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一十二章

“小秋,你……舒服了吗?”喘息着拉开椅子坐下,赵涛看着于钿秋湿淋淋的下体,柔声问道。

那成熟的果肉中央,刚才射进去的精液这会儿才回流出来,流过阴门,流过阴唇,缓缓在丰满的大腿内侧拖曳出蛞蝓爬行般的一道。

“你说哪里?”于钿秋的气息也很急促,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大腿之间,扭头望了一眼桌上,拿过一个笔记本,从最内撕了张干净些的纸,在手里揉软,“心里,还是身上?”

有三个女朋友,赵涛已经很习惯在裤兜里揣一包手帕纸,他立刻拿起裤子掏出来抽了两张,蹲下去一边帮她擦拭,一边柔声说:“我来,别用那个,脏。”

于钿秋盯着自己手里皱巴巴的纸,自嘲一笑,“没所谓,我还不如它干净呢。”

“小秋,男女情爱是原欲,哪有什么脏不脏呢。即使道德有瑕疵,做错的也是咱们两个,和脏无关,更不是你一个人的原因。”他仔细擦干净后,在她茂密的毛发间柔情一吻,站起来搂住她,小心翼翼地说,“而且,你丈夫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妻子娶回家,不该是用来好好爱惜的吗?”

“那……错的也是我。”她软软靠在办公桌上,面颊上的绯红还未完全消退,“我要是真的对婚姻没有留恋,离婚不就好了。离了婚,我和谁做爱都可以,可我没有。”

她的声音又有些哽咽,“我还是不舍得……我不舍得孩子,不舍得我的名声,我不舍得稳定的工作。婚姻其实就是交易,拿感情换来一堆东西,最后感情没了,所有的……也都舍不得扔了。我那天晚上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张星语,我才发现,我竟然这么羡慕她……”

“于老师,你不是也曾经奋不顾身过么,轰轰烈烈的爱,最后还是要回到你说的交易上。你羡慕她的现在,其实就等于在羡慕曾经的自己,这有必要吗?”他轻轻抚摸着她发凉的大腿,柔声劝说道,“在什么年纪,享受什么样的生活。你当年不顾一切爱上自己老师,一直追求到和他结婚,不也是学校的传奇吗?人不可能永远活在轰轰烈烈的状态下啊。”

“可……享受着婚姻提供的各种好处,背地里,却出轨和你偷情,这不是很无耻吗?”于钿秋放下了裙子,盖住了他上下滑动的手,仿佛看不到,那只手就没有摸在她原本只属于丈夫的地方一样。

“对啊,我也很无耻啊。知道你有丈夫,还擅自喜欢你,非礼你,勾引你出轨和我偷情,我还同时交着三个女朋友,学校里估计都快有人对我杀之而后快了吧。”赵涛舔了舔嘴唇,轻声说,“可是我很开心啊,我承认我自私,我只想着自己舒服,可……不犯法不坑蒙拐骗,这也没什么大错吧。小秋,你……舒服吗?”

于钿秋沉默了很久。

赵涛也没有追问,就那么自下而上仰视着她,看她红潮退去,看她眼神渐渐冷静下来,看她抬手梳了梳鬓发,看她把脱下的内裤拿在了手里,愣愣望着。

“舒服。”不知道多久,夕阳都把血一样的颜色透过窗帘的缝隙,洒满了于钿秋的轮廓,她才呻吟一样轻声说道,“真的……很舒服。可能,我恋爱那么多年,结婚这么多年,直到……直到今天下午,才真正做了一次爱吧。”

她双手缓缓蒙住了脸,“我真想就这么一直和你偷偷摸摸下去,可我又不知道……等到你毕业,等到你离开这里,或者你的女友们发现,骂我是个无耻的女人,揭穿我,逼我离开你,到时候……我该怎么办?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可我尝过了,我尝过了啊……赵涛,你让我以后……怎么再离得开你。”

“其实……只是高潮的话,还是有很多方法的。”赵涛又觉得背后在冒冷汗,赶忙柔声说道。

可于钿秋似乎误会到了别的地方,她柳眉倒竖,面带愠色说:“赵涛,我……你真当我是什么轻浮的女人吗?我……如果不是莫名对你动了心,你就是……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也不会愿意的!”

“我的意思是,自己其实也可以。而且,还有一些玩具啊。小秋,高潮的快乐有很多方法的,我用手可以让你快乐,你的手不也一样吗?”他耐着性子好言好语道,“我知道,这些填补不了你心灵的空缺,毕业后,大不了我不去太远的地方,方便你偶尔有需要时候找到我,这不也很好吗?长期的情人关系,起码有助于你把那糟糕的婚姻状况继续维持下去,对不对?小秋,我喜欢你,我愿意做这个见不得光的人。”

他使尽了浑身解数,就想要于钿秋把心思转到偷情的路子上,再也不要考虑学张星语。

这女人当初能把师生恋修成正果,足够说明有奋不顾身的一面,此刻不过是满身牵绊动弹不得,真让她起了念头一发不可收拾,离婚不要工作跑来和另外三个女生争上一争也不是没可能。

真豁出去到那个地步,他才不信于钿秋还会满足于情人之一的地位,到了那时,那才是天大的麻烦事。

所以他一定要把她掰回正轨,让她坦然地享受已婚妇人偷偷摸摸的快乐,这样,至少能稳住到毕业,两三年的时间很长,再有什么问题,就到时候再说吧。

费尽口舌轻声细语说了半个多小时,外面天都渐渐黑了下来,于钿秋才颇为幽怨地叹了口气,点点头,轻声道:“好吧,也……也只能先按你说的办了。”

赵涛这才从紧张感中慢慢挣脱出来,在心里大大松了口气,抱住她亲了一下,“那以后,可就考验你别被丈夫发现的本事了。”

“他眼里只有书,我穿不穿内裤回家他都不会知道。能发现什么……”于钿秋苦涩一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老二,“我都不记得,他上次硬起来是什么时候了。”

“可你这么捏,我马上就要硬了。”赵涛喘息着轻咬着她的脖子,握住她手腕不让她的手挪开,“小秋你这么美,暴殄天物,是你老公不对。以后,我来替他好好爱护你。”

于钿秋看了一眼表,哎呀一声推了推他,“今天不行了,咱们赶紧走,这都过锁门时间了,别一会儿下面值班的学生上来再撞见。光顾着说话,把这个给忘了,你也快穿衣服吧。”

看来她已经差不多恢复理智了,赵涛笑了笑,麻利地把衣服穿上,拉开门看了看外面,说:“小秋你先走,我一会儿再下去,我可以说我在三楼图书室里睡着了,那门是碰锁,从里面能开,骗得过去。”

于钿秋嗯了一声,抓起提包挎上,匆匆忙忙穿过走廊迈下了楼梯。

赵涛伸了个懒腰,在饮水机里接了杯水,坐下喝了起来。

这个地雷,总算是没有炸开花。

哪知道,水喝到一半,脚步声就在走廊里响了起来。

他赶忙放下水杯出去把门一带,装成刚从图书室出来的样子准备往外走,可一抬头,就傻了眼,“小秋,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于钿秋铁青着脸站在那儿,欲哭无泪地说:“可能……值班学生上来看办公室锁着门没开灯,以为……没人。现在,大门从外面锁了。一楼全是防盗窗,咱们……咱们走不了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