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敢开灯,只打着手电走在黑漆漆的图书馆里,确实有那么股子身处于恐怖片场景里的恍惚感。

于钿秋是真的很害怕,看起来尿憋得也很厉害,双腿紧夹着膝盖跟在赵涛后面,一手攥着他的衣袖,一手拿着手电都不敢照远,走不出三步就要往身后晃一下。

“没事,小秋,我陪着你呢,你还这么害怕做什么。”他觉得好笑,又不好直接笑出来,只好边领在前面柔声安慰,“喏,到了,你去上吧,我在外面等你。”

“我……我不。”她声音发颤地说,“反正这里也没别人,你……你进去帮我看看,里头没有怪东西你再叫我。”

“好好好。”心里有了个大胆的主意,赵涛一口答应下来,接过手电就开门走进了不算太大的女厕所里。

厕格一共三间,对面是洗手台,有个脏兮兮的镜子,还挺有点鬼片的味道。

他四下看了看,有个破墩布戳在角落的矮池子里,当即微微一笑,过去拿了出来。

“赵涛,还……还没看好吗?”外面于钿秋已经忍不住哆哆嗦嗦地问。

“我正看呢,最后这一间门好奇怪啊,插销坏了吗?”他一边提高声音回答,一边拿起墩布打开最靠里的厕格走了进去,关好门,然后拉着门闩把墩布竖起来搭在上面。

布置好一切后,他把脚藏在从缝隙里看不到的边缘,关掉手电,突然短促地惊叫了一声,然后闭紧嘴巴,把呼吸放轻,耐心等待着恶作剧得逞。

他不喜欢于钿秋在他眼前太有老师范儿,稍微整整她,吓唬吓唬,哄一哄,回到那边再好好干一炮,今晚就算是圆满了。

“赵涛?你怎么了?”

他不说话,顺便也想看看她会不会吓得太厉害就这么跑了或者求救去。

“你别吓我啊,我胆子很小的……”于钿秋果然硬着头皮开门走了进来,“你在哪儿?”

赵涛舔了舔嘴唇,逼尖嗓子细声细气地说:“啊啊……打不开啊……”

“谁?”于钿秋吓得嗓子都成了女高音,“是你吗赵涛?”

“打不开……呜呜……打不开……”

“赵涛?”于钿秋都快吓哭出来,但还是一步步走到了最里面的厕格外,“你在不在里面啊?”

知道时间拖得越久恐惧的效果越差,细想之后就要穿帮,赵涛忍着笑把手一松,同时高呼一声:“打不开啊啊啊啊!”

哐啷一下厕格门向外打开,那竖起的墩布就跟个人影一样哗啦扑了出来,厕所小窗透进的那点光也就能看清个台阶地板,不开灯的情况下哪儿分的清楚是人是鬼。

于钿秋先是下意识地伸手推了一下,不料指头一碰,竟然推开了一个湿漉漉黏乎乎的东西,心里哪里还顾得上细想,赵涛讲的鬼故事里那个打不开厕所门被活活烧死的小女孩一下子就冲进了脑海,吓得她倒抽一口凉气,连叫声都没逼出嗓子,后退两步,膝盖一软扑通就跪坐在了地上,足足十几秒,喀喀轻响的嗓子眼儿里才挤出一声尖叫:“呀啊啊啊啊啊啊——”

这厕所在图书馆楼中间,还是三楼,这会儿也晚了,赵涛不太担心会被外面路过的谁听到,但一听这叫声不对,也害怕真把于钿秋吓出个好歹,赶紧窜出来打开手电,搂紧她照亮那个倒下的墩布,连声说:“小秋,小秋,没事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一时没忍住,故意吓唬你的。那就是个墩布,你看,真就是个墩布。小花那故事其实是日本的,原来叫厕所里的花子,不是咱这儿的故事。”

胸膛还在剧烈地起伏,于钿秋把头靠在他怀里,盯着那个墩布看了好一会儿,苍白的脸上才恢复了一片血色,恼羞成怒扭头就往赵涛胸前噼噼啪啪拍打起来,“你混蛋,吓死我了!讨厌!知道我刚才多害怕吗!臭小子,混蛋,臭小子!呜呜……吓死我了!”

