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百零二章

一开始,张星语就是最紧张的那个。

除了澡堂子里,她显然不习惯在赵涛之外的人面前裸露身体,并被肆无忌惮地亲吻、抚摸。可她愿赌服输答应了杨楠,没办法抵赖,看着赵涛一脸兴奋,更不忍心扫了他的兴,只好往他那边爬了爬,在他身上摸来摸去,试图让心爱男人身躯的触感,缓解心里的抵触和不适。

“星语,做都做过了,又不是头一回,还这么绷着干什么。真一点都不舒服吗?”杨楠的嘴唇一直盖着张星语的乳晕,用舌尖在娇挺的蓓蕾上拨弄不休,连说话也不舍得离开,细长的手指二并成一,早忍不住钻进了张星语柔嫩的蕊心之中,熟练地刺激着只有女人才最了解的敏感点,“要不舒服,你怎么湿了?”

“我……我自己摸也会湿啊。”张星语不甘心地反驳道,“再说……呜……再说我和赵涛亲嘴了,他亲我……我……我就浑身舒服……”

赵涛正温柔缓慢地抚摸着余蓓尚未完全松弛舒展的娇躯,听张星语这么一说,挪了挪位置,一边继续爱抚着眯起眼正颇为享受的余蓓,一边凑过去低下头,一口吻住了张星语的嘴。

“嗯嗯……”张星语欣喜地呻吟一声,立刻用嫩嫩的小舌卷住了他的舌尖,恨不得打上个死结,永远不要解开。

杨楠抬眼一笑,手指突然往深处一钻,贴住张星语内部微微隆起的亢奋点,猛地就是一阵狂挖。

“呜?唔……呜呜——”张星语马上就夹紧双腿,只可惜不舍得放开赵涛的嘴,仅能小幅度摇头,酥软无力地用哼声抗议。

赵涛存心想让张星语突破对女生之间玩法的心理障碍,抱着余蓓就往张星语身边拖了一下,跟着突然撒开嘴,转而退到了床边。

余蓓跟赵涛之间早就是一个眼色就够沟通的默契,当即双手把张星语略显惊慌的小脸一捧,柔声道:“星语,你真的好漂亮呢……”紧接着低头一吻,用自己柔软的小嘴堵上了她的。

赵涛看了一下张星语臀部的位置,双腿半悬在床边,正是个不错的绝佳机会,马上伸腿把碍事的椅子板凳全都踢开,亮出了空空旷旷的地面。

这种普普通通水泥地,落个湿印子上去还是很明显的。

杨楠斜眼看了一下,心领神会,抽出手指把已经湿透的小穴让给赵涛,自己一门心思对张星语娇巧可爱的乳房揉捏舔吮。

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成了摆在餐盘上供人分享的美肉,张星语心里更慌,可余蓓她不敢推开,杨楠她不能耍赖,正不知道赵涛在哪儿的时候,就觉胯下突然一暖,身上多出了第三张嘴,那条熟悉的舌头长驱直入,扒开了最羞耻的缝隙就是连番搅动,让她当即就连心都化了大半,终于闭上眼睛放松下来。

而且,赵涛正式参与进来后,她的熊熊爱火被点燃,多出那两个女生的刺激,她终于也豁出去放开心防,随着亢奋起来的激情试探着予以回报,她反把舌头顶入余蓓的小口,在里面尽情地钻探,同时伸出手,报复一样用力捏着杨楠的乳房和奶头。

杨楠也不吭声,张星语捏得一疼,她就笑嘻嘻在张星语的乳头上不轻不重咬一口,两三次下来,张星语就知道什么叫手指别不过牙齿,乖乖给她轻柔爱抚起来,爽得她眼睛里都快淌出水来。

赵涛蹲在床边地下,先是捧着张星语的臀部温柔舔吻,结果她的快感来的太急,不自觉就把两条大腿夹了过来,他干脆抓住她的双脚,往上一推,让湿润的花蕊彻底袒露在眼前。

随着舌头的动作,他清楚地感觉到掌中的细长脚丫因为快感而不自觉地用力,足弓时而蜷曲,时而舒展,脚趾时而缩紧,时而上翘,时而张开,真的好似与小穴连接在一起,也被舔出了反应似的。

