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八十三章

“舒服吗?”张星语抬起湿润的眼睛,灵活的舌头贴着他昂扬的龟头来回移动,那亮晶晶的眸子里,装满了神秘的愉悦,就像是赵涛的性快感,可以反馈给她更加浓烈的快乐一样。

“嗯,舒服。”他轻轻哼着,担心护士查房的情况下,心里真觉得分外刺激。

“那就好。”她喜滋滋一笑,再次认真地将整条老二含入口中,只留下手指握住的根部在外,嫣红小巧的嘴唇裹紧粗壮的阴茎,缓缓上下移动,急促的鼻息编织成酥软性感的音符,“嗯嗯……嗯呜……唔唔……”

其实赵涛感觉自己还有点头疼肌肉疼,病可以说才有了一丁点好转而已,正常情况下,他这会儿只想舒舒服服多睡几个小时。

可张星语的小嘴不停地缠绕,摩擦,濡湿的唾液让温暖的口腔几乎变成了又一个性器,卖力的刺激下,他的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燃烧起来,开始渴求少女身上那娇嫩柔软的小小入口。

“星语,我……我也想要了。”他伸出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喘息着说。

可她却摇了摇头,依旧趴在床边,用嘴巴帮他吞吐着。

“星语,你……你再这样……我、我要出来了……”他抬起身,粗喘着提醒。

结果,她吸吮地更加快速,纤细的手指盘绕着他的阴囊,轻轻刺激着他敏感的肛门。

“唔……呜唔——”积蓄的酸麻终于冲破了临界值,赵涛的身体猛地战栗了一下,火热的精液争先恐后喷涌而出。

“嗯嗯……嗯嗯嗯嗯……”张星语竟然也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面颊收紧,犹如已经迷醉般吞咽着他喷射出的精液,一滴不剩,吸得干干净净。

足足两三分钟后,张星语才恋恋不舍地吐出已经彻底软化的阴茎,拿起湿毛巾擦了擦,给他提上裤子,对着被吮吸到浑身酸软的赵涛莞尔一笑,柔声道:“好了,这样,你就能好好休息了。”

赵涛还沉浸在刚才尿口酸沉的强烈快感中一时间无法脱身,拉过张星语抱到怀里搂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这样你可没舒服到吧?”

张星语摇了摇头,在他脸上柔柔吻了一下,“哪有,看你舒服的浑身发抖,我就可快活了。你是病号诶,我还能真那么急着吃你啊。早点睡吧,明早还要输液呢。”

赵涛眨了眨眼,突然觉得有些迷茫。

他以为自己已经摸透了张星语的欲望之火,可此刻他才明白,那看似深不见底的淫欲,她竟可以收放自如。

换句话说,她从未因欲望而丧失过理智。

说不定,一次都没有过。

那他对张星语的判断,还真是从头到尾,都错得离谱啊……

在有心以正常男朋友为目标改变自己的想法下,赵涛晚上和张星语挤在了一张病床上,睡觉前,还问东问西地聊了好多张星语的事情。

大大小小,能记住的他都记到了心里。

起码,以后他就知道,跟张星语一起的时候随身听里要放孙燕姿或者刘若英,吃饭的时候不要点香菜芹菜和青椒,她实际上喜欢大红色,但所有人都说她穿白色好看,她才一直穿白的,她其实对悲剧言情故事毫无抵抗力,琼瑶六个梦就能让她哭湿整整一条枕巾。

那些他此前从未想过要了解的东西,在一点点被挖掘出来后,仿佛无数细沙,聚成了另一个张星语,一个不是只有苍白的裸体、嫣红的小穴、销魂的屁眼的张星语,一个双翼着火,依旧一头扑了过来的女生。

睡前,赵涛深深地吻住了她。

这一次,他没有抚摸任何地方,双手老老实实地搂着她,一手托背,一手揽腰。

他们吻了很久,久到,一起昏昏沉沉地睡着。

一早起来,赵涛睁开眼,张星语就已经买好了早饭,正在凳子上铺开报纸,把豆浆煎饼果子小心翼翼地摆开。

输液架子已经支好,屋里全都是新鲜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病房的压抑感扑面而来,让他不舒服地皱起了眉。

张星语看他醒了,先洗了条热毛巾,让他擦着脸,手里摸出体温计,很麻利地塞进了他的腋下,顺势额头一贴,微笑道:“还好,不怎么热。就是你昨晚咳嗽的好厉害,我今天买点梨,让杨楠回家煮煮给你带来,润肺化痰,可管用了。”

赵涛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轻声问:“星语,我输上液就没什么事儿了,你……真不去上课吗?这么旷课,肯定要被挂科的。”

“不去了。”张星语把吸管插进豆浆袋子里,喂到赵涛嘴边,“于钿秋的课八成是不会给我过的,其他的课,我补一补能赶上。”

“于钿秋?”赵涛皱了皱眉。

“她不就擅长公报私仇么,这学期我和杨楠在她手上的课是不用想着能过了。”张星语脸上却一点看不出担心,“无所谓,赵涛,大学也就四年时间而已,一辈子那么长,我不可能为了这短短的四年,委屈我要一辈子爱的人。你病好了,我再去上课。不要紧的。”

想了半天,赵涛也想不出该劝她什么,只好说了几句还是不能荒废学业之类自己都觉得脸上发烧的空话。

吃了点东西,护士过来给他把针扎上,一滴接一滴的药液,就这样开始读秒他今天的大半时光。

他觉得自己今天精神还算不错,想稍微输快点,可张星语不答应,反而给他调慢了不少。

“那我要上厕所呢?”他苦着脸耍赖。

结果张星语面不改色说:“有便盆,我帮你啊,你还怕我看不成?”

“那我要拉屎呢?”

“我又不嫌你臭。”她还是笑盈盈的,不退让半步。

输了一会儿,张星语出去丢早饭吃剩的垃圾。

赵涛看手机充电完了,拿过来打开,想着自己这情况是不是该跟孟晓涵解释一下。别的事儿误会也就算了,他这病,可是实打实如假包换的诶。

他正构思怎么发条短信的时候,张星语带着一个人回来了,嘴里说:“赵涛,你同学来看你了。”

他抬眼看过去,啧,竟然是脸上显得有些愧疚的孟晓涵。

得,这条短信的一毛五,看来是省下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