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八十二章

晚上快十点,杨楠都在发愁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的时候,张星语总算回来了。

她还真是非常迅速地换回了赵涛说喜欢的那种小裙子,拎着两个大包走进病房就塞给了杨楠,笑呵呵说:“喏,你一会儿回去睡,随便找个地方搁下,我回头到家再收拾。”

杨楠瞪着眼问:“你这就连东西都收拾好了?”

张星语莞尔一笑,略带自嘲道:“楠姐,都闹成这样了,我还在宿舍住着给人看笑话,有意思吗?我这几天陪床,你不用急,慢慢收拾。赵涛出院之前,我就住这儿了。”

赵涛担心地问:“那都是小事,导员那边怎么说?给你什么处分?”

张星语眼里顿时涌上一股暖暖笑意,身子一扭坐到他身边,低眉顺眼道:“她能怎么说,气急败坏呗。一直嚷嚷说我影响学院风气,做事出格,先是说要给我警告,后来又说要改留校查看,我也不理她,随她说,她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杨楠皱了皱眉,“那还磨蹭了这么久?”

“本来快谈完了。”张星语轻轻摩挲着自己圆润的指甲,淡淡道,“可她突然又说要处分赵涛,说赵涛这个不好那个不对,为了学校的正常秩序,必须严肃处理才行。”

“那然后呢?”赵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那怎么没通知我啊?”

“因为我不答应啊。”张星语微微一笑,动人无比,“这次的事情是我非要闹起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她凭什么处分你?我要喜欢你,爱你,我高兴让全世界知道,这怎么能赖到你的头上?我问她,那我要是爱你老公呢?你是不是回去也要处分你老公?我要是爱校长呢?校长是不是得辞职谢罪?”

总觉得这辩驳哪里不太对劲,可赵涛一时间也反驳不了,只好哦了一声,说:“那之后呢?”

“之后就是纠纠缠缠,你也知道,咱们导员就是那么个啰啰嗦嗦的性格,烦的要命。到最后我看时间晚了,再不走,就来不及收拾行李搬家了。只好跟她说,我,她随便处分,哪怕开除,只要有理有据,我没什么不服的。但要是想连带处理你,这事儿我闹到天上去,也没完没了。反正,真出了事儿,学院怕丢人,我不怕。我早没人可丢了。”

那最后七个字说的很轻,咬字也并不重,却一下一下都结结实实戳在了赵涛的心里。

他知道,张星语这次少说要背个大处分。

“你说,万一导员发狠,给你闹到家长哪儿去,你该怎么办?”他拉起张星语的手,轻轻摸着她的手背,担心地说。

“闹呗。”张星语依然微笑着说,“我十九岁,马上就二十,成年人了,难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还不能自己做主了么?你放心,赵涛,我绝不会让自己再回到有爱不能说只能憋在心里的状态了,我现在才知道,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心意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如果我爸妈来了,那就来吧,我不在乎的,赵涛,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你在,我可以和任何人对抗到底。”

“言情小说中毒后遗症。”杨楠不屑地哼了一声,“你爸妈真发疯断了你的钱,你要怎么办?”

“我去打工啊。”张星语很自然地说,就好像不是没想过这个未来一样,“那样的话,学是上不起了,我就办退学,在这里找个工作,服务员什么的都好,先赚点钱,能吃能喝能交得起房租,熬到赵涛毕业。然后,他去哪儿,我就跟去哪儿。我花钱很省的,赵涛也一定不会嫌弃我没钱的。对不对?”

“当然不会。”赵涛赶紧点头,认真表态,“绝对不会。”

杨楠打了个呵欠,有点受不了张星语这副把身子骨皮肉魂全都放在赵涛身上的模样,撇撇嘴说:“成,那我先把东西拎过去,下个月房租你记得掏一半。我先回去了,需要什么给我打电话。明早没啥事儿,我就上课去了。”

“去吧,这儿有我呢。”张星语甜甜地笑着,抬手轰苍蝇一样挥了挥,“我保证让赵涛哪儿都好好的。”

杨楠哼了一声,过去示威似的吻了赵涛一下,告别离开。

之后,一边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张星语一边忙碌起来,把病房里的东西好好归并收拾一番后,她去锅炉房打了一壶热水,扶着赵涛起来给他上上下下把身子擦了一遍。

“呃……也不用这么干净吧?”还有点不适应被这么伺候,赵涛笑着说道,“出院再洗澡不就是了。”

“那怎么行。”张星语的手握着暖洋洋的毛巾钻在他的衣服下四处游走,柔声说,“你出了那么多汗,不好好擦擦,都捂臭了。”

“臭就臭呗,”他无奈道,“在医院,还能好闻到哪儿去。再说,谁这时候闻我啊。”

“我啊。”张星语的身体随着这句话贴了上来,柔软的娇躯像是蕴藏了无穷的生命力,急躁地蠕动,“赵涛,我好想你……光是这样帮你擦,我就……就身上变得好热……”

她的毛巾变得不再老实,探进他的裤裆中,围绕着紧缩的阴囊,旋转,摩擦,依依不舍,不肯离开。

“可我还病着诶。”赵涛有点心虚地说,“身上都还没什么力气呢。”

“那你想要我吗?”她柔声问道,乳房压着他的胳膊,“只要你想,你不用费什么力气的。”

其实硬要说的话,赵涛这会儿的欲望并不强,他再怎么说也不是真正的种马,不可能随时随地任何情况下都任意发情。

可他明智地衡量之后,还是选择说:“我……想。”

张星语愉悦地哼了一声,用火热柔软的嘴唇深深吻了他一下,呢喃道:“你等我,我去倒水。”这偏僻的医院并没有多少人住院,安静的走廊里,最清楚的就是张星语飞快奔走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她端着空盆走了回来,关好门,轻轻一别,锁住。

她没有关灯,就这样走到床边,拉开他的裤子,捧住了还未勃起的肉棒,毫无停滞,无比自然,就像是回家进门脱外套一样再正常不过地,吞进嘴里吸吮起来。

快感冲向头顶,阴茎渐渐变硬,赵涛靠在床头,望着专心为他口交的张星语。

鲜艳的唇瓣缠绕在肉棒上,晶亮的唾液缠绕在肉棒上,她那么专注地望着她勃起的部位,就好像,把自己的灵魂,也一样缠绕在了这根肉棒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