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听这个,赵涛心里真是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全旋花式骂了一串我操。

可他看得出于钿秋心里比他还急,明显情绪又变得很不稳定,赶忙上去柔声安慰道:“没事,没事别急,小秋,咱们去二楼看看,说不定有合适的窗户,咱们就想办法出去了。”

“二楼也有防盗窗……就三楼没有。”于钿秋哭丧着脸,手在坤包带子上攥得死紧。

赵涛这下也没了招,只好柔声说:“那……那实在不行,咱们就在图书馆里呆一晚上吧。你不是有里面这些屋的钥匙吗?”

“我外面的钥匙也有,我就是没法开。门缝伸不出手,总不能叫人来……来帮忙开吧?那样我倒是出去了,你呢?”于钿秋气哼哼打开办公室门,手放到灯开关上,又拿了下来,“刚商量好不能被发现,这下可怎么办?”

“要不等夜深人静……我让女朋友来帮忙?”

“不用。”于钿秋马上回绝,“我宁肯等到明早九点开门。办公室里趴着睡一夜,有水喝,又死不了。倒是你……回不去家,女朋友就该发现了吧?”

“我不怕被发现,”赵涛干脆直接承认,“她们知道我喜欢你,也知道你不可能威胁到她们,不会真追究计较的。”

于钿秋张了张嘴,却又把要说话吞了回去,转身拉开窗帘,让外面的路灯多少照亮一点黑暗的办公室,“那……你就陪着我一起在这儿过夜?”

“别说锁住了出不去,就是出得去。你约我来,我还能走不成?”他过去凑到她身边,一起在不会被发现的暗处看着下面零星走过林荫道的学生,“就是咱们得饿一顿了,只有水,没东西可吃。”

“我本来也不饿。”于钿秋小声说道,可话音刚落,肚子里就清清楚楚传来一声咕噜,登时让她羞了个大红脸,掩饰一样去饮水机那儿准备接水喝。

屋漏兼逢连夜雨,赵涛正在这儿欣赏于钿秋弯腰掏纸杯撅起的臀部那饱满诱人的弧度时,他的手机响了。

是杨楠。

这总不能强行挂掉,他苦笑着对于钿秋比了个嘘的手势,摁下接通,“喂,小楠。”

“你请孟晓涵下馆子去了?回不回来吃到是打个电话啊,我刷一遍孟菲斯特张星语能在我耳边问你八次,我俩都大姨妈呢情绪不稳啊,你不怕我们干架吗?”

“我没请孟晓涵吃饭,我……我在外面回不去了,今晚可能都不行。你们吃了好好休息早点睡吧。”他看了于钿秋一眼,屋里安静,他手机听筒的声音又大,基本等于开了免提的效果。

杨楠嘿嘿一乐,在电话那头说:“星语,他说不回来睡了。这下不用念叨着让我跟你一起做伴洗屁股了吧?猜猜他是不是偷腥解馋去了?”

那边隐约传来张星语一句:“不可能啊,就是找于钿秋,也不能晚上不回家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正经点赶紧问问。”

于钿秋脸上一红,扭开了头。

杨楠懒洋洋问道:“呐,赵涛,你也听见了吧。你往家领了个管家婆,就别嫌人问东问西烦,说吧,你怎么就回不来了?”

“我在图书馆查资料,结果书没意思睡着了。我呆的地方不明显,被锁在图书馆了。”赵涛定了定神,开口说,“不信你们骑车子过来,我下到门口隔着门缝证明给你们看。”

“啊?”那边传来张星语一声惊叫,跟着就是一句,“我给金琳打电话,我问问图书馆今天谁值班拿钥匙,赶紧去把他弄出来,不然岂不是要在里面饿一夜。”

杨楠赶紧开口,“星语,值班学生锁了门就把钥匙送学生会锁抽屉里了好吗,小田值过班我知道。”

“那怎么办啊?要不咱们去五金店买个老虎钳子,把门撬了!”张星语显然急了眼,已经准备不择手段了。

“别别别,不至于,不就在图书馆过个夜么,没关系的。”赵涛赶紧出声安慰,唯恐张星语这个变身后行动力惊人的女生分分钟杀过来,拆门拆不掉估计都敢连墙一起爆破掉。

“怎么没关系啊,”张星语听着也凑到了电话边,“那地方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也没被褥,我去找保卫科,要不就找导员,反正不能让你在那儿受一夜罪!”

赵涛赶紧苦思冥想,说:“不是,真没什么受罪的,你这一去找人,我反倒就捅娄子了,导员本来就看我不顺眼,到时候再给我找点事,我对付对付,明早一开门我就回去了。你们就听我的吧,图书室桌子拼一拼睡觉足够了,我穿得挺厚,不冷。”

似乎听出他有什么隐情没有讲明,张星语拉着杨楠嘀咕了几句,跟着说:“那……那我给你送饭过去,再拿个小铺盖。”

“这个行……但可千万不能叫人看见啊。”

杨楠显然也知道了什么,笑道:“行,我们准备个提兜,吃的用的给你装好,摁扁点,你到一楼等着,我们找好地方给你打电话,我放风张星语送东西,保证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在图书馆里过一夜,行了吧?”

赵涛讪讪笑道:“行,这可以,那我等你们。”

“哼,你啊……”杨楠最后说了这么一句,把电话挂了。

于钿秋捧着热水暖手没喝,小声说:“你女友要来给你送饭?”

“嗯。再拿个小铺盖,姑且在这儿将就一晚上吧。”

于钿秋神情复杂地坐下,轻轻啜了一口热水,没再言语。

等了约莫二十多分钟,赵涛的电话响了,这次是张星语打过来的。

“喂,你们到了?”

“嗯,在一楼靠林荫道这边最西角,你进得去一楼图书室吗?”

