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九十章

射精完毕好几分钟后,赵涛还是不太舍得放开搂抱的手,嘴唇也依旧轻轻吮着张星语发凉的舌尖。她倒是已经瘫软下来,没了骨头一样融化在他的身下,眼睛仿佛失了魂儿,痴痴傻傻地凝望着他。

温暖的体液充盈在蠕动的腔道中,浸泡着并没有彻底软化的阴茎。

直到连急促的心跳都渐渐平息下来,他才担心着凉病情加重地放开、抽出,起身拿过床头的卫生纸,撕下长长一条叠了几下,轻轻压在她微微红肿的阴门外,然后拉过被子,就这么盖着两个人横在床上躺下,上面悬着半个头,下面蜷起来还悬着大半条腿。

既然知道她喜欢接吻,他当然没有在这上面吝啬的道理,手罩着她的奶包,又把嘴凑了上去。

她扭过头,闭上眼迅速沉醉进去,仿佛四片嘴唇一碰,一个开关就跟着启动,在她脑海里炸开了一片五彩斑斓的梦。

宁愿不醒。

乳房渐渐发胀,乳头渐渐硬起,娇媚的鼻息,也渐渐变的短促而尖细。

可她摇了摇头,抱住他,偏开头结束了这个长吻,柔声说:“好了,赵涛,我已经可好可好了,你别累着,再病得厉害,那我不得后悔死。”

“我好得差不多了。这点体力消耗,没事。”他笑眯眯地挪动胳膊,爱不释手地搓揉着她上提紧凑的屁股蛋。

而且他说的的确是实话,在他得到的女生中,仅有张星语,只要他按正常步骤射进去,不管时间长短,不论节奏快慢,甚至不需要任何技巧,就一定能跟着他一起达到高潮,获得情欲的满足。

这样的女生,对重视伴侣反馈的男人来说,绝对当得起尤物二字,那屁眼的销魂,甚至够得上夸一句名器。

一想到那有微小颗粒感,油润紧窄的美妙菊穴,他的大腿根就一阵发痒。

不过尽管肉欲涌向了那个地方,但他的心思却没真动过去。

因为张星语更喜欢前面。

为此,他愿意暂时只进入他的小穴,反正,今晚这次结合的感觉非常棒,甚至有了久违的名副其实是在做爱而不是交配的感觉。

在丰沛的雄激素里加上一点感情。原来一切就可以变得如此不同么。

“赵涛,你……是不是想要后面了?”他走着神一直在屁股蛋上揉来搓去,结果张星语似乎是误会了,小声说道,“那……那我得去先洗洗。”

“没有没有。”他赶忙把手放回她背后柔润的腰凹线上,郑重其事地说,“我是在想你刚才舒服不舒服呢。走神了。”

“舒服。”她贴到他的耳边,气息甜腻,“舒服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你亲着我,我就觉得好舒服,你摸我,我也觉得好舒服,你的……你的那个在我里面,每次动来动去,我也好舒服,而且……而且你今天和之前不一样,让我心里也好舒服,我真是……真是觉得,爱上你太好了。我真该上学期刚开学就去追你的……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早怎么就没发现呢……”

她柔软的唇板在他的脖子上来回磨蹭着,呢喃说:“以前……我偷偷看生理知识的时候,用镜子看过自己的下面,丑呼呼的,感觉好难看。我……我做噩梦的时候,还老是会梦到表哥的下面,虽然跟你的样子差不多,可我那时候就觉得特别恶心。所以,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把这么一根恶心的东西,放到我身上最丑陋的地方里面,射出一片鼻涕一样的液体,这样的生殖行为,怎么就好意思被称为做爱呢?爱这么美好的词,被放在这里,也太可笑了吧?”

“直到你让我变成真正的女人,我才明白答案。”她亲了一下他的胸膛,眼帘低垂,口气透着一股虔诚信徒般的味道,“这的确是做爱,你吻我,抚摸我,占有我,都让我感觉更加爱你,赵涛……刚才你亲着我的舌头,在我里面射出来的时候,我真是……真是爱你爱得恨不得……恨不得……”

她在这里神情复杂地吸了几口气,有些突兀地停顿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微微一笑,靠着他的胳膊,柔声说:“我真是选对了。”

实在没办法不被她强烈的爱意所感染,赵涛侧身搂住她,对视着她那两泓春水般的眼波,一句话差点就到了嘴边,想要让她彻底如愿以偿。

“我……”

可就在第一个字吐出口的刹那,一股仿佛源自噩梦深处的恶寒突然从尾椎浮现,顺着脊柱向上迅速攀爬,转眼就游走到双耳,绽放成闷雷一样的那句话。

“你给我记住了,全他妈是你害的!”

张星语有点担心地抱紧他,紧张地问:“赵涛,你……怎么了?你脸色突然好差,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那……那你赶紧穿衣服,我去叫医生。”

“不、不用。”他摇了摇头,稍微清醒了一些。

一种被惩罚的感觉笼罩在心头,他挤出一个微笑,吻了她一下,柔声说:“我就是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你,说不定,就快爱上你了呢。”

“真的吗?”

一瞬间,赵涛甚至怀疑自己在张星语的双眼里看到了绽放于深邃夜空的烟花,那满溢的情绪,顷刻就凝成了一串晶莹的泪珠。

喜极而泣。

“我会好好加油的……赵涛,我一定会更爱你的,绝对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了……我一定会是最爱你的那个……一定……”

看到他点头后,她连话都变得有点语无伦次,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最后把脸埋进他的胸口,在靠近心脏的地方,用力留下了一个吻痕。

她抬头的时候,一颗泪珠儿恰好掉在了新鲜的吻痕中央。

隔着薄薄的一层皮肤,冲破了血管的血在下,冲破了眼眶的泪在上。

仿佛,就此构成了对她爱意的最好诠释,留在他的胸膛。

他低头望过去,一片细微的刺痛,好像正在那下面缓缓流淌。

他觉得,自己的病,似乎就要好了。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五十九)

家中有事,提前更新。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