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八十九章

绞缠在一起,紧密包裹着手指的媚肉已经仿佛浸满了黏滑的油,赵涛喘息着低下头,一边往深处抠挖,一边用嘴巴咬下张星语连衣裙的领口。

她毫不犹豫抬起手,扯开了背后的拉链,连着内衣的肩带一起打开,顺着粉嫩的肩膊滑落下去。

病房里其实是有点凉的。

那裸露的出的雪白肌肤,转眼就泛起了细密的小疙瘩,连乳头的周围,都跟着浮现出一圈紧缩的纹路。

就像是要给她一些温暖一样,他张大嘴巴,卖力地含住了她微微颤动的乳房。

“嗯——”她抬起下巴,眯着眼哼出了声,向前挺了挺胸。

她的青春凝注在美好的身体中,让乳房饱满而富有弹性,让翘起的乳头还透着一股诱人的鲜嫩。

这是她在心底的阴影中保护了近十年的身躯,而如今,却全无保留地在他的唇舌、他的手指和他的阴茎前彻底敞开,敞开到不留余地。

他并没有用什么特别的技巧,也没有很用力,他只是温柔地将手指插入,轻缓地蜷曲,用粗糙的指肚,摩擦着她湿润的内壁。

但仅仅是如此,配合着唇舌围绕着翘起乳头的努力,张星语就已经动情到不能自已,微微颤抖着抱住他的后脑,乳房鼓胀,耻丘的小溪,更是犹如泛滥。

他挪开嘴,把下巴埋在她柔软的乳沟中,抬脸说:“星语,你……已经湿透了……”

“嗯……”她咬紧下唇,用鼻音酥软地回答,发出那悦耳轻哼的同时,柔嫩的蜜穴还裹住他的手指用力吸了一下。

“舒服吗?”他搂紧她的腰,向后坐到床边,有了发力的支撑点后,他的中指顺利深入到更内部的地方,指尖轻轻摩擦着最尽头那软中带硬的小肉疙瘩。

“嗯……”她向前挪了半步,分开双腿,让湿润的秘部悬在他的膝上,进入最方便他玩弄的位置。

“星语,你最喜欢我怎么做前戏啊?”他用舌尖拨弄了几下乳头,抬头柔声问她。

她睁大了一些朦胧的双眼,低头望着他,红艳艳的嘴唇微微开启,小小的舌头伸出来,充满期待地舔了一下,“我……我想你亲我……”

“哪里?”他误会到了下面,手指用力一挖,听着她娇美的低喘笑着问。

“嘴……”她的眸子湿润的仿佛要滴下泪来,“嘴巴就好。我想要你亲我……一直亲……求你……”

虽然有点意外这个答案,但最近这几天想法逐渐变化过来后,他很乐意满足她们不太过分的请求。再说,他也比较认同,接吻对于满心爱意的女生来说,的的确确是最有效的春药之一。

于是他拔出手指,放进嘴里舔干净上面的爱液,然后,环抱住羞红了脸的她,缓缓吻上了那花儿一样柔嫩的嘴唇。

他轻柔地吮吸着她的唇瓣,用舌尖仔细的涂抹她柔和的唇线,把上面细小的纵向纹路,都一条条上下搔弄一遍,他亲吻她的面颊,亲吻她的唇角,亲吻她人中下可爱的唇尖,亲吻她翻开后滑嫩无比的唇内。

这是他许久未曾尝试过,以至于快要忘记是什么滋味的,投入了欲望之外东西的一次亲吻。

他惊讶地发现,在她满怀期盼的回应下,不过一会儿,他自己的阴茎,也已经坚硬如铁。

那种充满渴望、甚至有些胀痛的坚硬感,他真的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出现过。

原来……单方面的接受,其实并不如自己也一起给予更美妙吗?

