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四十三章

“大还是小啊?憋不到下山了?”赵涛赶忙问道。

“小,水……水喝多了,小肚子涨。肯定……肯定憋不到下山了。”孟晓涵似乎都有点羞耻过劲儿,脸上的表情更近似于在赵涛面前失去了所有形象的沮丧。

“那你去旁边林子上一下吧。”赵涛只好柔声说,“别急,我等你。”

“不会……有蛇吧?”显然对自己今天的运气不敢抱任何期望,孟晓涵担心地说。

“应该不会。不行我帮你先去探探路。把树后面那块儿踩一遍。”

她点点头,跟着马上补充说:“用树枝吧,别……别真踩了蛇,你要被咬,我……我可一点主意都没了。”

“行,那你站稳,我去了。”

可他刚一放开手,试着用伤脚踩了踩地的孟晓涵就痛哼一声,又抬起了脚后跟,单腿站着。

他扭头看了看她。她不好意思地说:“踩地时候有点疼,没事,能站住。你去吧。”

赵涛可不是担心她站不住,而是在想,她要上厕所的时候该怎么办?

可这会儿也不能明说,只有先去探探路,掰了一根树枝把那一片的草都打了一遍,惊飞一堆一堆的草蚊子山蚂蚱,确定大体没有问题后,回来说:“好了,周围我都吓唬过了,除非有白娘子那个等级的蛇,不然都吓跑了。”

孟晓涵被他逗得想笑,结果还没笑出来,迈出的那一步就疼得她浑身一颤,赶忙提起脚跟,求助说:“不行,赵涛,你搀我过去吧。”

赵涛点点头,过去架着她,让另一只脚尽量不使劲的到了树那边,看她靠着树站稳,退后几步转过身,说:“行,我转头了,你赶紧吧。”

孟晓涵似乎憋得厉害,为难地说:“别,你……你再走远点行吗?我好了……好了叫你。”

“行。那我回小溪那儿。”跟女朋友们什么花样都玩,屎崩尿流见过好几次,赵涛对单纯看小姐小解已经没了那么强的猎奇兴致,很快就走远到一边。

等了足足三五分钟,林子里才传来孟晓涵的叫声:“赵涛,过来吧。”

他快步跑过去,发现孟晓涵还硬拖着伤腿往外走了几步。

看她脸色,刚才应该是硬忍着疼靠树蹲下撒了一泡,而且量应该不小,生怕赵涛看见或者踩上丢人,又死撑着往外走。

他赶紧过去把她搀上,重新拿齐东西,往山下走去。

走起来才发现,孟晓涵这么一只脚几乎不出力的情况下,这片平缓地方还好,到了往下那山坡有一个没一个的石阶上,可就费劲得要命。

而且,还慢得不行。

险些摔倒两次后,孟晓涵终于认命一样地说:“算了,赵涛,你……你背我吧。这样闹不好,咱俩都要摔。”

就跟安慰自己一样,她羞红着脸说:“反正刺都拔了,压一压……应该也不会太疼。”

不知道为什么,赵涛这会儿觉得自己身体好像也不太对劲,连忙点点头说:“行,那你快上来,我感觉也不太舒服,赶紧背你回学校。”

背后两团绵软一压,总算让他精神了几分,赶忙拎稳两包东西,反手托住孟晓涵的大腿,撒开腿就往下走去。

这比搀着她走快了不少,不久,就沿着小溪下到了平地上。

出了一身大汗,赵涛觉得脚下都有点发软,更糟糕的是,肚子里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仿佛有卷着钉子的气泡在翻腾,搅动,刺得他整个小腹都在抽痛。

“要不休息会儿吧?我、我也不轻呢。”

他摇摇头,笑道:“瞎扯,你瘦得都没二两肉了。再不多吃点,侧身就看不见你了。”

“可你出了好多汗啊,背后都湿透了。”孟晓涵有点惊慌地说,口吻满是担忧。

也对,不管金琳怎么设计遇上怎么样的巧合,经历过这么一场事故下来,就算是陌生男女关系也能好到不行,别说她本来就早已芳心被锁此生挣脱不得。

“不要紧,不是力气的事儿。就是……肚子难受。”他咬了咬牙,把孟晓涵往起托了托,“看来……那溪水还真不能喝。妈的……”

“啊?”孟晓涵顿时慌了神,“要不我等会儿你,你……你先找地方上个厕所?”

“不行,这口气泄了,腿就软了。”赵涛咬紧牙关,反而加快了步子,“我非把你先送回去宿舍不可。等你没事,我再去茅房,等上完……我给你买红花油去。放心……我结实着呢,准没事儿。”

“你别惦记什么红花油了,等……上完厕所,赶紧去买拉肚子药吃。还得买驱虫药。让你喝我的矿泉水你不喝,看,闹肚子了吧?”她的话里又带上了鼻音,看来是真着急到不行。

“你不是爱干净么,我怕我喝过你就不喝了。”赵涛柔声说道,“天那么热,你又出那么多汗,不喝水怎么行。我没事,放心,绝对挺得住。”

这句话说完之后,孟晓涵就突然没了声音,不再说话。

直到能看见校门的地方,她才突然说:“好了,放我下来。”

还以为她是怕人看见,赵涛皱了皱眉,心里有点生气,说了声好,就闷闷不乐蹲了下去。

他还当这么大一个节点过去,孟晓涵怎么也会被他打动几分没那么要面子呢。

“我扶着墙慢慢走,你赶紧去上厕所吧。”她咬了咬牙,单脚蹦到了路边,“你要不放心我,上完再回来接我。东西也给我,快点吧。”

他心情立刻就好了很多,不过也知道自己肚子确实快要濒临极限,当下不再逞强,把俩包一放,说了句:“看着东西等我。”

跑出两步,他扭头看了一眼,孟晓涵那已经不加掩饰的关切让他开心无比,当即挥了挥手,大喊了一句:“俺老孙去去就回!”

她没绷住,扑哧笑了出来。

夏天的阳光从她身后洒下,恰好围在那笑容四周。

光芒四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