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八十章

原本赵涛挺想跟张星语聊聊,趁着杨楠帮他请假不在的时候,他觉得,张星语现在应该不会对他撒谎隐瞒任何事——就是这种乖顺背后隐藏的情感,浓烈到让他都有点不寒而栗。

可他实在是顶不住了。

连着接近三十个小时没有真睡着过,脑子里都好像蒙了一层雾,而且发烧带来的浑身酸疼也在迅速压榨着他的精力,他觉得,自己就算问,张星语的答案,他恐怕醒来就记不住了。

“睡会儿吧,昨晚做噩梦了,肯定是没休息好。”张星语蹲在床边,精致的小脸与他的视线平行,像是想让他早点适应自己的新造型一样。

“星语……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做傻事,行吗?不要伤害自己,更不要伤害别人,可以吗?”他强撑着最后一点精神,说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张星语竟然一副并不意外的样子,黑幽幽的瞳孔凝望着他,轻声说:“赵涛,那你能答应永远不会抛弃我吗?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会跟我分手,可以吗?”

“我发誓,我永远不会跟你分手,天涯海角,海枯石烂,你我永远是恋爱关系,至死不渝。”他慎重无比地说,唯恐今后的噩梦,会被写入一段新的篇章。

真要那样,恐怕就是有十个八个余蓓,也不可能再帮他安慰回来了。

张星语甜甜地笑了,凑近他,完全不怕传染地轻轻一吻,柔声说:“那么,我就不会做任何傻事。你认为的那种。”

说完,她拨了一下自己的短发,向下拉了拉上衣的拉链,露出一片白馥馥的领口,“已经过去的事儿,就不算了吧?”

“嗯,不算了。”赵涛吁了口气,脑子里紧绷的弦,总算缓缓放松下来,“我只看以后,而且……你的新发型,还挺好看的,就是我更喜欢你穿好看的小裙子。”

张星语点点头,微笑着说:“我知道了,你休息吧。一共三瓶,你睡醒,肯定就输完了。”

赵涛嗯了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笼罩住他的黑暗,总算没有再把他拖入到噩梦之中,而是给他带来了久违的睡意。

果然睡得很沉,他连换药拔针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再睁眼,外面的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床边的人,也从蹲着的张星语,变成了坐在马扎上的杨楠。

本来的两人间小空房,又住进来一个剧烈咳嗽的老大爷,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太太正在忙前忙后照顾。

赵涛就是被那咳嗽声吵醒的,听得自己嗓子也痒痒起来,不知不觉,就成了一个发烫的小火球,刺激的他也大声咳嗽,扽的胸腔钝痛。

杨楠看他醒了,递过来水杯,“呐,赶紧喝口,睡觉时候咳嗽好几个小时了,要不是张星语不让我都想叫醒你灌水下去。”

呃……原来不怪人家老大爷啊。他笑了笑,先坐起来接过杯子,顺便看了看扎过针的手背,胶布和棉球还在上面粘着,看来摁到止血就没再管,他喝了一口,火烧火燎的嗓子总算舒服了一些,但不知道为什么,屁股疼,“我……被打了针?”

杨楠撇了撇嘴,不屑道:“张星语害的呗,你第一瓶退烧药输下去,体温不见低,她就急眼了,平均半小时给你测一次,最后都降到三十八度了,她还是不干,人大夫那儿被她磨得没办法,让护士给你加了一管退烧针。推药时候你睁眼问来着啊,没印象啦?”

“没,可能太困,完全记不得了。”赵涛苦笑着挪了挪身子,让打过针那半边没那么痛再说,“星语呢?她人干吗去了?买饭?”

