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一十四章

“啊?”赵涛当场张大了嘴,半晌才托起下巴,惊讶地说,“小秋,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于钿秋杏眼半眯,托着腮坐在桌边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我在考虑你的未来。这个破学院,烂三本,你要想混出个人样,就只有从大三开始玩命考研。三个女朋友围着你,你能定下心来好好学考上吗?就算考上了,又是三年学生生涯,你熬得起吗?”

她咬了咬唇瓣,似乎下了什么决心,“要我说,你干脆就走学生会这条路。”

“你先进去当上干事,最好在宣传部,那边我是顾问老师,说话比谁都管用。然后你就准时出勤,什么活动都积极参加,最晚下个学期,顺利的话这个学期期末,我就能让你当上副部或者宣传部长,你不是有点小文笔么,这就是真材实料。”她的心思动得挺快,“你这点风流韵事,没人恶意找你麻烦的话,大二大三也就没人当回事了,你平常低调点,别总带着两个女朋友满世界招摇,这么积累上两三年,我……我给你联系人脉,你让你爸妈出点钱,说不定,我能帮你留校,就在你们院当导员。”

“啥?”赵涛当即傻了眼,他曾经给自己规划过不少种未来,有现实的有想象的有飞天遁地纯属意淫的,但还真没哪个和在大学任职有关,“这……这也太不可能了。”

“我说有可能,就是有可能。大学里这些门道,难道你比我懂得多?”于钿秋柳眉一竖,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人聪明,只要肯干,学生会的确是条可选的路。你们院现在起步没两年,老师全是本部的,导员缺口并不小,你在校这几年就以这个方向努力的话,成功的概率很大。再说,你还有我帮忙不是。”

赵涛端详了一下她的表情,从眼中微妙的狂热中,他才恍然大悟,于钿秋是担心他毕业就跑得不见人影,她有家有小,绝不可能真的全国跑着去找他幽会,那么,为了以后还能偷情一解相思之苦,弄到身边当同事,岂不是最好的办法?

“怎么样,听我的吧,就算不成,在学生会好好干,简历也能多个加分项不是。”于钿秋说得都有些着急,最后不自觉就撒上了娇,“是你说找我商量的,我给了建议你又不听!”

赵涛的心思,却已经转到了别的上面。

学生会的经历能给他多大帮助这个暂且先不管,当初金琳那一顿教训可是实实在在浮现在了他的心头。

她正好还是现在学生会宣传部里管事的。

如果他争下这口气,最后真反过来压过她一头,那岂不是爽到天上去,晚上跟女朋友上床鸡巴都能多翘二十度角。

“好,小秋,那我下礼拜就去交申请!”他下定了决心,还有模有样地握了握拳头。

于钿秋好似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就起身收拾起来。

虽然不敢开灯,但于钿秋很快就找出了一支手电筒,把他们吃完剩的袋子一次性杯子都清理去了外面的大垃圾桶。

“咱们先找找睡的地方吧。”收拾完后,赵涛喝了杯水,“三楼跟二楼,你觉得睡哪儿好?”

于钿秋应该是还顾及着安全问题,直接说:“就在三楼吧,不往下走了。”

他们打开三楼图书室,进去找了个干净角落,张星语和杨楠把东西给他准备得还挺全,被褥里头还卷了一堆旧校报,可以用来铺地。

于钿秋见赵涛笨手笨脚一看就是在家不干活的甩手掌柜,摇了摇头把他拽开,自己跪下趴着把床单褥子铺好,就是没有枕头,只能从书架上搬几本书凑合。

她跪趴着收拾的时候,赵涛就忍不住一直盯着那摇来晃去的浑圆屁股看个不停,一见床位收拾好了,这没什么光亮的地方也没什么别的娱乐活动,当即就过去揽住了她,笑道:“小秋,那……咱们就躺吧?”

于钿秋丰润的嘴唇抿了一下,仿佛把一口唾沫咽了下去,细细白白的脖子轻轻一蠕,发出小小咕嘟一声。她扭过头来,看着他阴影中不甚清晰的脸庞,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了,小秋,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特别淫荡的女人。”她喃喃说道,斜倚在铺好的被褥上,语气既有几分担忧,又有几分幽怨。

“怎么会,你需要我,我很高兴啊。”他赶忙柔声说道,“我不是都说了,我很乐意补上你丈夫不肯给你的那一块。”

但她好像还是有些忌惮,忍了又忍,幽幽叹了口气,说:“你锻炼身体那么累,咱们都早些休息吧。”

图书馆这么刺激的地方,赵涛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睡过去,他眼珠一转,先装模作样躺下,枕在书上后,突然问:“小秋,我听杨楠说,咱们这图书馆是盖在坟头上的,真的假的啊?”

于钿秋一愣,马上说:“瞎说八道,都是学生在胡传。咱们校区……以前的确有片乱葬岗,不过最后是你们院男生宿舍楼盖在上面了,说阳气重能镇住。离这儿还远呢。”

操,原来我们三本男生住的地方才是该闹鬼的位置啊?合着成绩不好连宿舍都要安在坟头上?妈的毕业证要不要用冥币印啊?

当然,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赵涛定了定神,故意做出释然的口气,说:“那我就放心了,杨楠给我讲过好几个这地方的灵异事件,我还担心咱俩晚上睡着睡着真撞邪了。”

“我迷上你才是撞了邪。”于钿秋没好气地说了一句,钻进被子里一裹,跟着又有点忍不住,小声问,“她都跟你讲了什么啊?瞎编的吧,我一个都没听说过。”

赵涛运动了一下舌头,知道考验自己编故事能力的时候到了。

然后,他从正面背面都是条麻花辫子的传统女鬼,讲到在厕所里被烧死所以在各个学校来回流窜的日本怨灵,再到查资料结果翻到拍着自己死状的照片,没几天真如照片一样死去的学生这种现编的传说,东拉西凑南挪北借,怎么吓人怎么说,反正最后是把于钿秋那么大一个女老师吓得脸色发白,双手都缩进了被子里,只剩下一个头在外面微微发抖。

这么吓都没把她吓到自己被窝里,赵涛觉得有点挫败,只好说:“我知道的就这些了,不过没事儿,有我陪着你呢不是,咱们睡吧。”

结果于钿秋突然伸手拉住了他,涨红着脸说:“先等等。”

“怎么了?”他兴高采烈一翻身,血管里的液体都欢呼着准备往下冲刺。

“我……我要尿尿,你陪我去……我自己不敢……”

这一刻,赵涛突然想到了《地狱老师》那部漫画里的律子老师……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六十四)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