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三十六章

学生们在教学楼空闲的教室睡大通铺,分成两个班上课。

用一个早晨接待了送孩子们过来的家长,赵涛敏锐地发现,几乎所有家长,都是祖辈,对应这些小学生的正当年父母,一个也没有看到。

举行了一个简短的入学式后,于钿秋跟几位学校的活动组织者顺次上去讲话,申明了为期五周的启蒙课程内容。

课表上一共五类课,语文、数学是主课,自然和思想品德是副课,每天早晨和下午放学各有一节集体课外活动,那就是赵涛要负责的内容。

主要是为了锻炼几个学生的能力,于钿秋就只负责两个班的副课,刘慧慧与冯洛心负责一班,孟晓涵与金琳负责二班,自行协调谁负责语文谁负责数学。

办公室就在两个教室中间,全员共用。

这样的安排下,最闲的就是赵涛。

虽说搬教材搬体育器材之类的活都是他自己负责,但教材只用搬一次,课外活动时间能玩的东西其实也十分有限,一个破纸箱子就全装出来了。

周一周二他观察了两天,环境对他来说还真是不错。

别的不说,每天中午那顿饭是在教室里吃的,上午最后一堂课的小老师会陪学生们一起吃。

赵涛拎着饭菜桶过去的时候,还会顺便帮忙送去老师自己带的餐具。

一般来说,好奇心旺盛的小孩子们会缠着老师问东问西,赵涛给孩子们盛完,就会给小老师也盛好。

这意味着,他去的班上午最后一堂课的老师,午饭的餐具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完全由他掌控的。

为此,周二下午他找了个借口跟人胖心敏感的冯洛心争执了几句,晚上于钿秋过来,他就顺理成章地表示,要固定负责二班的午餐,一班交给她去管。

于钿秋坐在床边蚊帐里揉着膝盖上硌出的凉席红印,微微抬起屁股擦了擦小菊穴里挤出来的精液,随口嗯了一声,跟着说:“你这两天哪里不舒服吗?”

“没啊,怎么这么问?”赵涛一愣,坐起来搂住她笑嘻嘻亲了一口,“嫌我懒得动啦?天气太热啊……洗个澡又麻烦。”

“不是,”于钿秋扭头狐疑地用手指捏著他刚被舔干净不久的鸡巴,“我就是觉得,你这两天的量怎么突然变少了。不会……这么快就跟谁勾搭上了吧?”

没想到这个每天晚上憋浪叫憋到脸通红最后一次高潮完了起码要娇喘三分钟才能回神的女人,竟然还惦记着他马眼里喷出来的东西有多少……赵涛舔了舔嘴唇,深刻体会到了已婚妇女的强大,难怪男人出轨想不被发现和藏私房钱一样都是挑战性极强的任务。

“也没吧……就是天热喝水少,忙的。”他想了想,敷衍道,“我尿都黄了,那儿还能射那么多给你。”

“骗我。”她拿起卫生纸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就是少了,这绝对是你平时第二次的量。说,这么紧的时间,你跟谁偷着好上了?金琳,还是孟晓涵?”

赵涛没想到这事儿上竟然瞒不过去,只好干脆挠了挠头,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真没有,就是天气热,你们几个又都穿那么凉快,我一整天看着,燥得慌,回宿舍又没事做,就……打个飞机咯。”

于钿秋扭过头,握住他老二轻轻攥了一把,娇嗔道:“就这几个小时也等不了啊?我每晚都来,你还用打……打飞机?”

“减压,缓解紧张,还凉快。”赵涛笑嘻嘻应付两句,“而且简单啊,我锁门掏出来三五分钟就结束。再说这也是为了你。”

“为了我?”于钿秋微微皱眉,柔润的指尖轻轻抚摸着他包皮内的嫩肉,“怎么个说法?”

“你现在就每晚过来这一次,我要是坚持的时间短了,你爽不了两次,怪对不起你这么辛苦的。我先撸一管,这不就坚持得久了。”

于钿秋抿唇一笑,摸着膝盖说:“可别再久了,不然我膝盖要破皮。你也真是的,不说换个草席,竹席子硌得我难受。”

知道话头已经过去,赵涛暗暗松了口气,揉着她屁股给她抠了一会儿,翻身压着她又来了一遭,算是给她喂饱哄住。

隔天,赵涛就不再负责一班那边,专心管着二班自己惦记的两个妹子。

他手头的胶囊存了不少,但最后考虑一番,还是定死了,先只用在金琳自己身上。

她有套专门买的餐具,三碟一碗,彩色塑料的,禁摔。每周一三五,她都是上午最后一节,二四六才是孟晓涵。

但他诚心不往孟晓涵的饭菜里加料,一个是孟晓涵洁癖颇重,再忙也要自己先去洗洗碗筷再亲手盛,另一个,就是他还挺想看看,按照如今的发展,金琳要怎么帮他把孟晓涵弄上床。

三碟一碗,他每个上面都掰开一个胶囊往底部抹上一圈,等饭菜往里一倒,天衣无缝谁也看不出来。

反正其他几个女生都爱扎堆凑伙,但凡孟晓涵不用跟学生一起吃的时候,就叫过去都到一班跟着于钿秋一起吃饭,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倒是给了他充分做手脚的空间。

毕竟是假期补课,每周的课程要上到周六,只休息周日一天。

周三、五两顿喂过,赵涛反正心里已经不急,悠闲无比只等着金琳开口。

到了周六中午,孟晓涵坐班,其他几个又去了一班,金琳在赵涛提的桶里先盛自己那份时候,小声对他说:“盛完了来办公室吃,我有话跟你说。”

“好。”赵涛笑呵呵点点头,拎起四个饭桶往隔壁去了。

过了十几分钟,他端着自己的不锈钢餐盘回到办公室,看金琳等着他还没开吃,就把饭菜一放,坐到她旁边。

“去关上门。”金琳皱了皱眉,自然而然地说。

听这口气,显然是指使惯了男生的。

赵涛起来去关上门,再回来坐下,笑眯眯喝了口萝卜汤,问:“什么话啊,说吧。”

“明天我要约孟晓涵一起去后山转一圈,打的旗号是给学生们找点自然课素材,两个班最后有场考试,平均成绩直接影响大家最后的评分,她应该会愿意跟我走这一趟。你也去吧。”

他笑了笑,略带讥诮地说:“感觉你怎么这么着急啊,不会是打算到了山上没人的地方帮我强奸她吧?”

金琳楞了一下,马上摇头说:“胡说,你扯什么呢。这山上有花有水,我这是给你俩创造机会呢。孟晓涵那种闷闷的女生,你得主动进攻才行。”

赵涛挑了挑眉,干脆先把最关键的问题摆到了明面上,“金琳,你就没考虑过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吗?我有女朋友,还好几个,这事儿晓涵不能忍啊,我越主动追她,她就越会觉得我是个大垃圾。不成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