“买饭?她这会儿估计顾不上呢吧。”杨楠有些幸灾乐祸地说,“我给你请假时候挨了顿训,导员让我回来就叫张星语马上过去见她。也不知道哪个女生这么嘴贱,把咱最新的事儿告给导员了。结果……你猜怎么着,张星语硬是等你退烧到三十六度四才走,都下午五点半了,中间导员打来电话她看一眼就直接挂了关机,我跟你说,她这次要能不背个大处分,我跟她姓。”

赵涛闭上眼,又陷入到那种隐约的惊恐之中。

同样是奋不顾身的一心爱他,余蓓的想法是,她随时可以为他而死。

而张星语如今给他的感觉,则是随时可以为他而让任何碍事的人死。

憋了半天,他才算是说出一句:“这也太不值当了……”

杨楠挑了挑眉,拿过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买的苹果,颇为笨拙地削起了皮,“人都有自己觉得值的东西。凑巧赶上了觉得爱情最大的,能有什么办法。我跟你说,我敢打赌,赌多少钱都行,你今天要是高烧不退,张星语绝对不会回学校见导员,就是明天被开除了,估计她也不在乎。”

她抬手指了指太阳穴,颇为感慨地说:“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她这里头……我看就剩下你了。”

“那……算我有魅力。”赵涛干笑着说了一句,心里已经在盘算,怎么不知不觉把心思多往张星语身上放放。

杨楠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而且吃饱喝足这么久,少拿点估计也不会太在意,可要让张星语觉得不足,保不准就要出大事。他宁肯自我修正情绪尽量对她偏心一些。

而且……实话实说,赵涛的心也不是铁打的,有人这么豁出一切来爱他,他又怎么可能不受一点感动。

吃了会儿差点被削成不规则多面体的苹果,赵涛随便开玩笑说杨楠越来越像漫画角色,俩人闹了一阵,隔壁床的儿女到了,才收敛起来。

隔壁床老两口还挺能生,下班时间才到不久,就呼啦啦来了两儿一女,女儿还拖着女婿,进来看了看地方,就七嘴八舌抱怨环境不好,没几分钟,就拿出手机给熟人打电话联系地方,帮着老太太收拾东西,就这么一会儿,医院给老头的检查报告还没出来,一家子就办好转院走了。

屋里顿时又只剩下了赵涛这一床。

“这也挺好,晚上有地方睡了。”杨楠瞄了一眼那张没人占的床,嘿嘿笑了起来。

“对了,你今天的课也都没上……后面你俩这样请假,不合适吧?我不输液的时候,其实没人在这儿也行。”他赶紧柔声说道,“你看我这会儿精神就已经好多了。”

“我不用再请了。明天开始我就接着上课应付点名去了。”杨楠撇了撇嘴,“反正你这儿有一个她看着绰绰有余,起码顶三个特护。你知道么,我回来时候,她瞪着俩大眼就那么盯着你扎针的手,也不说出门买个马扎,就蹲着,一只手扶着你胳膊不叫你动怕你跑针。叫起来时候她蹲太久头都晕了一下。我是服了……她准不会去上课的,你就让她守着你吧。”

“那也行。”赵涛努力动了动唇角,挤了个笑出来,“你晚上值值班,也算轮流。”

“这都难说。晚上估计也是她。”杨楠颇为笃定地说,“我找不到借口不让她在这儿,要不你试试?”

“这儿就一张床能睡人了。”

“她能不铺东西睡地上陪着你。不信打赌?”

“这里休息不好。”

“那她肯定更让我走,她第二天不去上课啊,笨蛋。”

“啧……那……你就说你想陪我。”

“那她就让我也留下她准不走。我还不如回去。”

赵涛苦恼地抓乱了头发,越发确定,说不定,对他来说,张星语比金琳都更加难以应付。

他一直以为张星语这么强烈的爱情到了极致一定就是无条件的顺从,不曾想,在那之后竟然还有更加极端的失控。

让他直到现在,还是感觉满心忐忑,总觉得锁情咒的死神镰刀,又在闪耀着令他后背发冷的寒光。

“得,那她要是来了,你就回去吧。”

“估计她来不早,导员什么鬼脾气你还不知道,她这么给任课老师当面丢粪球,训她俩小时那是轻的。”杨楠看了看外面天色,起身抓起外套,“我去买饭,你没什么问题吧?”

