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八十八章

“她什么情况下想起跟你说这个了?”赵涛的眉毛差点在中间打了结,马上疑惑地问。

“就是我勾引她的时候。”张星语倒是没有隐瞒,很干脆地说,“我觉得,她既然喜欢女生,还多半对我有意思,那……我不是不能牺牲一下,找她交换点什么。”

“呃……交换点什么啊?”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追问道。

“交换她的让步啊。”张星语颇不甘心地说,“她比我早那么多,还占着你那么久,我稍微付出点代价,叫她多让让我,我觉得还算勉强可以接受。”

“然后她就那么说了?”

“嗯。”她扁了扁嘴,看着很有几分委屈,“她说你其实挺乐意看见她跟女生在你面前做……做那种事儿的。她就是什么都不让,早晚也能让我乖乖上她的床。”

赵涛看了看时间,拿出了体温计,看了一眼,“三十六度七,基本没事了。你去给了护士吧。回来再说。”

张星语端详了一下他的表情,嗯了一声,走了出去。

过会儿她再回来,反手锁上了门,回到床边坐下,认真地望着他,轻声说:“可以……接着说了。”

“她跟小蓓经常做爱。”赵涛干脆地先抛出了一个事实,“我不愿意骗你,星语,我……的确挺喜欢看见她俩在我面前互相亲吻抚摸,做各种各样刺激的事情。杨楠感情上爱我,但生理上,她和女生做爱的时候才更加投入更加愉快,她是我女朋友,在小蓓愿意为我尝试,尝试后觉得感觉还不错的情况下,这不是很好的结果吗?”

他揽过张星语,轻轻抚摸着她的腰背,带着一丝笑意说:“说不定这会儿小蓓洗完澡,她们已经开始上床了呢。要不你回家去偷偷看一眼?”

张星语安静地在他身上靠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所以……你还是高兴的,对么?”

“嗯。”赵涛点了点头,但马上补充说,“可我不会因为你不和她做而不高兴。我尊重你不喜欢和女生那样的想法。”

张星语这次没再回话,在他身上依偎了很久,起身说:“我去打水,你该擦身子了。”

赵涛心想反正又是一次吞吸,就说:“别那么麻烦了,要我说,洗个毛巾光把那边好好擦擦得了。你忙活一天,午觉都没睡,怪辛苦的。”

“还是干干净净的好。”她习惯性地往后甩了一下后脑勺,结果头发短了很多,反而甩过头拍在另一边的耳朵上。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头抬手拨了一下,弯腰抽出水盆匆匆开门出去了。

不一会儿,她就端着温度正好的大半盆水回来,关好门别上插销,笑吟吟说:“好了,来吧。擦干净了身上舒服,晚上也睡得香呢。”

“你陪着我,我睡得就挺香了。”他踩住拖鞋站到床边,“我自己来吧,我今天好多了,也不用总跟大老爷似的什么都让你伺候。”

她望着他解开的衣襟中露出的赤裸胸膛,好似情不自禁地轻轻咬了一下唇瓣,用力拧了一把毛巾,抬手递给了他,“这儿还有一条毛巾呢,我和你一起擦。”

“行。”他笑着转过身,脱掉身上的宽松睡衣,从脸往下擦起。

背后马上也被温热的毛巾覆盖,张星语的手用力从他肩胛中央缓缓擦下,跟着在腰部转向,缓缓擦洗着他肋下的侧面。

他舒服地哼了一声,自己擦向胸前。觉得毛巾有些凉,他正想弯腰在热水盆里涮一下的时候,背后刚被擦过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片小小的柔软触感。

是她的唇。

她把毛巾往他的小腹转去,顺势搂住了他,小小的嘴,紧紧贴住了他微微鼓起的脊柱一线,伴随着略显急促的娇美鼻息,她用力亲吻着他刚被毛巾擦过还有些发红的皮肤,滑溜溜的舌尖,也开始贴着皮肤来回移动。

整片脊梁一阵阵的酸痒,赵涛忍不住开口说:“星语……你……不帮我擦了吗?”

“我不想擦了……”她含糊地呢喃道,“一会儿我再给你擦好不好?”

说着,她把手里的毛巾塞给了他,跟着,顺着腰滑下去,直接钻进了他的裤腰中,摸摸索索地握住了还没完全勃起的肉棒,灵活地搓揉。

“星语……你想要了吗?”感觉到火热的鼻息在背后一阵阵喷来,他反手也握住了她浑圆的臀瓣,缓缓揉捏。

“明天……我就不能在这儿陪你了。”她轻声说着,舌尖迅速随着蹲下的身体往下挪去,“你就有最爱的人陪着了。到时候,你肯定不想我……”

“不会啊,男生其实可贱了,”感觉柔软的舌头滑进了臀沟之中,赵涛舒服得颤了一下,半开玩笑的话都中断了几秒,“在身边的就不惦记着,看不着了,肯定就开始想了。小蓓都到我身边了,那我肯定就不想着她了。到时候我专想着你。”

她的手微微用力,迫不急待地明示着他。

他顺着她的力量转过来,接着,裤子马上被她褪到了脚踝那里。

她仰望着他的脸,乌溜溜的眼珠里全是他的身影,然后,她卖力地伸长了舌头,用细嫩的表面,温柔地托住正在膨胀的龟头,一寸寸送进花瓣一样的嘴唇中央。

“嗯嗯……”他愉快地哼了出来,全身最敏感的地方正在被充满爱意的舌尖缠绕摩擦,生涩感越来越少的小口,已经快要能传达来不逊色于插入真正小穴的快感。

但这次张星语似乎不像此前那样专注,她红着脸一口一口吞吐,卖力地刺激着从棱沟到马口的每一处地方,一手握着他的老二来稳定角度,另一手,却缓缓爬向了自己蹲姿分开的双腿。

“唔……唔、唔嗯……”她的手指隔着薄薄的布料起舞,用力压迫、按揉那一片隆起的耻丘。

他低下头,望着她坚定而温柔的表情,明白如果自己不出声,她肯定会就这样隔靴搔痒,在他往她口中喷射的时候,以近似精神强迫的状态达到一次扭曲的自我满足。

不再有那个必要了。

他垂下手,扶住她的头,向后抽出,离开了她因摩擦而分外嫣红的嘴唇。

“星语,脱掉吧。”他抬起手,钻进她的连衣裙领口,挤开碍事的胸罩,轻柔地把玩着早已硬翘的乳头,“我想要了,就现在。”

连一秒犹豫都没有,她立刻掀起裙子夹在腋下,把紧紧包裹着阴阜的内裤往下褪去。

松紧带卷起成麻花一样的绳子,内裤底部那块加厚的布,也因此而被扯展,抻平。

那紧贴着神秘花园的地方,在向下滑落的时候,牵拉出了一条晶亮的银丝。

仿佛一只坠入深渊的蜘蛛,想要徒劳地保留最后一线爬升而起的希望。

但马上,赵涛的手就摸了过来,粗大的指节,在包含喜悦的呻吟中刺入到多汁的媚肉中。

那一条银丝,就此中断。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