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九十二章

让赵涛有点纳闷的是,张星语这天一直都没有出现,直到晚上杨楠带着饭过来,也没见她跟着一起。

中午他还忍住了没问,心想她应该是有事,可晚上见杨楠到了,终究还是没憋住,拿着手机给她发了条短信,但问得很委婉,“导员那边怎么样了?解决了么?”

没回。

杨楠在那儿跟余蓓一起分盒放碗拿勺拿筷子,侧脸瞥他一眼,笑道:“联系谁呢?张星语?”

“嗯。”赵涛已经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她怎么一天都没个动静,导员那边没事儿吧?”

杨楠撇了撇嘴,嚷嚷道:“我吃醋啦。”

余蓓低头轻笑一声,端起盖饭拌了拌,放到赵涛身边床头柜上,没有作声。

“你不在的时候我也发短信找你来着啊。我又没偏心。”赵涛笑着说道,伸手在杨楠胸口摸了一把,“怎么这么小心眼了?”

“得了吧,全学校还有几个女生比我们几个心大的,都快让你过上皇帝生活了。你也就仗着我们不舍得你。换个性子烈的,保不齐一刀切了你的小鸡鸡。”杨楠哼了一声,“先别急着跟她发短信了,她这会儿估计还在导员办公室呢,下午她课都没听一口气写了仨小时检讨,于钿秋把她叫起来罚站了半个小时,她就搁那儿弯腰写,头都不抬,于钿秋脸都快绿了。”

赵涛忍不住拍了一下脑门,真是操了,这下于钿秋期末不给她把几门课都打上59. 5才怪。

实在不行,看来还真得他去想想办法求求情,再不然,直接上手威胁她一把算了。反正那种有家有小的已婚妇女,心里的顾忌肯定多。

“那中午呢?咱在这儿吃饭,她去哪儿了?”赵涛吃了两口,接着问道。

“去请客吃饭了。”杨楠的表情显得颇为玩味,还透着几分佩服。

“请客?”

“嗯,她把她觉得对她有意思,打算追她的男生挨个当面邀请,在食堂三楼点了一桌菜,请他们吃了一顿。”杨楠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个肢体动作是在否定还是在感慨,“我也是下午过去才听她说的,她……算是公开宣告,她这辈子就认定你一个人了,从此不会再跟任何男生单独碰面,让他们注意避嫌,还劝他们另找女朋友去。而且……还很认真地警告了一下,谁要是对你因为嫉妒有什么不当的举动,她绝对要他好看。”

余蓓吃惊地抬起头,似乎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一下,又把视线放回到赵涛身上。

“她……她这么搞……有点过了吧?”赵涛心里打了个突,“我……我也没那么小心眼啊。”

杨楠耸耸肩,说:“张星语说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说有的男生就是牛皮糖,觉得你恋爱了也能挖墙脚。”

“那样的男生还能被她这么一顿饭吓住?”

“应该能吧。”杨楠摸了摸下巴,小声说,“她早晨回家,换了上次那身大红,还化了妆,板起脸瞪着眼说话的时候,看着挺肝儿颤的。下午反正我看班上有俩男生看她的眼神已经跟看母夜叉一样了。”

这么一想,还真是,他赵涛突然对张星语有种汗毛根发凉的感觉,就是她大变身过来递情书公开表白开始的。

那种装束的她要是再配上那种刻意的妆,很容易让人想起恐怖片的标志人物,红衣女鬼。

“哦对了,”杨楠咽了口炒面,很佩服地说,“她还告诉那些男生,她已经跟你在外面过夜了。”

“噗——”一口盖饭喷了一半出来,赵涛瞪圆眼睛,“她连这也说?”

“我也不知道真假,这个不是她告诉我的,是另一个有男朋友的女生找我求证的。说她当着那些男生面说自己已经把一切都给你了,不可能再找别人,这几天没回宿舍,都跟你在一起,该干的都干了。还劝他们不要再在自己身上浪费心思,去找其他好女孩吧。”杨楠叹了口气,小声说,“她真够绝的,一点余地不留。”

“怎么没留。”门口传来张星语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她拎着小包,颇为得意地走了进来,“我跟他们说了啊,我说我和赵涛分开,只可能因为一件事。那就是,我死了。他们都被我的决心感动,还祝我跟赵涛白头到老呢。”

她还有空回家换了衣服,看样子,还卸了妆,显然是换回了赵涛喜欢的打扮,不过有一点不太一样,就是她把短发在脑后盘了个小发髻,跟在宣示什么似的。

“吃饭了没?导员那边怎么样了?来坐这边,别在门口站着了,穿堂风怪凉的。”赵涛赶忙一连声问道。

“我请导员在门口吃的饭,”她快步走进来,笑眯眯坐下,“处分是不能撤了,开除……要是我以后不惹事,应该不会。她就是一个劲儿劝我,我心里烦还不能顶她,憋得胸口疼。你没事吧?今天还咳嗽吗?”

“我差不多好了,明天输完液不发烧,就可以出院了。周末连着五一,休息个三四天,准能痊愈。”

张星语似乎是喝了点啤酒,脸色微红,扫了杨楠和余蓓一眼,轻声道:“我怎么觉着,你休息不了三四天啊?”

杨楠一挑眉,说:“都憋憋呗,憋不住,找我咯。”

“你有吗?”她一抬眼,笑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没有就不行。”杨楠一探头,充满暗示意味地舔了一下嘴唇。

“行了,吃饭吧,一直说话,东西都凉了。”余蓓敲了敲赵涛的饭盒,提醒说。

赵涛哦了一声,端起盖饭接着吃。

可张星语已经吃饱了,双手撑着床,晃荡着两只脚丫,望着杨楠还是一副很不屑的样子,“找你,你比赵涛买的玩具好玩吗?”

杨楠嚼着面含含糊糊地说:“你都尝过玩具的滋味了,还不知道那东西有人帮你用更舒服吗?”

“那是赵涛。你跟赵涛能比吗?”

“反正是玩具,你闭上眼还不一样。”

“才不一样。”张星语眯起眼睛,回味一样地说,“他的手,他说话、喘气的声音,他的味道,都跟你不一样。再说了,我摸他特别开心,摸你……你身上有什么我没有的吗?”

赵涛左看看,右看看,想了想,决定还是免开尊口,默默吃饭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