“进得去,呃……这儿门没锁严实。”他随口编了一句,对于钿秋点点头,接过钥匙就往楼下跑去。

到了窗口,却是杨楠在隔着防盗栏杆往里递东西,张星语穿着红裙子远远站在路边望风。

而且,还足足拿来了两大兜。

“这都是什么啊?不会把铺盖卷都给我带来了吧?”赵涛接过来放进屋里,忍不住小声问道。

“两人份的东西,饭也是。”杨楠瞪了他一眼,说,“于老师跟你在这里头呢?偷情忘了时间,锁住出不来了对吧?”

赵涛的脸上顿时有点发烧,“这……这也猜出来了啊。”

“我笨,星语可不傻。”杨楠略带讥诮地笑道,“图书馆最稳定的值班老师就是于钿秋,你俩又是那关系,都想不出不为找她你来图书馆干嘛。你还好意思说没锁严实,能进这屋,是拿的于老师钥匙吧?”

“对不起……”他只好摸着后脑勺,尴尬无比地道歉。

“星语是说过你只要能瞒住她她就随便你偷吃,可你也不能老让她装傻故意被你骗吧?”杨楠撇了撇嘴,“下次要是编不出好瞎话,你还不如老实点直说,别真把我们当傻子。”

“我……知道了。其实我是找她商量学生会的事儿,结果她……”

杨楠摆了摆手打断道:“行了,明天回去再解释吧,星语比我更想听。晚上在图书馆里悠着点,听说这地方盖好前是个坟头,可别你俩快活着引来围观的。我们走了,你赶紧躲着去吧,真闹到于老师身败名裂,你也得被开除。”

说完她转身就跑去了张星语那儿,笑嘻嘻把她一搂,俩人也不知道交头接耳说着什么,就那么走了。

赵涛关好窗户,叹了口气,拎起东西往楼上走去。

不是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会变低吗?这要还是变低后的结果,正常值是不是能把他比去马里亚纳海沟底下了啊?

就这还说偷情没关系瞒住你就行,您这脑子恕我真瞒不住啊……他唉声叹气地爬上楼,走进办公室,先把两份肉丝炒面拿了出来,里头还很体贴地放了俩个塑料碗。

“怎么是两份?”于钿秋惊讶地问,自欺欺人地说,“你……你饭量大?”

“大什么啊,猜出你也在这儿了。”赵涛无奈地打开提兜,“喏,你的小被子都准备了一份。”

“她们……没说什么?”

“我不是说了,我不怕被发现。”男人嘛,即使心里已经虚了,在外面还是要把面子撑起来,他笑呵呵一掰筷子,说,“我都说了她们不会计较追究的,你看我没骗你吧。”

“你……真是个奇怪的男生。”于钿秋叹了口气,可能确实饿了,也跟着掰开筷子,坐下准备吃饭。

赵涛一看提兜里面,又说:“还准备了一袋醋,呃,小秋,你要么?”

于钿秋点点头,“我放一点……怎么给你拿来这么多?”

赵涛苦笑着掏出里面那一袋没开封的简装老陈醋,“可能,是怕我不够用吧。”

她还不至于真蠢到这都不懂,接过袋子咬了个小口,先拿了两个纸杯倒出来,再一点点添进碗里拌匀,轻声道:“这不就是在说她们吃醋了么。整整一大袋子。”

“吃点也是应该的。不吃醋……说明不够喜欢我。”他也倒了点醋,笑着说,“你不也吃醋么?”

“我才……”她下意识就想摇头,但说到半截,就发现否认这个有什么意义,明明连自己都骗不过去,只好小声道,“是……我一想到她们整天都能陪着你,能堂堂正正陪你做好多事,而我,还要在家演一个好妻子,在学校演一个好老师,我就……难受得想哭。”

“以后再难受的时候,你就找我,我来安慰你。”他认认真真地说,“可能没办法随叫随到,但我一定会努力让你开心的。小秋,你可以从你丈夫那里得到一大部分,缺失的那一小部分,我来补给你。”

“可我……感觉自己缺了好多。”她凄然一笑,轻声说道。

“没关系,我会努力给你填满的。”他故意用上了比较暧昧的语气,“我最擅长的,就是填补女人的空虚之处了。”

她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句调笑话儿,登时不再搭腔,低头吃了起来。

快吃完的时候,赵涛觉得总算能说正事儿了,就开口问道:“小秋,你说这个进学生会的好机会,我该不该把握一下啊?”

“该。”于钿秋考虑了一会儿,很坚决地说,“但你不能只当干事,那没用。每年学生会有一大堆干事,就是跑腿瞎忙活,简历都写不进去,对你未来没多少好处。”

赵涛的心里立刻就打起了退堂鼓,“凭我的本事我也当不上别的了啊,我还说就去学生会锻炼一下能力呢。”

“你以为学生会里的那些职位都是凭本事的吗?”于钿秋吃下最后一口,把筷子往碗上一横,神情中又多了几分老师的气势,“凭什么本事?成绩?本部还好,你们院的学生会你看看里头有几个系里前十的?能说会道和知道跑关系算是本事的话,那才没错。”

“那……我是不是就别去了?”赵涛苦笑道,“我也就嘴上能说点,跑关系可要为难死我,那还是算了,我就安安稳稳努力学习吧。”

“其实你真该试试,”于钿秋沉吟片刻,开口道,“上次的活动,你交的稿子就很不错。”

“可按你说的,我不会跑关系,就是给人跑腿的命,那还费什么力气。我是不愿意干那些请客送礼溜须拍马的事。”他撇撇嘴,不屑地说,“有那精神,我还不如哄我喜欢的姑娘去。”

“你不用跑关系。”于钿秋似乎下了什么决心,缓缓道,“我就是你的关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