他故意瞪了瞪眼,“精神好多了,没那么虚,赶紧去吧。”

杨楠走后,赵涛靠在床头,扭脸看见杨楠把家里他的充电器拿了过来,就探身安到了插座上。

结果剩了没多少电的手机还没来得及放上去,就嗡嗡震动了起来。

他看看屏幕,孟晓涵。

“喂,晓涵啊,什么事儿?”

那边传来的声音近乎刻意的温柔,“赵涛,我……晚上没课,你、你还来一起上自习吗?我在D座209,已经占好地方了。”

“啊……”赵涛担心她会忍不住过来看自己,赶忙说,“我没在学校,有点事,人在外面呢。不行你就自己上吧。”

孟晓涵似乎楞了一下,好几秒没有回话,接着,她用忍耐什么一样的口气说:“赵涛,学习这种事,尤其是学习一门非母语的语言,一定要有长性,有耐性,坚持和努力都做不到的话,那连谈天赋的资格都没有。你不用担心你的女朋友……们,我会跟她们解释我只是教你读书而已。”

赵涛清清嗓子,还是没忍住咳嗽了两声,只好实话实说:“晓涵,不是我不想去,我……病了,发烧发得一天都没上课。”

孟晓涵疑惑地问:“可我吃饭前去校医院看同学,没见到你啊。”

“哦,我在外面输液呢,那个……这医院什么名字来着。”他脑子有点懵,一时间没想起来。

结果,就这么短短几秒,孟晓涵的语气,突然变了。

“赵涛,你……又在随口骗我了。”

“哈啊?”

“我知道你不爱学习,你不想来,直说不就好了,何必……找这种无聊的借口呢?还是说,对我撒谎已经成为你的习惯了?”

赵涛有点心慌,连忙说:“哪儿有,晓涵,我真病了,你这是说的哪儿的话啊,要不你……”

“够了!”孟晓涵愤怒地喊了出来,“赵涛,我是为你好,这也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希望看到你努力向上,我才一次一次对什么事情都装不知道。骗我让你很有成就感吗?我看起来是不是很老实很好骗,被你应付过去之后让你特别有得意啊!戏弄我就这么好玩吗!”

一连串密集的话从她的嘴里蹦了出来,刺耳无比。

“之前明明是你主动请我帮你补课一起上自习的,现在你又找借口跟我说你病了,还放着几乎不花什么钱的校医院不来去了外面!你当我傻吗?”

“你在县里就被我撞见过和张星语前后从一个地方出来,你还跟我得意洋洋地炫耀了一顿。结果回来之后你俩怎么看也不像真有事装出来的不认识。上完自习碰上那次我说试试看你到底是不是撒谎骗我,就说张星语好像在生气,你竟然完全忘了自己曾经说过什么,你在KTV门口跟我撒那么大的一个谎,难道就为看我难受吗!”

“还是在那个县里,你说的跟于老师之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是在骗我!回来后于钿秋找了我三次,每次都是在旁敲侧击打听你,你敢说你们那一晚什么都没发生?”

“寒假结束我想跟你一起回学校,你骗我让我找借口晚走了一个星期。你知道老师用失望的眼神看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吗?”

“我跟你一起回家的时候,你故意亲出一个印子害得我在家每天跟睡在地雷上一样小心躲着等消下去。要是我爸妈看见,我就完了你知不知道!”

“干脆点吧,让我直接追溯到最早吧,赵涛,你……你写纸条说喜欢我,是不是也是在骗我?你这次诚实点,告诉我好不好?”

最后这句话,已经能听到清楚的哽咽,和即将崩溃决堤的情绪。

撒谎的孩子要吞一千根针……操!早他妈怎么忘了这句动画片里看来的话了!

满嘴苦涩的赵涛只好先从现在解释起:“晓涵,你相信我,我真的没骗你,我这就……”

“滴——”的一声长音。

他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五十七)

照说是有机会塞点肉进去的……

但考虑了一下效果并不好也没剧情意义。

就暂且略过了。

反正过后要大吃一阵。

再忍耐一下吧……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