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四十一章

“那……那我就来了啊。”赵涛吞完了快足够尿一泡的口水,扶着孟晓涵的肩膀柔声说道。

孟晓涵抬起头,看着他十分紧张地说:“要怎么处理才行啊?”

他只好先打开袋子把东西掏出来,解释说:“我问清楚了,先……呃……先用镊子把比较长的刺一根根捏出来,然后拿这个医用胶布,把露在外面比较短的小刺粘几遍粘干净,接着先用炉甘石擦洗,然后抹上肤轻松,揉匀。我问大夫了,他说抹上等一会儿就没那么痛了,可能还会刺痒几天,但我应该就能背你下山了。”

“可……可是……”孟晓涵又急得掉下泪来,她抬手拉开宽松的领口,低头看了一眼,一副要晕过去一样的表情,“怎么……怎么偏偏就是这里啊……”

“这不是事急从权么。”赵涛耐着性子柔声道,“你没看古装片里女主角被蛇咬了大腿根,那该把毒吸出来,也得凑过去上嘴不是。”

“可人家男女主角都是……都是一对儿……”她看着他,委屈地说,“我、我和你又没办法在一起……”

“晓涵,咱们也不是封建时代了啊,不能跟你本家孟姜女一样被人看条胳膊就嫁人对不对?真要那么算,你穿这样的夏天衣服让我看见胳膊腿,刚才还隔着衣服看见……看见胸,你就该算是失身给我了吧?”

孟晓涵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身子动了一下,胸口磨到衣服,又是一阵锥心刺痛,疼得她闷哼一声,弓起了背,垂下双手抓住了衣摆,可往起挪了两寸,又放了回去,再挪起来,又放回去,无论如何也下不定决心把衣服脱掉。

“别脱了,万一山上再来个人,看见也不好。”赵涛想了想,柔声道,“这样,我的衣服领口大,你往这边扯扯,抽一条胳膊出来,把这半边肩膀连着……连着胸一起露出来,应该就能操作了。”

“你……你给我撕块胶布。”她抽了抽鼻子,指着塑料袋里说。

“哦。”他马上撕下一块给她。

她泪眼盈盈低下头,把手从衣摆下伸进去,仔细粘了粘,跟着,缓缓把胳膊从袖管里抽了出来,从领口拿出。

上臂能明显看到晒得微红与雪白细嫩之间的分界,她耸了耸肩,把领子往这边扯了一下,似乎担心给他扯坏,还不太敢使劲,磨蹭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把衣领往下拉去。

缓缓的,缓缓的,浑圆的肩头整个露了出来,半边锁骨也整个露了出来,腋窝一点点露了出来,腋下那一缕微黑的毛也露了出来,然后,白皙的皮肤开始隆起,诱人的坡度一寸寸露了出来。

在最高点上,衣领稍微停留了几秒,接着,孟晓涵一咬牙,扭开脸把它拽了下去。

衣领显然磨过了被刺的伤处,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哆嗦了一下。

盯着那随哆嗦抖了一抖的白白小乳,赵涛真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压下去捧住先咬一口再舔几下的冲动。

孟晓涵虽说粘了一块胶布在乳头上,但乳晕都在这次被扎的波及范围内,靠乳沟那侧已经肿起,怎么敢真粘严实,完全是自欺欺人,给自己一个聊胜于无的心理安慰。

他都不用凑近,就能清楚看到她色泽颇浅的娇小乳头,在胶布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

“你……你倒是帮我啊……”孟晓涵看他盯着看了起来,连脖子上那片被晒出的三角都更加红了几分,羞耻道,“你说就只是帮我的……你又骗我!”

“没有,没有没有,”他赶忙收心,拿起镊子,有些为难地说,“我是在看刺呢,可……可这周围不挤住,实在是不好拔啊,我怕你不高兴,也……不敢上手是不是。”

孟晓涵眨了眨眼,大概是心知此时此地除了信他也没别的选择,忍着嗯了一声,说:“我……我自己来。”

接着,她抬起手,小心翼翼摸到那一片红肿旁边,用手一捏,忍痛把那片肌肤挤出到赵涛眼前。

他深吸口气,屏住呼吸把脸凑近,盯着已经起了的密集小红疙瘩中一根根的毛刺,用镊子小心翼翼夹住尾巴,拔掉甩在旁边的草里,柔声问:“拔的时候疼吗?”

孟晓涵低头看着自己胸前多出的脑袋,抿了抿嘴,轻声说:“没感觉,那儿……那儿一直刺痒,不觉得疼。”

“那就好,你忍忍,我快点。”他很快把注意全部集中到红肿的皮肤上,一根接一根往外拔出。

大概是她不自觉用劲过大,那片肌肤上竟然挤出了几颗细小的血珠,赵涛赶忙抬头看她一眼,“晓涵,你轻点,都挤出血了。”

“哦……”她显然已经六神无主,点点头,松了点力气。

大概五六分钟,较长点的毛刺都已经拔出,他盯着仔细看了看,退开些擦了擦汗,说:“来,你用手轻轻在上面抹一下,感觉感觉,看看还有没有断刺在里面。”

她嗯了一声,用手指小心翼翼在上面蹭了蹭,跟着嘶的一声,说:“好像有……”

“那你忍着点,我用胶布给你粘几次,粘几次就都出来了。”

这会儿孟晓涵就跟个任人摆布的娃娃一样,就知道点头而已。

他拿起胶布,看了看伤处,撕下一段,给她贴上,用手指轻柔在上面擀了两遭。

那动作,看着跟在爱抚她的乳房一样,她嘤了一声,羞耻地偏开了视线,没说什么,大概也忘了,粘胶布撕胶布其实她已经可以自己来。

“啊!”胶布被猛地撕去那一下,孟晓涵身子一颤,禁不住尖叫了一声。

赵涛赶忙把胶布反转,盯着上面看了看,除了被粘掉的细小绒毛,的确有两根明显较硬的毛刺,他送到孟晓涵眼前,柔声道:“喏,你看,下来两根。再来两次,应该就干净了。”

“嗯,我……我忍着。”她泪眼婆娑地点点头。

这时赵涛也有点蠢蠢欲动,试探着说:“你这样我不太好使劲,要不……让我捏着行吗?”

她犹豫了一下,缓缓放开了自己的手,扶在身边的地上。

“好,那咱们再来。”他伸手捏住那小巧乳房,满肚子兴奋呼啸而过,脸上却不得不保持着正经表情,柔声说,“你再忍忍。”

“嗯嗯——!”

“啊!”

一声闷哼一声痛呼之后,赵涛看了看第三段胶布上,已经没粘出什么东西,松了口气,凑近伤处仔细打量着说:“应该没了,疼得厉害吗?”

“嗯,好痛……火辣辣的痛……”孟晓涵的泪珠已经掉了下来,一边用手背擦,一边委屈地说。

他实在是忍耐不住,喘息着说:“那……我有个土法子,止疼挺管用,你要不要试试?”

“啊?真的管用吗?”孟晓涵看他此前都还算规矩,哪里能想到其他,跟得了救星一样充满期待地问道。

“嗯,我小时候试过,真管用。”

“那你快帮帮我……”

“好,来了。”他笑了笑,突然伸出嘴巴,一口舔在了她涵盖着小半个乳晕的肿起处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