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四十章

“好了好了,别哭了,遇上事儿了,咱们就得好好解决嘛。”金琳在旁边哄了半天,看孟晓涵稍微平静了点,凑过去拉开领子看了里面一眼,啊哟惊叫一声,说,“你……你咪咪头旁边红了好大一片啊,里面多半还有毛刺扎着呢,这可怎么办?”

满脸泪痕的孟晓涵楚楚可怜地说:“我……我哪里知道怎么办……好痛……呜呜……”

想想也是,心仪的男生在旁,内衣外衣湿个透穿了人家的衣裳,结果奶子顶上扎了刺,脚腕肿起一个包,想出解决方案对大学女生的知识来说超纲了啊,换个脸皮更薄的,这会儿脑子里想的估计已经是怎么死比较没有痛苦了。

“我小时候被蛰过,”赵涛想了想,开口说,“我小姨是用胶布和镊子去了刺,然后抹的消炎药,还得快,不然要起小水泡。”

孟晓涵可怜巴巴地抬起头,小声说:“那……那是不是得赶快下山?”

金琳皱了皱眉,给赵涛使了个眼色,说:“这你怎么下得去啊,你衣服还没干,脚又扭了。”

赵涛已经不忍心看孟晓涵窘迫至极的表情,瞪了金琳一眼,过去转身蹲下,“来,我背你下去。”

孟晓涵感动得咬住嘴唇,吸吸鼻子嗯了一声,单脚起来爬到他的背后。

可他才一使劲要起,背后孟晓涵就惨叫一声往后退开,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怎……怎么了?”

孟晓涵脸上红白交错,单手捂着乳头位置,痛苦地摇了摇头,“不行……一压……好疼。”

金琳拽了赵涛一下,又对他使了个眼色,过去扶住孟晓涵,柔声说:“那要不这样,让赵涛在这儿陪着你,我跑快点,下山去买药膏和镊子,好不好?”

“我……和他?”孟晓涵眨了眨眼,满脸为难,“不好吧。”

“这有什么啊,大家都是好朋友,你们不还是老乡呢么。我就辛苦点,跑这……”

“不用了,你跑得太慢。”赵涛干脆地否决了金琳的提议,摆明了不打算走她安排的路线,“我去。”

根本不给金琳再争执的机会,他摸了摸裤兜里的钱包,把手机摁到深处放稳,免得跑起来甩掉,转身就往山下狂奔而去。

金琳在后面喊了他一句,但他也不回头,只高声道:“等着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跑着跑着,夏季的风中,曾经属于少年的血涌了上来,让他浑身发热,却不觉得烦躁,而是充满了一股值得怀念的豪情。

他记得自己构思过许多很幼稚的小说,让喜欢的姑娘做女主角,让愣头青的男主角凭着一股热血迈过重重困难,打败大魔王拯救心上人。

也许他早已没有资格,可这一刻,他真的在这么想。

托长跑锻炼出的好体力的福,他很快就跑下山,跑向之前陪孟晓涵去过一趟的药店。

他满头是汗,满身是汗,胸口涂了油一样发亮。

但他心里很痛快。

可能,这就是他几乎快要遗忘的,为了得到心仪女生青睐而奋力去拼的感觉吧。

气喘吁吁冲进药店,他向店里的大夫说明了情况,很快,就买下了一把镊子,一卷医用胶布,一瓶酒精棉球,一管肤轻松和一罐炉甘石洗剂,问清楚用法后,他转身又跑了出去。

可冲刺终究会后继乏力,热血不能化成实际的力量,他拖着已经很沉重的腿,不得不快步走了起来。

就像大部分青涩的恋情,经过了最初的熊熊燃烧后,终究要回到平淡但持久的相处中。

但只要前行,只要不偏离原本的方向,就会离目标越来越近。

这一点,绝不会错。

天气太热,他又出了太多汗,到了溪边,他实在忍不住,掬了两捧水喝,往头上淋了一把,才喘息着往上爬去。

不久,他就看到了溪边坐着的孟晓涵。

但是,金琳不在。

“金琳呢?”赵涛抹了把汗,快步走过去,惊愕地问。

孟晓涵也很吃惊,颤声说:“她……她说去接你,怕你拎东西多累,你……你没碰上她吗?”

“没有啊。”赵涛放下塑料袋,“她往哪儿走了?”

“我不知道,她……她手机都没拿。应该不会走远才对啊。”

“我找找她去,这还指望她给你拔刺呢。”赵涛气呼呼蹲下,咕咚咕咚灌了半瓶矿泉水,起来又往山下走去。

几条路看了一圈,高声喊了几句,没找到人,担心孟晓涵自己在那儿遇上什么不好的事,赵涛只好无功而返,蹲下问:“怎么样?好点没?”

孟晓涵无助地摇了摇头,“脚还好,不使劲不痛……可胸口,越来越疼了。还热辣辣的,钻心痒。金琳呢?她去哪儿了?我……我视力不是那么好,还哭这么久,我……我没办法自己弄啊。”

这家伙……不会极端到这个份上,悄悄溜回去了吧?

这要找什么借口才能让孟晓涵不回去杀了她?

他正纳闷着,金琳的电话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竟然是学校的座机。

互相看了一眼,孟晓涵拿起手机,摁下了接听。

“喂,金琳?啊?怎……怎么……怎么这样?不是……我……你……”

跟着,孟晓涵挂掉了手机,带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缓缓说道:“金琳说,她可能是因为喝了溪水的缘故,拉肚子,她……吃了药已经回宿舍了。叫咱们回去的时候,把……把手机记得给她带回去。”

“那……怎么办?”赵涛蹲在那儿,突然觉得更加口干。

孟晓涵缓缓闭上了眼睛,狠狠咬了一下嘴唇,颤声说:“我……我……”

脸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但她最后还是说不出口,低下头,哽咽着捂住了脸。

赵涛叹了口气,轻轻把她拥入怀里,柔声说:“我来吧。我保证,不,我发誓,就只是帮你,绝不冒犯什么,以后,也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她哽咽了一会儿,轻声说:“嗯。也……只有这样了。”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七十)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