他亢奋地用鼻子喘着粗气,片刻也不舍得离开张星语同样痴缠的唇瓣,四片嘴唇,好似被无形的力量黏在了一起,只能移动,不能分开。

不知道亲吻了多久,他的大腿上,突然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滴落下来。他睁开眼,望着她发烧一样赤红的面颊,背后的一只手掌顺着紧绷的腰肢滑落下去,轻轻一掏,就摸到了一片濡湿的泥沼。

连两片小小的阴唇,都完全被溢出的情爱之蜜染透。

“唔唔……唔嗯……”她不舍得撤开嘴巴,就这样用力吻着他,以酥软的鼻音表达着自己的渴望和急迫。

他很小幅度地点点头,向前挪动了一下,大半屁股几乎悬空。

但她握着肉棒找了一下角度,怎么也不能保持着亲吻的姿态放入自己的里面。

她焦急地尝试了几次,可怎么往前凑,床帮都阻挡着她的大腿去找合适的位置。

“嗯!嗯嗯!”赵涛先一步想到了解决方案,他抱着她往后一挪,坐到更靠里的地方,接着搂紧她往后仰倒,用手拍了拍自己两边的床板。

“嗯嗯嗯……”她微微点点头,蹬掉鞋子,回手把内裤勾掉一边,让那团布料挂在另一边的脚踝上,屈膝跪到床上,骑在了他的腰间。

分秒也不肯中断这甜蜜销魂的亲吻,张星语就那么弓腰俯身保持着唇舌的纠缠,抬起丰白的臀部往后一挪,握着高翘的肉棒,送进了湿热紧窄的甬道之中。

那粉桃一样的屁股才上下摇动了十几下,她就一口吮紧了赵涛的舌尖,保持着痴痴亲吻的姿态,浑身战栗,花蕊颤抖,达到了一次酣畅的高潮。

这样堵着嘴巴,发不出太明显的声音,他的心里也放心了许多,搂住她的臀肉,绷紧腹肌自下而上冲刺起来。

真正情到酣处的结合,时间的长短的确并不是什么关键的问题,他挤开因高潮而紧缩的层层嫩肉,才用力顶了几十下,浑身的热流就有了往阴茎根部汇聚的冲动。

偏偏这时,她又一次嘬死了他的舌头,发出哀鸣一样的呻吟,来了一次比之前更强烈的高潮。

大量的淫蜜让穴内越发滑腻,可紧缩的内壁却又让通道变得越发紧致,两相结合,简直成了一个油润却又刺激极强的蠕动陷阱,一口口吞噬得他通体翘麻,仿佛连骨髓都向着充血的器官汹涌流去。

浑身的肌肉都亢奋到了极限,他低哼一声,抱着她突然用力一翻,把她压在了下面,跟着,不等她的失望溢出口来,就低头重新把她吻住,已经濒临极限的阴茎根本不用手扶,照着腿心一拱,就跟被蠕动的嫩管儿湿漉漉吸了回去一样插入原处。

随着她又一次高潮,他不得不压开她的大腿,尽力减小已经紧到处女一般的腔肉带来的美妙快感,好延长一会儿享受的时间。

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只好拼命地加快速度,好在最后的这几分钟内把快感积累到顶峰,把性欲燃烧到极限。

钢架病床叽叽嘎嘎响个不停,浑身泛红的女孩嗯嗯呜呜哼个不休,打桩机一样的屁股上上下下起落不断,短短十几秒,那被分到两边的雪白双腿就猛地蹬住了床单,一下、两下……抽搐了好几次,挂在脚踝的内裤,也被蹭掉在脚底。

他动得更快,精液好像已经堆满在马眼,只要一松劲儿就会喷涌而出,连衣裙和胸罩堆在腰间,被他的身躯摩擦成皱巴巴的一团,和被他胸膛压扁的双乳一起,不停地小幅度摇晃。

“唔、唔!唔唔!唔呜——!”

终于,随着龟头跳动着播撒下一股股精浆,张星语仿佛在鼻子的深处拉响了老式火车的汽笛,双眼紧紧地闭起,纤细的十指爬在赵涛的背后,留下数道弯弯的红痕,修长的双腿用力抻直,圆翘的屁股微微抬高,湿漉漉的耻丘几乎贴住了他的小腹,以这种好像要把下体彻底献给他的姿态,她达到了一次甜美到几乎晕厥过去的极乐巅峰。

而在这种状态下的她,也给射精后的赵涛带来了爽到腰眼酸软几乎想要流出尿来的剧烈快感。

更重要的是,那最后都痴吻在一起的唇,传递给他一种远超过单纯肉体愉悦的幸福战栗。

就好像,连他的灵魂都一起走向了高潮。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