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四十二章

“呀!”孟晓涵顿时就跟触电一样浑身一震,急忙伸手去推赵涛,“你……你干嘛!放开……你放开我!”

赵涛已经顾不上说话,那白皙酥软的乳房就在嘴下,微微发硬的乳头就在唇角边上,他哪里肯放,双手一圈搂紧了孟晓涵的躲避腰肢,干脆一挪嘴巴,直接蹭掉碍事的胶布一口含住了她小巧的乳珠,轻勾慢舔,连连拨弄。

“放开……你放开……”她含着泪用手拼命拍他,在他光裸的背上扇得噼啪脆响不休,“那里……那里明明不是痛的地方。”

赵涛用力吸住乳头,埋在她怀中还是不肯抬头。

孟晓涵终于禁不住哭了起来,伤心欲绝地说:“你……你骗我……你……你又骗我……你说好不欺负我的……呜呜……”

一滴泪珠落在了赵涛的脑门上,那一丁点凉劲儿伴着那个骗字猛然砸在他的心头,让他肚子里的熊熊欲火顿时消去大半,他赶忙向后撤开,慌张地抬手给她擦了擦泪,羞愧道:“对……对不起,晓涵,我不是有意骗你,那……那真是个偏方,可……可你的胸部太好看了,我一时没忍住。你原谅我这一次,我换手指给你涂。”

“手指?”她抽抽搭搭地看着他,满面狐疑。

他用手在舌面上蹭了蹭,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唾沫抹在那片红肿上,一点点涂开。

“这样……这样管用吗?”

“你感觉一下,好点吗?”

她涨红着脸,吸了吸鼻子,皱眉说:“好像……是不那么疼了。”

“主要是那股烧劲儿,那个过去,就得给你消毒,准备涂炉甘石了。”赵涛舔了舔嘴唇,拿过酒精棉球瓶子拧开,“这个蛰得慌,你能忍住么?”

孟晓涵可怜兮兮摇了摇头,“我忍不住……我可怕疼了。”

“那你咬着,疼就用劲,我陪你一起疼。”他一斜身,把半个膀子凑到她嘴边,“算我为刚才赔礼道歉。”

孟晓涵眨了眨眼,甩掉了睫毛上一颗泪珠,摇摇头说:“好了,我……我就当你是一时冲动,原谅你了。我不咬你,会疼的。我……我咬紧牙关,能忍住,你来吧。”

“嗯。”他盯着那片红肿,掏出一个棉球,觉得太湿,捏了捏甩掉一些,才小心翼翼凑上去,轻轻一擦。

“嗯呜——”孟晓涵的小脸顿时皱成一团,缩了下背,亮在外面的这个小乳都跟着摇了一摇。

“呼……呼……”他凑近吹了两下,又把她吓得一躲,但他没有再造次,只是擦一擦,吹一吹,如此往复。

等到那片地方差不多都已经擦遍,赵涛才直起身子,把酒精棉球放到一边,打开了炉甘石洗剂,拿起了附赠的小刷子。

这跟涂料一样的东西刷上去后,很快就留下一层干结的粉末,但没有多大刺激性,孟晓涵倒是平静了不少,低着头看赵涛在那儿忙碌,神情复杂。

不过赵涛知道,她心里肯定还是慌得不行已经彻底乱套了。否则,其实从刺被拔干净后,她就该意识到,剩下的事儿她自己已经都能干了。

等炉甘石干了,他拧开药膏,给她挤上去一些,小心翼翼抹匀,然后,主动给她拉起衣领,遮住了早被他彻底印进脑子里的大半个胸脯,柔声说:“呐,好了。我是不是没欺负你?”

“哪里没有。”她皱着眉,小声说,“刚才你明明……明明……都那样了。”

“晓涵,这荒山野岭,你还崴了脚,哪儿也去不了。我真想欺负你,至于就那么亲两下吗?”他收拾好东西,扶着她起来架住,挪到旁边一块高点的大石头上坐稳,蹲下就给她脱掉了一只凉鞋。

“你、你干什么?”她一惊,赶忙往回抽,结果扭到的地方一用劲,疼得哎哟了一声。

“我帮你揉揉,活血化瘀啊。”转身用饭盒装了点溪水过来,他坐在草地上,把她的赤足放进了饭盒里,轻轻柔柔洗干净了上面的泥灰尘土,然后往前坐了坐,把她的小脚丫搁在自己的腿上,握住她纤细的脚腕,缓缓揉了起来。

虽说心里觉得这有点太过暧昧,可说到底不过是被帮着洗了个脚,揉的也是脚脖子,孟晓涵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面红耳赤低着头,一动不敢动,就那么被他捧着,也看不出到底是在按摩还是在把玩。

答案其实很明显,赵涛哪里懂什么按摩正骨,纯粹是借机满足一下自己的爱脚之心罢了。孟晓涵的赤足虽说不如余蓓那么无可挑剔,但软白娇小,新剥嫩菱般可爱,拿来安慰一下他今天几次被挑战的定力,总不过分。

被揉了好久,孟晓涵终于忍不住说:“算了吧,赵涛,光揉估计是不行的。等回去,我叫人帮我买了红花油抹一抹,应该就没事了。”

“好吧,那就只能我背你下去了。”赵涛起身过去摸了摸,说,“正好,你衣服也干了。我拿给你,你换上,咱们早点回学校吧还是。这些虫子鱼应付个几节自然课够够的了。”

“嗯。”孟晓涵接过衣服,一看胸罩在他手里握着,又红了脸,小声说,“你……你转过去。”

知道这会儿不是开玩笑占嘴上便宜的时候,他点点头,转过去到溪边又捧了几口水喝下。

“别喝那个啊,我这儿……我这儿还剩半瓶呢,你没听金琳喝溪水都拉肚子了么。”孟晓涵着急地喊了一句,连忙举起自己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晃了晃。

“你喝吧,天这么热。我肚子皮实,没事儿。”他拍了拍小腹,心想金琳不过是找个借口而已,也就你这个小书呆子那么认真当回事吧。

孟晓涵大概也确实渴了,咕咚咕咚喝了下去,拿起赵涛的衣服一伸手,“给你,你也穿上,咱们往下走吧。”

看了看自己胸前,她犹豫了一下,说:“要不……你还架着我走行吗?我……我怕贴着疼,没……没穿内衣。”

知道她是怕乳房直接压在自己背上,赵涛点点头,说:“好,不过天太热,我就不穿了,也装包里吧。来,我架你。”

东西收拾了俩个大包,赵涛背一个拎一个,正好腾出半边身子搀起孟晓涵。

她扭伤正是最疼的时候,脚都不太敢着地,只好把大半体重都靠在赵涛身上。

天气炎热,孟晓涵又连哭带疼出了一身汗,一靠过来,赵涛不用扭头,都能闻到一股少女的体味,微带汗腥酸臭,格外有刺激性欲的效果。

他只好分心在脑子里背了几个数学公式,结果效用不大,只好回想了一下于钿秋嘬着他射了的鸡巴三四分钟不舍得撒嘴恨不得直接弄硬再来的样子,总算稍微软回去一些。

可他还没抬脚,孟晓涵就拍了拍他,一脸窘迫地说:“赵涛……我……我想上厕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