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九十七章

这话直接把杨楠的斗志燃烧到了极限,要不是血统有问题,估计头发变长变黄发个光绕点闪电妥妥的没问题。

一人三瓶下去,她还唯恐这一捆十瓶啤的不够劲儿,万一张星语量大尿两泡就没事岂不是分不出胜负,嚷嚷着让张星语等会儿,披上衣服就下去院里小卖铺买了一大瓶白的。

张星语也不傻,杨楠前脚出门,她后脚就去厕所抠着嗓子先哇哇吐了一场。

赵涛和余蓓分了一瓶,小口小口喝着,谁也没吭声,安安静静看她们俩各显神通。

杨楠回来后,大概是嫌换了白的还不够快,急着分出胜负,直接一拍桌子,要求搀着喝。

这俩一看就只听说过这种喝法没实际尝试过,初生牛犊不怕虎二愣子女生不怕吐,咣咣仰脖,没多久,白的就下去了小半瓶,啤酒瓶也空了两个。

“好了!差不多行了,别真喝去医院!”赵涛虽然对酒也不太熟,但总觉得这么下去肯定伤身,看俩女生满面酡红,眼睛都有点发直,赶紧出声阻止。

但醉了的人,从来没有服气的。

杨楠一扫胳膊挡开余蓓,张星语也双手一捧把杯子护到胸前,委屈地说:“干嘛啊,还没分出胜负呢。我要和你睡,我不管,我就要和你睡,我就要,就要!”

赵涛一愣,结果那俩互瞪一眼,又是一杯斗了下去。

然后,胜负就分了出来。

平手。

杨楠啪唧就趴在了桌子上,张星语也几乎同时一歪,险些滚到地上,幸亏赵涛及时把她一搂,抱进了怀里。

这下晚上可乱了套,赵涛和余蓓也顾不上再吃,赶紧一个个抬到床上躺下。

这一顿酒拼得过了头,不一会儿,俩人就先后吐了一通,盆子没全接住,满地都是秽物,屋里的烂橘子味呛得赵涛头疼,赶紧开窗透气。

吐过之后,俩人就跟还在比赛一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起了胡话,有的听不清,有的听清了也没法接茬。听清的里头,有的听了让赵涛心头一暖,有的听了让他鼻子一酸,有几句说完,连余蓓都忍不住叹了口气,拿起毛巾轻轻擦着张星语一副要哭表情的脸,柔声道:“星语,睡吧,睡一觉,就没事了。”

“嗯……赵涛呢……我要赵涛……”她迷迷糊糊伸手在旁边摸了起来,摸了两下摸到杨楠的身上,先是哼唧着靠了过去,结果摸索几下摸到了杨楠的胸,又哭丧着脸翻过身,“赵涛呢……他去哪儿了……别不要我……别不要我啊……”

赵涛赶紧过去握住她来回摸着找人的小手,柔声道:“我在,你醉得太厉害,我照顾你呢。睡吧,赶紧睡吧。”

她眼睛勉强睁了条缝,跟着闭上,梦话一样断断续续对着他说起了话。

那大都是一些凌乱的碎片,每一句上下都没什么关联,一会儿说起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表哥,一会儿说起曾经自己有多么孤独绝望,一会儿说起追她的男生没有一个关心她的痛苦,一会儿说起不管她好看还是难看女生都会排挤她。

说到最后,就只是在重复着一个类似的意思,能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真好。

相比起这边的醉话,杨楠那边就好懂的多。

“操你妈督瑞尔!”

“嘿嘿嘿,张星语,你这回落到我手里了吧?”

“小蓓,我不是故意吃你醋的……我喜欢你,我就是更爱赵涛啊……”

“干你大爷大菠萝!”

“来啊,把胸给我摸摸啊,洗澡时候碰一下就跟我急眼,这会儿……呵呵,还不是随便我。”

“小蓓……我不要赵涛跟张星语睡……”

“妈逼的,怎么又是督瑞尔啊!”

