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一十章

最后,周五的晨跑还是暂停了一天。

赵涛适应锻炼强度后恢复的那点体力,连着卵袋里的那点存精,全被三个女友榨了个干净。

开始的比赛,杨楠高潮了两次,喷得挺远,可张星语这次发挥简直超常,那一道飞沫,竟然有好几滴直接上了墙,打出了一场完胜。

输了的杨楠要在床上找回场子,正好把即将回家的余蓓让给了赵涛。

分别在即,他怎么也不好意思连这点力气都省下来,便施展浑身解数,在余蓓身上卖力耕耘。

感受到他的心意,余蓓湿润得快,高潮也来得不算太慢,比起从前冷感时期,简直天地云泥。

那边张星语在杨楠的玩弄下不情不愿高潮了两次,余蓓就在赵涛身下泄了一回。

张星语不服气杨楠一直进攻,反倒先一步用上了那条皮裤衩,红着脸塞进去朝里那根,就抓住杨楠的脚把她压在下面,学着赵涛的样子前后抽插起来。

还挺神奇,最后赵涛射精在余蓓里面的时候,张星语也狠狠耸了耸腰,和爽到花枝乱颤的杨楠一起,陪着他同时去了。

既然即将暂时告别的是余蓓,那等四个人都先爽过之后,重点自然就集中到了她一个人身上。

赵涛一心好好表现,侧躺在余蓓身边,亲吻爱抚得比杨楠还要卖力。杨楠刚被张星语干了个通透,穴心子一抽一抽美得半天没回过气,精神过来之后,就搂着张星语一上一下在余蓓身上刺激撩拨。张星语一直都当余蓓是赵涛心中提也提不得的最爱,当然尽心尽力曲意奉承,那小小舌头探到余蓓敏感花苞上后,真是比撩拨赵涛龟头时候也不逊色多少。

这样被三人围攻,余蓓就是没其他两个那么敏感,也免不了春水潺潺,嫩白的脚丫不多久就乱蹬起来,被赵涛死死吻住的小嘴里酥软呻吟连绵不绝。

等她双脚一勾挺腰抬臀去了一次,杨楠替下张星语的位置,拿上按摩棒陪着一颗跳蛋给她里外夹攻。而张星语则身子一仰,钻入到赵涛胯下,搂着他腰抬起头来,轻轻衔住还不太硬的老二,温柔吮吸。

再次勃起之后,赵涛鼓了鼓劲儿,趴上去重又送入到余蓓体内。

而杨楠,则笑着把那颗湿漉漉的跳蛋,塞进了余蓓小小的屁眼中。

和男人正好相反,女人的高潮,间隔只会越来越短,耐力只会越来越差。

情潮涌动的余蓓,很快就在跳蛋的震动中尖叫着泄了,一腔爱蜜之中,软软的花心被赵涛粗壮的肉矛依旧不断戳刺,双乳被两边小口交替吸吮,三十根手指在她酥软娇躯上往复游走,那满心满肺的快乐无处可去,只有再度冲向麻痒酸沉的下体,伴着心爱之人有力的抽动碾磨,一次次汹涌而出……

等到余蓓满身通红摇头告饶蜷进被窝里吵着休息,腰酸背疼的赵涛才一躺下,杨楠又跟张星语一左一右凑过红唇嫩舌,两面夹击舔吮起来。

锻炼身体差出的这两三天,最后还是一次性还了个干净。

别说最后隔天的晨跑都没起来,中午余蓓的火车,都差点睡误过去。

余蓓回去后,赵涛的生活很快变得规律起来。

早上去跟杨楠一起晨跑,回来洗个澡,三人一起出发上课,中午在家陪着张星语把深蹲做了,下午继续上课,期间有空闲的时候,能去自习室找孟晓涵补习一下英语,晚上则是有课上课,没课回家上女友。

张星语和杨楠在床上配合越来越好,吵架也渐渐少了,就是斗嘴似乎成了习惯,有时候左右两边夹住肉棒舔着,还要抽冷子说上两句。

杨楠原本是惦记着张星语较多,可张星语大概是不爱被她玩弄,总是反客为主,压着杨楠干个不休。杨楠嘴上虽然嚷嚷,可惜下面爱液横流,高潮迭起也就只剩下享受的份。

这么过了一周有余,金琳再次打电话提起了学生会的事,赵涛应付几句,说再考虑考虑,就先挂了。

不过这次他倒并不是随口敷衍,而是认认真真考虑起来。

他自己犹豫不决,只好问问身边人的意见。

余蓓照例是只要他高兴就好,杨楠举手赞成,张星语则当即反对。

为此,杨楠和张星语还在家里半认真地争执了足足一顿饭,杨楠的意思很直接,赵涛将来养家压力大啊,不努力争上游,三个女朋友姑且不论,三个女朋友的娃,总要养得起吧?

而张星语则坚持认为她们也可以努力工作,干嘛非要赵涛养家,就算赵涛养,一个学生会,去不去又有什么干系?

