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管怎样,杨楠请来余蓓,确实从某种角度解决了张星语和学校一门心思对抗到底的窘境。

至少从水房回来,张星语就承诺今晚陪床后,明天一早一定去上课。

她们两个在水房那边没有聊太久,短短几分钟,就回到了病房,但这短暂的交流,她们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余蓓看起来没有之前那么暗藏冷漠,张星语的眉开眼笑,看着也多了几分真诚。

“那,星语继续陪你一个晚上,我跟小楠回家收拾收拾休息一下,明早我来换班,好吗?”

赵涛点点头,“好好休息,我挺好的,不用担心。”

张星语也马上开口道:“放心吧,我在这儿,肯定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比在家里还舒坦。”

杨楠扶着门框笑道:“是啊,饭都喂着吃,就差把他当娃喂奶了吧?”

张星语一挑眉,微笑道:“赵涛想吃,我就给他吃,他高兴吃多久就吃多久。”

“行行行,你厉害,我们走了。得亏这病房另一张床没人,不然……呵呵。”杨楠一撇嘴角,帮余蓓拎起行李箱,转身就走,留下一声嘲弄十足的轻笑。

余蓓略一颔首,轻声说了句:“那就拜托你了。”也转身离开。

张星语送她们到走廊,跟着关门进来,哼了一声,靠回床边低头亲了赵涛一下,说:“就是有人又怎么啦,大不了拿被子盖着,我高兴让自家男友开心,别人谁管得着?”

赵涛搂住她在后背抚摸了几下,柔声说:“是,谁都管不着,恋爱嘛,管别人怎么看呢。”

“就是,”她满眼柔情蜜意地往他脖窝里拱了两下,娇腻腻地说,“我要是早醒悟这个多好。起码……上学期最后就能跟你光明正大在一起了。”

“现在也不迟。”赵涛心里一突,赶忙柔声安慰道,“这以后,咱可就不能更光明正大了。”

“赵涛,你……可是有三个女朋友了啊。”她抬高小手,竖起三个指头,直勾勾地望着他,“这不少了吧?”

赵涛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不少了,真不少了。”

“我不知道她们俩是怎么样,”她的气息微微急促起来,靠在床上的身体,贴他越来越紧,“起码我,什么都给你了,你不管想干什么,我都愿意了,对不对?”

“对。”他大概知道她想说什么,换以前可能会满肚子反感,但现在他也觉得自己根本不是花花公子的料,这锁情咒也根本不是能让男人吃了扔扔了吃的淫邪咒术,归根到底,他捕获的只是单纯又极端的爱情,而这种爱情会变成什么形式,实在难以预料。

所以他并不介意承诺什么,现在这三位女友能和平相处不闹出什么社会新闻,他就已经谢天谢地谢祖先了。

毕竟,头上那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可还没掉下来呢。

“那……你能不要再找新女友了吗?”她完全放低了姿态,跟只被雨淋湿的小狗一样望着他,“你最爱的余蓓下学期就要考来了,我已经跟她保证绝不做任何阻碍你们两个的事情,可我……我真得不想再跟第四个人分享你了。我现在就只能拥有不到三分之一而已,可我给你的,却是我自己的全部啊。”

“我答应你。”他郑重其事地开口,“我不会再有第四个女朋友了。就是……”

他皱了皱眉,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已经跟他有了肉体纠葛的于钿秋,直接表态说再也不接触的话,总感觉会埋下又一个地雷。

幸好,张星语很乖觉地接着说道:“这就够了。赵涛,我只在乎能光明正大占用你时光的人,你……你偷偷摸摸做什么,我不知道,就没发生。我就希望我是你最后一个女友,别的……我不管。这样行吗?”

心里一下松了口气,以最近他对张星语的负疚程度,真被逼一逼的话,不是没有做出更进一步承诺的可能。

但他也知道,等到事情过去,一切渐渐平静下来,他多半会后悔。

而这股悔意转变成的怒气,届时肯定会落在张星语这个提议者身上,到时候就算不敢真吵起来,心里肯定也会对她感到不满。

而她在最后退让的这关键一步,那相当于允许他私下跟其他追求者偷情的“明示”,真真切切搔到了赵涛心窝的痒处,登时满肚子都是对她委曲求全讨好自己的感动,抱着她的手都紧了几分,“行,我保证。”

不知道是不是余蓓出现的缘故,张星语的神情看起来还是有点不安,她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忍着没继续说下去,默默地抬头,用小小的柔软唇瓣,痴缠地吻住了他。

这一次吻了很久,两条灵活的舌头,一口气舞动到病房的门被值班护士打开,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张星语稍微有点红脸,但已经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下床接过体温计,柔声说:“我一会儿报过去。”

护士点点头,笑着调侃道:“恩爱归恩爱,他还没好呢,小心传染。”

“我不怕。”她用力甩了两下体温计,睁大的眼睛里反射出那细细的水银柱一线,“他传染给我,就肯定更心疼我了。”

那护士一愣,大概是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句回答,勉强笑了笑,“十分钟,去给他量吧。”

其实每天最后一次查房差不多都是这个时间,赵涛知道,张星语肯定也知道。

但刚才他就是想接着吻下去,不想放开,而她,也顺从地被他尽情吸吮勾舔,真的毫不在意,被护士看到的时候,还嘬紧嘴唇在他离开的舌尖上唆了一口,发出咂的一声。

和之前的晚上一样,张星语帮他解开上衣,用柔软的毛巾擦干了他的腋下,把体温计小心翼翼地放进去,扶着他的胳膊夹紧,提起衣服盖好,拉过被子遮住胸膛,然后就坐在床边,望着他的脸,静静地等。

已经很适应被她这样专注而沉迷地看着,赵涛笑了笑,轻声问:“星语,你刚才是不是还想说什么呢?想说就说吧,咱们俩,应该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对不对?”

张星语抿紧了嘴,直到量体温的时间都过去了快一半,她才深呼吸了一下,低声说:“赵涛,杨楠说……我跟她上床,你其实特别高兴,这……是真的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