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九十四章

赵涛当然不清楚,他很确定自己没有舍生忘死地深爱过谁,唯一可能有机会接近的那个,却已天人永隔。

他好奇地问了几句,但余蓓没有再说,而是起身去换了衣服,准备跟他一起午休。

可杨楠、张星语都在上课,上午最后三瓶液体他起码睡了两瓶半,反正扎针的手有人寸步不离盯着,睡得非常酣畅,这会儿精神正好,哪有心思午休,望着余蓓拖鞋里白生生的脚丫,很自然的来了兴致。

从当年夏天故意碰掉东西下去偷看开始,他就对余蓓的脚没有多少抵抗力。

余蓓当然不会拒绝他,他相信,就算是多么过分的要求,她只要能做到,就一定会尽量满足。

这种无底线的屈就,险些就唤醒了他心中原始的野兽。幸好,现在不会了,时隔两年,他终于又找到了在柔情中享受性爱的感觉。

他当然要将这种喜悦,分享给最重要的余蓓。

他这才发现,女生的心思有多么敏感,他曾经以为自己这个男朋友表演得勉强算是合格,哪知道这次真的动了情,她竟然马上就发现并被感动,顷刻就回报以热烈到前所未有的反馈。

那不同于往常温顺的侍奉,不再是满心满腹只装着如何让他更加愉悦的状态,也许是小别重逢,也许是杨楠此前帮她找回的高潮起了作用,这个中午的余蓓,终于显露出了她对赵涛发自肉体的渴求,与心灵上一直以来的羁绊缠绕、融合,化为一体,让她前所未有的湿润,娇媚,散发出此前不曾见到过的性感。

只要这么简单的投入,就能换来如此丰厚的回报,这世上,还有如此便宜的交易吗?难怪真正的爱情骗子,往往可以无本万利,被爱情冲昏了头的女孩,简直犹如没了壳的蜗牛,柔软,娇嫩,脆弱不堪。

“赵涛……我……我好想要……”小小的乳珠几乎化在他的口里,余蓓握着他昂扬的肉棒焦急地套弄,柔美的脚掌贴着他毛茸茸的小腿不停的上下摩擦,嫣红的小嘴里,发出了难以忍耐的呻吟。

曾经快一个小时的耐心爱抚,也到不了如今爱蜜四溢红潮遍体的程度,而从解开她的衣服,褪下她的睡裤到现在,不过二十多分钟而已,他看了一眼表,明白了什么叫做事半功倍。

他呼出一口长气,内心也随着投入的情意而变得急切,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满足她的要求,而且这冲动之中的主导,终于不再是负疚和原始粗暴的性欲。

这么值得好好呵护的,小白花一样的姑娘,为什么……曾经就那么不知道珍惜呢?

他深深地吻了她一会儿,五指捏弄着她微微涨大后更显圆润的嫩乳,爬起来,甚至等不及把她脱光,就那么保持着裤子还抻在膝弯的状态,捧住她的屁股,从中央的缝隙,坚挺地向里刺入。

多汁的果肉体贴地向两边分离,伴随着余蓓娇美的嘤咛,他深深地埋了进去。

她眯着朦胧的眼睛望着他,主动勾起秀气的赤脚,凑到他的唇边。他扭头,一口就含入了她涂着粉粉指甲油的脚趾,这始终撩拨着他心弦的脚丫,终于不再被看作一对美丽可爱的玩具,而是他亲爱女友身体的一部分,一个无法抗拒的魅力点。

他吸吮着她的足尖,双手捏着她充满弹性的大腿,开始了轻柔的抽动。

“啊、啊啊……”她没有再习惯性的压制自己的声音,她扬起通红的小脸,像是急于让他知道自己的快乐一样,随着一波波涌上的情欲,坦诚地发出悦耳的叫声。

他不自觉地开始加速,紧绷的大腿冲击着她半悬空的屁股,他想听到更多她这样的声音,想看到她更加激动万分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他不想靠道具,就想靠他自己,不想那么久,就想在这最热烈的时候,彻底投入进去。

随着他的投入,余蓓也打开得更加彻底,她双手扶在自己的臀下,主动扒开了缩得过紧爱液太多而让他滑脱了一次的缝隙,纤细的腰肢,也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动,好像恨不得让展开的褶皱中露出的嫩肉,全部禁受一遍粗大器官的洗礼。

欲火飞快地燃烧到极限,他手忙脚乱地扯掉碍事的睡裤内裤,从她的腿间趴下,抱紧她,吻住,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她被封住的小嘴里不停地流泻着美妙的哼声,双膝并在他的身体两侧,小小的赤足内收,就像扶住了他的屁股一样,随着他插入的节奏下压,好似期待他能彻底贯穿自己的身体。