争到最后,相当于一票弃权一票赞成一票反对,让赵涛更加没了主意。

这个周末,他先趁着一起自习的机会问了问孟晓涵。

孟晓涵斟酌一下,觉得他应该去试试看,毕竟,三本的课程压力从大二开始就急转直下,多出的时间参加一下学生会活动,起码有助于培养人际关系,孟晓涵在本部的学生会,其实也是挂着名的干事。

想了想,也不知道还有谁可问,赵涛纠结半晌,找了个没人地方,干脆给于钿秋打了个电话。

这种时候,听听一心向着他的老师怎么说,应该比较有参考意义吧。

“喂,于老师,你忙吗?”

没想到,那边的回应意外的十分冷淡,“还好,有事就说。”

“啧……于老师,咱们之间,不至于闹到这个份上吧?上课你爱理不理也就算了,咱们是学生老师,我有女友你有老公,避嫌点应该的,打电话你这么冷冰冰,就太没意思了吧?”

“赵涛,你……”于钿秋似乎有些生气,但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克制住了,压抑着说,“你有什么事快说就是,不然我要挂电话忙去了。我可没你那么清闲。”

一股隐隐的火气从心底涌上,赵涛想了想,寻思杨楠一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惯了,张星语也早承诺过只要他不再增加新女朋友,别的事她就当不知道,孟晓涵和金琳都不好招惹,他暂时不敢念想,可于钿秋,凭什么冲他大呼小叫?

真忘了自己还有个满是印子的裤衩在他家柜子里锁着吗?

不过那股戾气一闪,就被他压了下去,最近生活甜蜜诸事顺利,犯不着真动气,就柔声道:“于老师,我是有点事想请教你,关于学生会的。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和你当面谈谈。不考虑别的,你就当是你的学生,需要你的人生经验,可以吗?”

于钿秋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那你准备在哪儿见面?”

赵涛看了看外面接近傍晚的天色,想着这几天张星语和杨楠前后脚来了月经,正在家抱着热水袋看电影,心里一动,说:“要不,就在图书馆三楼的值班办公室吧,你有钥匙,那边也清静,你说呢?”

“这个时间,图书馆就快关门了吧。”于钿秋似乎有点犹豫,他好声好气的说话,他也不好继续那么生硬,“电话里说不行吗?”

“老师,”他干脆彻底放软了语气,充满暗示意味地说,“我想单独见你好好谈谈,这……都不行吗?”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于钿秋沉默了几秒之后,突然爆发一样地说,“你这么一直招惹我干什么?你有三个女朋友陪着你了不是吗?她们一个个年轻貌美,都正值青春年华,你就安心陪着她们不行吗!我就算上辈子欠了你了,这辈子被你那么羞辱,也还清了吧?你就非要我没了脸,家破人亡才高兴吗!”

这怒气把赵涛着实吓了一跳,让他愣了好一会儿说不出话。

但马上,他就明白过来,这显然是一场憋闷了大半个月的,混合着浓烈醋意的宣泄。

相当于,对张星语所有羡慕嫉妒的具现。

他想了想,清清嗓子,认真地说:“于老师,我知道,你……日子过得很辛苦。可咱们都有自己的人生,如果真的脱离原有的轨道,我承担得起,你呢?”

听筒里传来于钿秋急促的喘息声,但是,没有回答。

“于老师,我知道你的心意,可对你我来说,彼此付出的感情必须有一个红线,我不能越过,而你……更是如此。”

“对啊。”她似乎平静了一些,“所以……你就不要再理我了,这样最好。不是吗?你守着你的女朋友们逍遥快活,我……我安安分分做我的老师,上课,出卷子,判分,回家洗衣服,做饭,陪……陪老公看电视,读书,睡觉。不……不就是不做爱么,不就是……不就是没人爱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捧着手机楞了一下,心里泛起一阵酸楚,原来,没人的空房子里会感到孤独,而有老公孩子的家里,也一样会有这种不被怜爱的寂寞。

婚姻……原来是这么恐怖的一种东西吗?

“于老师,你别这么说,我听了……心疼。”他靠在墙上,轻轻说道。

那边陷入到又一段沉默之中,半晌没有动静,只有沉重的呼吸声显示,电话还没有挂断,还在走话费。

“于老师,既然我让你这么痛苦,那对不起,以后……”他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说,“我不会再招惹你了。如果上课你还维持得住,咱们就继续保持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如果……你连看到我都会感到难受,你不用说,给我个暗示,我能明白,从此以后,你的课我就不再去了。我不在乎挂科,也不在乎学分,不能毕业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好受些,能表达我的歉意,那就够了。对不起,于老师,真的……对不起。”

那边传来一声克制的抽泣,跟着,于钿秋带着哭腔的嗓音传了过来:“六点半图书馆关门,现在差十分五点,五点钟,我在三楼值班办公室等你。咱们……干脆就把一切都说清楚吧。”

“好。”赵涛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沉声说,“只要不破坏你的家庭,不让你难过,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