望着眼前这原本多毛的蜜桃,如今成了光溜溜的白板小穴,赵涛不自觉地亲吻得更加认真。

此刻的三个女孩,余蓓在他粗暴的强奸中失去了处女,杨楠半推半就在一场谋划里丢掉了初夜,而张星语,更是在不知多么绝望的心情下牺牲一样地主动坐下在勃起的肉棒上,让他冷酷的欲望钻透了她脆弱不堪的防线。

那本该是在柔情蜜意的晚上,或情不自禁,或水到渠成,用来留下无比美好记忆的东西。可却因为来得太过容易,就那样,被他挥霍掉了。

一生一次,三生,也不过三次。

没了,就回不来了。

他嗅着张星语饱满蜜裂中充满情欲的味道,舌头不断地尝到爱蜜微微发咸发涩的口感,这成熟的性器,已经饱尝过交欢的美好,青涩与稚嫩,都在一次次精液的洗礼中彻底消失。

所以其实没有什么弥补,也不可能弥补得上。

他惟一能做的,也就是好好照料她们各自的伤口,以力所能及的回报,滋养她们容易满足的渴求而已。

舌尖突然传来被嫩肉包裹圈住的感觉,他用力往里顶了顶,膣口却收缩的更加厉害,很快把他本就无法深入的舌头推了出来。

张星语高潮了。

她愉悦的呻吟被余蓓堵住而变得犹如哽咽,她翘起的乳头被杨楠左右照顾而胀到好似肿起,她充血的下体流淌出她心底的甜蜜,双腿的每一根肌肉仿佛都在表达着快乐的情绪。

张星语的高潮充满了情欲的感染力,余蓓吻着她,手已经忍不住放在了自己小巧的乳房上,捏着嫣红的花苞微微搓动,杨楠更是拉住张星语的放在了自己胯下,黏滑的汁液,转眼就染透了张星语的手指。

赵涛已经硬得发痛,可他还是忍住了。

他想看张星语和杨楠到底谁喷得比较远,而刚经历过普通高潮的张星语,正是最适合潮吹一次的时候。

他喘息着站起来,在张星语充满期待的目光中,伸手拿过了旁边桌子抽屉里的按摩棒。

余蓓趴在张星语的上半身,两人的乳房挤压成四团,乳头彼此摩擦,碰撞,而四片花瓣一样的嘴唇,依旧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杨楠换去了更靠下的位置,她半蹲半坐压住了张星语的腰,把她高潮后还绵软无力的双脚拉起抱在了胸前,悠然一根根吮着她的脚趾,舔着她的脚背,脚心——赵涛教会她的事情不少,甚至包括被余蓓勾引出的对脚的喜好。

而赵涛就蹲在侧面,一手握着按摩棒绕进张星语的大腿之间,轻压着敏感的阴蒂缓缓绕圈。而另一手,正用已经很熟练的方式,用力摩擦阴道上壁那敏感的区域。

“唔……呜呜……”

张星语扭动着,可双手除了余蓓的身体和杨楠的屁股,什么都摸不到。

“呜唔——唔、唔!”

张星语的脚向内勾起,小腿因为用力,腿肚上提内收,而显得更加纤细。

“嗯!嗯嗯!嗯嗯嗯唔……呜呜——!”

甜美的震颤从赵涛的指尖瞬间席卷全身,张星语的臀部猛地一挺,从床上弹起了几厘米。

旋即,就在赵涛亢奋的视线中,一道微微发白的液体,有力地从膣口上方更小的洞口喷射出去,远远落在了地上。

赵涛马上拿起电脑桌上的笔,跑过去蹲下,在最远的痕迹上,用力划下一道,描粗。

他抬头看了看和床之间的距离,暗赞了一声,好样的,这都快有两米远,几乎喷到墙上去了。

杨楠,这可赢不了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