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顿翻江倒海,赵涛感觉自己差点没把肠子从屁眼里也跟着一起泄出去。

要不是还记着孟晓涵在校外大几百米远的墙根正等他来英雄救美带她回去,他真想洗把脸后直接回宿舍,吃上几片泻立停栽倒就睡。

不对劲,太不对劲,走出茅房,身上的那一片大汗竟然很快就干了,而且,身上还一阵一阵发冷,脚底下走着,竟跟踩了棉花似的,一脚高一脚低。

他把手背往脑门一放,操,发烧了!

他看了看宿舍,又看了看校门,眼前浮现出孟晓涵最后没绷住露出的那个笑脸。

这要不能感动她一点,自己可就亏大了……他苦笑着咬了咬牙,拔腿又往门外跑去。

他一定要把孟晓涵背回宿舍。

哪怕送完她自己就要在医院打吊针,他也认了。

堂堂男子汉,不在这时候表现气概,那两个卵子留着还有个蛋用?

跌跌撞撞跑到孟晓涵身边,他扶着墙转过身弯腰马步蹲低,喘息着说:“走,我好了,我送你回宿舍。”

孟晓涵已经拎着东西扶墙挪了个几十米,也累得一头大汗,当即点点头,不再避嫌什么,软软趴在了他的身上。

他用力一挺,竟差点没站起来,赶忙扶稳旁边的墙,才勉强没有摔倒。

孟晓涵吓了一跳,忙问:“你没事吧?要是没力气,不行还扶着我走吧。到平地了……我能单脚蹦几下的。”

“不了,这样快。我得赶紧把你送回去,不然不安心。”他深吸几口气,背着她往学校跑了起来。

没跑多远,孟晓涵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惊慌失措地说:“赵涛,不对啊……你……你身上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

“没事,溪水不干净,闹肚子肠胃发炎了呗。不碍事,送你回宿舍,我吃点药躺一觉就好。”

“你放我下来吧……你这样,这样还怎么背我啊。”

“怎么就不能背?你没看我跑的脚都不着地么,别……别逗我说话了,我喘不过气。”

“赵涛……”她又吸了吸鼻子。

这次,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后脖子侧面靠近肩膀的地方,有什么像是雨滴一样的东西落了下来。

“你哭啦?哭什么嘛……我又不会死。”

“我就要哭……”她哽咽着说,“你别管我。”

“傻书呆子。”他笑了起来,明明浑身火烫,明明双腿发软,明明喉咙里好像要喷出火来,明明肚子里好像有刀在绞,可他还是笑了起来。

如果没有任何外部的神奇力量帮忙,也能有个女孩子这样为他哭泣,那该多好……

终于,赵涛还是跑到了宿舍,他放下孟晓涵,看她摸出钥匙开门,心里一下松了劲儿,靠在门框上就想往下出溜。

“哎?你……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好渴。”他勉强咧了咧嘴,没敢进屋,就站在了门口。

“进来,你进来坐下,我给你倒水。”她忙不迭拉住他,单脚蹦进屋里,把带回来的乱七八糟随手一丢,气冲冲对着屋墙高喊一声,“金琳!来拿你的手机,你不要的话,我就给你卖了!”

说完,就拎起屋里的暖壶,小心翼翼兑了一杯温水,抵到了赵涛嘴边。

赵涛低头一看,竟然是她自己私用的,一个新换的紫色太空杯。他赶忙稍微往后撤了撤,轻声说:“没别的杯子吗?你……不爱让别人喝你水的吧。”

她皱起眉,狠狠咬了一下嘴唇,微红着脸说:“你喝就是,别人是别人,你……你又不是别人。”

“哦。”他低低应了一声,抬手接过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下去。

“你先别走,”她虽然眼里还噙着泪,但已经不如先前那么惊慌失措,大脑估计也从超载死机的状态渐渐恢复过来,“我带着体温计,你测一下,不测我不让你走。”

“好。”他虚弱地点了点头,抬起胳膊肘,伸手想接她正甩的体温计。

可她没给他,而是一手抓着他胳膊,一手直接送进了他的腋窝,摸了一下后,又撤回来,从抽屉里掏出一条手帕,认认真真给他把腋下的汗擦了擦,跟着才给他夹上,看了一眼表,焦急地说:“等五分钟,五分钟就好。”

“没事……我这会儿肚子没那么疼了。五分钟十分钟都等得住,你要不赶我走,我能等到你晚上睡觉。”他笑着开起了玩笑,一个是就想贫她两句,一个,是不愿意看她满脸担心难过的样子。

“没正形。”她皱了皱眉,略显幽怨地说,“都好几个那么美的女朋友了,还开我的玩笑。”

他顺嘴就说:“可那些女朋友,我都没写纸条表白过。你看,还没你特殊呢。”

孟晓涵顿时一震,缓缓扭开头,有些难过地说:“赵涛,我……我当初要是接受了你的纸条,你……你是不是愿意为了我,不再招惹后面这些喜欢你的女生?”

“我不知道。”他想了想,决定避开雷区,“这世界哪儿来的如果啊。”

一股心酸从最深处冒出,他感慨地说:“真要有如果,你绝对猜不到我有多想回到高中重来一次。要是老天爷肯给我这个机会,我以后生生世世变猪变狗不得善终永受轮回地狱之苦,去承受随便什么惩罚……都可以。”

孟晓涵不明所以,轻声问:“为了什么啊?”

“为了一个错了的顺序。”他苦笑着说,“我应该先去试试喜欢别人,把所有的磨难都尝试完,尝试到我可以得到真正的喜乐平安,再去……再去找她……”

孟晓涵更加惊讶地看着他,“你……你怎么哭了……”

“还不是怪你,”他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了一个微笑,让自己的伪装没有崩溃在即将失控的情绪里,“你让我想起了当年那张纸条,想起了好多……不该想的事。”

“那……对不起。”她不知所措地道歉,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大概是个女生都看得出,眼前的他正陷入到一个悲痛的漩涡中,努力抽身而脱出不得。

他深呼吸了几次,总算让自己从突如其来的难过中摆脱出来,柔声说:“差不多了吧,你看看到时间了么?”

她扭头看了一眼表,摇摇头说:“还有一分钟。”

“哦。”

没敢再说什么,赵涛就这么沉默地望着她,等待过去了这段时间。

一看到了点,孟晓涵马上从他腋下抽出了体温计,转了一下,读数,接着,脸色一片惨白。

“怎、怎么办?三十八度九!”

“什么?”伴着一声惊叫,金琳推门走了进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