令人头脑发白的快感汹涌而来,赵涛狠狠吮住了余蓓的舌尖,浓烈的酸麻快感贯通了整个后背,凝聚在阴茎根部,化作一股热流,突然冲向前端,猛地喷射出去,一股、两股……

余蓓也抱紧了他,小小的鼻子好似弥补不上胸中缺乏的氧气,拼了命地急促呼吸,全身上下,所有能贴向他的地方,全都紧紧地贴住了他,所有肌肤贴合之处,都有火热的爱意在传递。

赵涛不知道余蓓这算不算是有了高潮。

因为她的身体反应和他所了解的那种高潮并不一样,她没有持续一段时间的紧绷,没有销魂地收缩、吸吮,没有出现那种短暂的好似失神一样的表情。

但他觉得她非常快乐,那种快乐,甚至强烈直观到超越了被快感击溃到失禁的女人们。

用心花怒放来形容,应该都要翻个十倍。

这喜悦实在是充满了感染力,让他射精的那点愉悦,都很快被淹没在肢体磨蹭软语轻哼的猛烈依赖感中。

他猜,在余蓓对他死心塌地了这么久后,他终于真正完成了对她迟到的征服。

这滋味,真是美极了……

这么愉快的性爱体验,赵涛当然不可能一次就罢休,而且,他总觉得余蓓没达到一次肉体意义上的高潮就好像缺了点什么,抱着她缓了口气后,他一路吻下去,钻入到被子里,开始用手和舌头传达自己最近分外澎湃的感情。

从她的唇到她的脚,同样是仔细地吻遍全身,动作甚至比曾经做过的更快,更蜻蜓点水。可她,却比曾经的状态湿润了好几倍,擦干不久的细嫩下体,很快就在他的指尖周围变得油滑温腻。

当然,比起杨楠和张星语两个水做的女人,余蓓并不能算是泛滥,到了最动情,忍不住蜷缩起来主动去吮吻他的阴茎时,被染湿的范围,也就到小巧的阴唇外侧为止。

在69的状态停留了很久,久到舌头下面那根筋都有点痛,赵涛才起身,翻过余蓓让她舒展趴在床上,拉开小小的屁股蛋,让长长的肉棒穿越两团雪白的山丘之间,钻入到黏滑柔软的溪谷之中。

这种体位,他可以整个趴伏在余蓓身上,只用小腿和手臂分担大部分体重,出入着刺激窄窄的嫩管中最敏感的前庭。

这次,他耐心地忍耐着,浅浅深深,左右旋转,爱抚她性感的肩胛,亲吻她光滑的脖颈,用自己的身体摩擦她整片雪白的后背。

这是他第一次给余蓓带来连续高潮的体验。

绵绵的温柔爱意,成功催化了她较为迟钝的快感,让不被她热爱的性欲,终于彻底变成了让她期待无比的情欲。

第一次高潮降临的时候,她攥住了枕巾,第二次的时候,她把脸埋进了枕头中央,第三次的时候,她忍不住翘起了小腿,双脚的脚趾,跟要抓住什么一样不断蜷曲伸展。

这之后,赵涛终于在即将射精的快感支配下开始了凶猛的冲刺,而余蓓,也在无法形容的美妙滋味中迎来了第四次、五次、六次……

最后赵涛射出去的时候,她的内部已经无力再收缩,而是软绵绵地抽动了两下,将粘稠的精液依依不舍地吸入到最深处子宫的入口外。

他低下头,把脸埋进余蓓带着淡淡汗味的发丝间,喘息着低声说:“小蓓,之前那么久……是我不好,我以后会改的,相信我。”

“嗯。”她的头用力点了一下,但还是埋在枕头中央。

他拿过两张纸巾,抽身而出,放在她的腿间,轻柔地擦去那一片狼藉,跟着侧躺下去拉高被子,抱着她,强行让她转过了脸。

并不意外,她早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通红的眼睛,像极了被遗弃多年后捡回到主人怀里的小白兔。

他一把搂住了她,把她抽泣的鼻头,押进了自己的胸膛中央。

“小蓓,在我怀里哭吧。让我……记住你今天的眼泪。”

“嗯……赵涛……我……我真的好爱你……”她抽抽噎噎地说,“可我……我之前……也真的好委屈……”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求你原谅我……求你……”他不自觉湿了眼眶,手臂,也跟着越搂越紧。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

就像是古旧的钥匙终于插入了生锈的锁,一扇被蛛网覆盖的沉重大门轰然打开。

安静的屋中,只剩下余蓓嚎啕大哭的声音,夹杂着赵涛带着哭腔的道歉,不断地,不断地回响……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