赵涛赶紧忍着疼给她擦泪,连吻带抱地哄了一会儿,才说:“好了,是我不对,我陪着你,赶紧尿尿吧。”

结果于钿秋又狠狠拍了他后背几巴掌,然后羞怒交加地说:“你……你还说,我……我吓得都尿出来了。讨厌!坐了一屁股,这要怎么办啊!”

赵涛赶紧把她扶起来,还真是,地上湿漉漉尿了一大滩,裙子内裤全都湿透,屁股大腿到膝盖一片狼藉。

妈的,这下可玩大了。

“这……要不赶紧洗洗,”赵涛想了想,说,“这儿有水池,洗干净我用力拧拧,再去走廊甩甩,把三楼窗户开一扇,把你这裙子挂里面,内裤也晾上,吹一晚上准干。”

于钿秋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先把裙子内裤脱下,想了想,还是走进厕格里蹲下,把剩下的尿往外挤了挤。

大概还是有些害怕,她连门都没关,多半是觉得被看了这么多次丢脸至极的模样,已经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可赵涛笑嘻嘻走了过来,打起手电歪着头,一副很认真要观赏的样子。

于钿秋急红了脸,“你……你这是干什么!”

“帮你打光啊,不然你再害怕怎么办?”他故意等到第一股水流出来才到,就是知道尿这东西,一般出来就要漏个透,不那么容易憋回去的。

果然,于钿秋无奈地捂住了脸,分开的双腿中间,茂密的毛发下,暗红的肉唇里,淅淅沥沥的水滴很快连成一线,哗啦啦撒了起来。

看来她憋得真不少,都失禁了一次,还尿了一会儿。

尿完后,于钿秋想拿卫生纸去擦,才发现刚才一坐,卫生纸也泡湿了一大半,低头一看,明晃晃的手电还照在她的胯下。

她一瞪眼,干脆把纸一丢,起来光着下身径直走到了那个矮池子边,一扭脸冲着赵涛说:“过来,扶住我。”

赵涛一愣,连忙跟过去。

她脱下鞋,抬脚踩在矮池边上蹲下,就那么打开水龙头,用手撩起清凉的自来水,先洗干净了耻丘,接着是屁股,然后连大腿,膝盖,和脚掌都仔细洗了一遍。

然后,她站起来,脱下上衣低头用衣服把下面仔细擦干,这才穿回鞋子,拿过赵涛手里那两件脏衣服,一起丢到旁边的洗手池里,打开水洗了起来。

就像是要把满肚子的羞耻感揉到衣服里面一样,她洗得非常用力,每一下,都搓出了布料摩擦的声音。

打着手电看着她,发现她有些发抖,赵涛赶忙脱下自己的上衣,围在她光裸的下体四周,把袖子拦腰系上。

她这才动了动,颇为委屈地说:“你……你就知道欺负我……”

赵涛从后面抱住她,吻着她的耳根,轻声说:“我真不是想欺负你,我就是想吓唬一下你,你就没那么想睡了,也不会在乎我觉不觉得你淫荡的问题了,那样,我不就可以再和你做爱了吗?小秋,我还想干你呢,我今天才第一次干你小逼,你不想让我多干几次吗?偷情的机会,每一次都要把握好才对吧?”

她揉着衣服的手渐渐慢了下来,“你……你真的不会嫌弃我……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明白她似乎正在什么重要的关口徘徊,赵涛吞了口唾沫,柔声说:“肯定不会,我爱还来不及呢。”

下一秒,于钿秋放下了池子里的衣服,转过身,蹲下,扯开他的拉链,掏出他的老二,一气呵成放进了嘴里。

那口水被搅拌、涂抹、摩擦成沫的声音,立刻清晰而淫靡地伴随着酸麻的快感,一起钻进了赵涛的脑海。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