赵涛看着笑到趴在床边捂肚子的余蓓,无奈地说:“过后我就教她怎么用修改器。”

忙活收拾了一会儿地上的东西,看她俩终于安静下来,他松了口气,往椅子上一坐,“争争吵吵半天,最后还是咱俩一起睡,她俩并排躺了。”

余蓓抿唇一笑,探头闻了闻,说:“给她俩擦擦吧,身上还粘着吐的东西的味儿呢。等给她们收拾好,咱俩就去隔壁睡。”

“嗯。我……”赵涛挽起袖子,刚要说自己去兑一盆热水,心里突然一动,笑道,“小蓓,你去兑盆热水,我帮她俩脱衣服,这活儿我熟,准比你利索。”

余蓓不疑有他,只当他又犯懒,不愿意干麻烦的活,起身就往厨房去了。

赵涛嘿嘿一笑,望着两个醉态可人的小美女,满脑子飘过的都是有一阵子颇喜欢看的泥醉女系列小A片。

这可是现成的俩,还比女优漂亮。

想了就要动,他立刻过去关好窗户,免得俩妹子着凉再进医院,保险起见,他开开那个破空调送上暖风,跟着就上床忙活起来,三下五除二,就把张星语和杨楠剥了个精光,连小裤衩都没剩下,赤条条并排躺在了床上,只拉过两条毛巾被盖住肚皮。

他正把沾了秽物的衣服挑出来堆到一起,等着一会儿塞进洗衣机,余蓓端着水走了回来。她一眼瞧见这场面,一时间没想到赵涛想干什么,忍不住道:“哎呀,就擦擦脏了的地方就行,你怎么给脱成这样了,是要洗澡么。”

赵涛嘿嘿一笑,拿起盆里一条毛巾拧了一把,擦了擦杨楠的嘴角,跟着在脖子上随便一蹭,就挪到了那团俏生生的奶子上头,用毛巾轻轻磨擦着那颗颤巍巍的乳豆,笑道:“你说她俩醉成这样,还会有生理反应吗?”

余蓓脸上一红,这才知道了他的打算,蹲下拿起另一条毛巾,小声道:“我怎么知道。”

“那你猜。”

“我不猜。”余蓓撅了撅嘴,自顾自给张星语擦了起来。

赵涛一愣,赶忙下床,把毛巾往盆里一丢,过去就从背后抱住了余蓓,轻轻吻着她的耳根,柔声道:“小蓓,这……这你也吃醋啊?”

“也不是……”她微微皱眉,嘟囔道,“我就是觉得,她俩醉得挺难受了,还是……因为你,你就让她们好好休息一下吧。”

“万一真有反应呢?有反应就说明有快感,那舒服一下她们不是休息得更好?”赵涛柔声说道,“小蓓,有你在呢,她们要是真没反应,我还能强奸不成。瞧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余蓓默然片刻,才说:“那你小心着点,她们哪里不对劲,你可赶紧停。”

“你也一起来,顺便监督不就完了。”他笑着吻住她的后脖子,双手一拽,就把她裤子一口气扯到了膝盖窝,露出光溜溜的小屁股。

“别……别别,”余蓓赶紧扭身一躲,笑着摇摇头,“你还是先闹她们吧,万一她俩真不舒服,我还有力气帮你一起收拾。”

“哦……那好吧。”他凑近脑袋,还是从她那儿要了一个缠绵湿吻,接着才把衣服一脱,赤条条跳上了床。

床上躺着这俩斗起嘴来,那真是让他插不上话,还是这么喝醉了乖乖躺着,看起来娴静可爱得多,他坐到俩人中间,左边摸摸奶子,右边抠抠小缝,左右都人事不省,肯定不会吃起醋来,叫他心头一派轻松,连胯下那根硬起来的老二,都格外有劲儿。

他搓了搓手,把指头伸进两边嘴唇之间,学着A片里那样来回画圈,想试试看能不能真把她们小嘴撬开。

结果忙活半天,杨楠嘴巴就开了条缝,张星语的小嘴反而闭得更紧,还哼唧了两声。

嘶……他想了想,跳下床站在边上,抱着杨楠往外拖了拖,让她的头仰到床边,跟着伸手捏住下巴,想看看能不能推开。

“赵涛,她迷迷糊糊的,你放进去,就不怕她一口咬住啊。”余蓓赶紧过来拍了他一下,跟着就跟年轻妈妈对着胡闹的孩子一样,无奈地叹了口气,抱住他的腰蹲了下去,“你别这样闹了,我……我给你亲。”

说着,她的唇瓣,就熟练地夹住了昂起的龟头,不需要手的帮助,就那么蠕动着吞了进去,灵活的舌头,顷刻就让快感传遍了赵涛的全身。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