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八十六章

张星语的表情出现了短短几秒的呆滞。

赵涛非常确定,她的心里在这一刻受到了意料之外的冲击,那霎时间有些惶恐的眼神,犹如一只费了好大力气挤占下山雀巢中一席之地的杜鹃,突然发现这窝的正主原来是另一只猫头鹰。

“呃……是……是余蓓啊。”但她很快就挤出了一个甚至有些谄媚的微笑,压下了表情中所有的不甘,站起让开了床边最靠近赵涛的位子,低眉顺眼地说,“我在赵涛钱包里见过你的照片,没想到真人……比照片还好看呢。”

余蓓没有接茬,而是很自然地坐到了刚才张星语占着的地方,给手掌心呵了口气,搓一搓,放到赵涛额头上,柔声说:“还难受得厉害吗?你也真是的,病那么重,都不跟我说一声,还要小楠报信。”

张星语扭脸瞪了杨楠一眼,要是目光能使劲儿,她估计能在杨楠脖子上钻出俩血窟窿。

赵涛感觉自己正踩在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地上,周围的空气清香,泥土柔软,环境温馨,但是,埋满了地雷。

最操蛋的是,这些地雷基本上还都是他自己埋下的,被炸死都怨不得别人。

他小心地打量了一下张星语的表情,拉住余蓓的手,柔声说:“我……这不也是怕你担心么。反正你说五一假期就过来的,我想这到时候我也好了,再告诉你,省得耽误你学习。高考就还剩一个多月了,打扰你多不好啊。”

说到打扰这个词的时候,赵涛忍不住瞪了杨楠一眼,心想这丫头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的,搬石头砸人的时候到不含糊,张星语卖了三天力气伺候着,她上着课笑么呵一巴掌打下来,就把这点小融洽给拍散了。

“没什么,该复习的都早复习完了,也不差最后这点时间。”余蓓拿起张星语放下的碗,一边接着喂他,一边柔声说,“你都住院了,哪怕高考就在明天,我也得过来看你没事才行。”

“这叫什么话,我又病不死,还是你能好好考试,最后考过来跟我在一起比较重要。”赵涛一边回答,一边小心翼翼端详着屋里三个女生的表情,唯恐自己哪一脚没踩对地方,砰!

“说是这么说,真担心起来,哪儿还顾得上想那么多啊。”张星语在旁细声细气地说道,“还是楠姐没考虑周全,其实有我们俩照顾着,赵涛肯定没事。不用特地让你辛苦这一趟的。”

余蓓笑了笑,轻声说:“本来我五一假期也要来的,早个几天,没什么关系。高四班里到了这时候,也没什么好好学习的气氛了。我过来帮忙,你们两个有课的,起码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啊。”

杨楠笑眯眯道:“对啊,星语老这么旷课也不是个事儿,别的老师好说话,于老师可不好办吧?难道,你想让赵涛最后为了你去找于老师求情吗?”

张星语身子一震,似乎被杨楠准确无误地戳到了痛处,但她马上就一斜俏脸,凉飕飕道:“求什么情,不就是挂科么,大不了补考重修,我又不在乎。”

余蓓喂完最后一口,转身柔声道:“在乎不在乎的,我都请假来了,五一假期结束前也肯定不会走了,就让我在这儿不挺好。你们该上课上课,有时间过来帮帮忙就行。反正……我看赵涛生龙活虎的,挺精神。”

“是,我也感觉好多了。”他抬手抹了抹嘴角,嘿嘿笑道,“老这样下去,回头再给我惯废咯。”

张星语皱着眉咬了一下嘴唇,显然有点无可奈何,她愤愤剜了杨楠一眼,姑且退了一步,说:“行,反正……赵涛见了你肯定心里也高兴,他那么在乎你,你在……挺好。不过这都这么晚了,你先跟楠姐去家里洗洗澡,好好休息一晚上吧。明早你来替我,我再去上课,行吗?”

她最后两个字说得真是可怜无比,让赵涛听了都一阵心酸,赶忙抢先开口道:“行,小蓓本来就得先休息一下,这地方也睡不好,小楠,你们歇会儿,就一起回去洗澡收拾睡觉吧。”

余蓓倒没坚持,拿起饭盆,点点头,问:“水房在哪儿?”

“我来吧,”张星语马上抢了过去,麻利地从小柜子里掏出百洁布和洗洁精,“平常都是我在这儿弄得,我熟。”

余蓓也跟着站了起来,微笑道:“我跟你去,明天开始就是我在这儿了,熟悉熟悉环境。”

张星语扭头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轻声说:“好,那……咱们一起去。”

临出门前,护士探头进来例行喊了一句:“九床怎么样?还烧吗?”

三个女生一起摇头,不约而同开口回答。

“没。”

“不烧了。”

“挺好。”

那护士吓了一跳,望了望屋里的阵仗,皱皱眉嘟囔道:“记得按时吃药。”就转身走了。

余蓓跟着张星语去了水房,杨楠自然就晃悠着过来坐到了床边,笑嘻嘻一摸他脸,问:“真感觉好多了?”

赵涛心里有那么点气,抓开她的手就沉声说:“你这么急着把小蓓叫来干什么,这要影响她复习,最后考不过来怎么办?”

杨楠一跷二郎腿,略带讥诮道:“真考不过来,你不就高兴了,没人管得住你,那还不妻妾成群啊。”

“小楠,我已经够头疼的了……”他苦着脸呻吟一样地说,“你就别添乱了好吗?”

“你病成这样,你不说,我也不说,等五一她来了,知道了,不舍得埋怨你,那还不光剩下埋怨我了?”杨楠哼了一声,口气软了几分,“再说,小蓓要是不来,你有办法让姓张的上课去吗?她真豁出去跟老师较劲到被开除,你就高兴了?”

被她一通抢白说的哑口无言,赵涛眨了眨眼,越发感觉自己此前实在是有点小看了这些女生,从余蓓这次过来的表现来看,他连余蓓……兴许都没真的摸清楚过。

“合着……你这还是为星语好了。”

“为她好可谈不上。”杨楠拿过香蕉剥开皮,伸手塞了一口给他,冷笑道,“以后怎么也是室友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既不想让她太舒坦,也不能真看她傻逼一样完蛋吧?”

她微微一笑,声音转低,“再说了,我又不能让她真什么都不管不顾,一门心思黏在你身上吧?你都吃干抹净了,我可还没喝着汤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