

她有点发愣,大大的眼睛眨啊眨,半天才皱眉挤出一句:“不行,我……我要挂三天免战牌,给我准假。”

“想休息多久都可以,又不是上班。难道我还能勉强你啊。”

“谁知道,你之前就隔三差五想秀秀霸道总裁范,那个属性的男人不是都喜欢用强的吗。”

他笑着用鼻尖拱了她一下,“现在田娟都不那么写女频小说了好吗,会被封杀的。”

躺在那儿信口说笑了几句,被疼痛带走太多精力的她很快露出了倦意,他柔声道了晚安,就顺手抽出了还被压着个角的毛巾,喜滋滋翻身下床。

“喂!你……你干吗?放厕所扔水池泡着,明天我洗。”她一个翻身,又羞又急地喊了一句。

“不行,我要收藏。”

“阿——杰,你是老封建啊,难看死了,快给我,不许留着。人家是怕脏了床单,可不是让你裱起来当传家宝的。丢人死啦!讨厌,快给我!”

但这次的较量,是他难得赢了一回。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七十一)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