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二十九章

考试完毕后,赵涛额外多留在学校待了两天。

一个是于钿秋当初非要他晚点走,所以买了这时候的票。

另一个则是他报名了下学期的迎新工作,去开了个会。

会上他坐在金琳后面,但直到散会各自离开,俩人也没说一句话。

回去前那个下午,大概是知道此后有段日子尝不到肉味,于钿秋去市里开了房间,挪用了该判卷子的时间,霸着赵涛从中午一点一直断断续续干到下午五点半。

最后一次射出来前,于钿秋的白屁股都已经迎凑不动,一蓬乌毛都快被淫汁儿泡成水草,小阴核被震动棒摩擦得肿了一圈,就这,问清几点后还想着是不是能不吃晚饭,歇口气再来一次。

“小秋,你不用这么贪吧。咱暑假还要在一起一个多月呢,你要天天这么玩,保不准要去医院看妇科了。”赵涛坐在旁边穿裤子时,忍不住说道,“你还老喜欢让我顶你最里头,不怕宫颈炎啊?”

“我孩子都有了的女人,怕那个做什么……”于钿秋懒洋洋翻了个身,白生生的奶子也不去遮,红艳艳的奶头就在那儿翘着,随着她呼吸的节奏缓缓摇晃,“我也是想着,你这一走,支教前我都没人安慰了,心里难受。”

“你老公就一次也不碰你了?”他皱皱眉,好奇地问。

于钿秋哼了一声,眯着眼睛说:“我不给他碰了。我想要的时候他不给,我现在够够的了,他就憋着去吧。”

呃……虽然自己女人被别的男人上赵涛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可这事儿上不占理的可是他,法律还保护夫妻之间的性生活义务呢,“这不太好吧?”

“没事儿。我勾搭他,他还没兴趣呢。现在我不骚扰他做学问,他反而高兴。”于钿秋白白的胳膊一伸,揪住了他的袖口,“涛,我真不饿,要不……你晚点走吧。”

他龟头下头都有点热辣辣的,可不想再脱裤子,看她确实一副恨不得把此前一辈子没享受过的高潮都补回来的样子,只好叹了口气,拿起了电动玩具。

他都有点不敢设想,张星语要是到了快四十岁的时候,得是怎么一副模样。

到那时,他是不是得往家备个转速小点的电钻啊?

幸好,张星语走后,杨楠和余蓓两人自娱自乐的能力非常强,而且最近一个沉迷游戏一个沉迷动画,他不管陪哪个都轻松无比,到了床上她俩可以不用管就能互相高潮个三四次,所以回家后休息那几天,他着实享受了一阵安逸愉悦的日子。

然后,于钿秋的通知就正式发送到了他的手机上。

去报道的时间比他猜测得早了不少,地点他查了查,好像也不是太贫困的地方。

这什么情况?

不会是于钿秋为了和他享乐方便,连支教的目的地都擅自篡改了吧?

可这事儿他担心也没用,本来还想发短信逗逗金琳,后来转念一想,还是留到碰面再慢慢下手的好。在家这最后几天,买了票就赶紧陪陪家里两位才是正事。

杨楠毕竟还要回家,不能待得太久,和余蓓送走了她后,赵涛总算迎来了久违的二人世界。

但离他去目的地报道的启程车票,也就剩下两天而已。

带着余蓓去电脑城,一口气买了十几张光盘,这两天赵涛别的什么事也没做,除了早晨起来那一趟晨跑,晚上饭后那几组深蹲不变,别的就是陪她一起看动画,该笑时候笑,该哭时候一起掉泪,看到动画中的主角得到圆满爱情的时候,就相视一笑,深吻片刻。

到了现在,赵涛就只有在云淡风轻不再大喜大悲的余蓓身边,才感觉最为舒适轻松。

出发前的最后一晚,他们一起看动画到九点多,赵涛起来去换盘的时候,余蓓伸了个懒腰,柔声道:“今天就看到这儿吧。你明天还要坐火车呢。”

两人之间的默契已经足够让赵涛从语气的细微变化中知道她的意思,他笑了笑,关掉电视走到沙发边,蹲下轻轻抚摸着她的脚踝,说:“那……我抱你去卧室?”

余蓓却摇了摇头,带着一种神秘的微笑,轻声说:“你先去,我换身衣服去找你。”

还当是什么情趣服装,赵涛点点头,很乐意配合她这点小诱惑,“好,那我就进去期待着咯。”

在父母卧室那边躺下,他直接脱光躺在床上,拉好窗帘打开大灯,准备在明亮的房间里慢慢享受甜蜜的一晚。

五分钟后,卧室的门开了。

一眼望去,他就有点呆滞地愣在了床边,维持着手肘撑住身体的扭曲姿势,怔怔地看着走进来的余蓓。

她穿了他们学校的夏装校服,薄薄的白色短袖衫,天蓝色的裙子。

但这并不是他最怀念的部分。

他愣愣望着的,是她的脚。

毫无疑问,余蓓的脚是他曾经最魂牵梦萦,之后也最为喜爱的部位。

而现在,那双脚上穿了凉拖。

不贵的,街边小摊贩上很常见的那种凉拖,而且,正是当年他偷看她最勤的时候,她最常穿的那一款。

余蓓望着他的眼神,缓缓走过来,坐到床边,把一条腿轻轻翘到另一边膝盖上,一如当初坐在他旁边的时候,将白嫩的脚掌微微勾起。

原本托着足底的凉拖自然因为重力而离开了一部分,好像挂在了她的足尖,轻轻地来回摇晃。

“你……从哪儿又找到这款鞋了?”他趴到床边,此时此刻他当然已经不需要再找什么掩饰,也不必再压抑心里的欲望,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脚腕,沿着脚背上淡青色的脉络缓缓抚摸过去,喘息着问。

“考完在市场正好碰上,就买了。”余蓓柔声说道,“我觉得,你说不定会喜欢。”

她接着笑了笑,弯腰舔了一下他的耳朵,“喜欢吗?”

而他的回答,是直接把她扯到了床上,抱住她的腿抬起,从侧面深深地吻住了她柔润曼妙的足弓。

那条刚才还软软垂下的肉棒,转眼就挺拔如矛!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