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不久之前,赵涛还在嘲笑金琳的男朋友,被抓奸在床这点小事,至于吓成那样,被金琳压得抬不起头么?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连五十步笑百步都不算。

张星语这一次公开宣布,不光让他忐忑不安噩梦连连直到早晨才睡着,还发起了烧。

意识到自己正在生病后,赵涛跌跌撞撞踩着棉花翻找出体温计,回床上量了一下,三十九度七。

眼前一黑,他差点直接晕过去。

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他哆哆嗦嗦拿起手机,在心里正式下了决定,他要珍惜眼前,已经有三个女朋友了,做人,要知足。

是,没错,孟晓涵和金琳还都被他锁着,可这俩都意志坚定啊,肯定能拔慧剑斩情丝的对不对。

他还是先哄好身边的人,再想其他吧。

不然,他都害怕哪天一觉醒来,自己睡的屋子里全都是张星语用自己血写下的“我爱你”。

他要试着努力去爱上她,不哄骗,等到感情进展到合适的地步,诚心诚意的说一句我爱你。至于再往后的未来,就先去他妈的吧。

杨楠的电话响了几声,接通,对面传来她压低的声音,“干嘛啊,正上课呢。你人呢?我去你教室看,你怎么没去啊?你不会打算一直躲家里不见人了吧?”

“小楠,我……我发烧了,三十九度……七,我……我连床都下不去了。”不需要表演,赵涛只需要诚实地的表现出自己的难受,就已经足够。

“啊?”短促的惊叹词后,杨楠一秒都没犹豫地说,“扑热息痛在书桌左手边从上数第二个抽屉里,等我。”

接着,电话挂了。

赵涛听到杨楠因为着急而慌张的语调,眼睛一酸,抬手蒙住了脸。

没想到,等了约莫五分钟,门开了,一路狂奔进来,连短发都有点凌乱的,竟然是张星语。

“诶?”他一愣,下意识地问,“杨楠呢?”

张星语噔噔噔走到床边,俯身跟他对了对额头,掀开被子看了一眼他衣服还在身上,竟然就这么把他一抱,扶起扛住了一边胳膊,“走,去医院。”

“嗯。”他乖乖地点头,被张星语比昨天并不逊色几分的气势压得不敢多说,只是小声嘟囔,“你怎么先到了……”

“我跟她挨着呢,她耽搁一下还是在地上跑,我踹开了一辆自行车的锁,当然比她快。”张星语架着他走到门口,抬脚拉过一张凳子,蹲下拿鞋帮他换上。

踹开了一辆车锁?赵涛目瞪口呆,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正穿第二只的时候,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杨楠开门就跑了进来,扶着膝盖弯下腰,大喘了几口,才抬起头瞪着张星语怒气冲冲道:“姓张的,有你这样的吗!踹坏我车子锁,还不等我!我……我……要不是赵涛病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谁让你磨磨蹭蹭还去请假,知不知道高烧要死人的!”张星语杏眼一睁瞪了回去,一指赵涛另一边胳膊,“还不赶紧过来扶着,你摸摸他都烫成什么样了!”

赵涛观察了一下,感觉情况似乎还不算太糟,这俩都好端端的,脸上没指甲印,也没谁被打出五眼青,就试着小声说:“别……别吵了……咱们……先去医院好不好?”

“不吵。我就是催她快点。”张星语莞尔一笑,柔声说道。

杨楠哼了一声,过来一摸赵涛脑门,吓得一颤,赶紧钻进赵涛腋下把他架起来,“我俩昨晚吵够了,以后就是吵也是小吵,打不起来的。瞧你这点出息,怎么还吓病了!”

赵涛干笑着说:“不是……我担心你们闹起来,想东想西,不知不觉就一夜没睡,还做噩梦了。”

“又做噩梦了?”杨楠皱着眉用脚打开门,跟张星语搀着他出去,回手一拽碰上,“小蓓说你做起噩梦来动静大得记得好好哄我还不信,你……你不会每次做噩梦都要发烧吧?”

“不会,这次……这次正好赶上翻来覆去着凉了。”

“是什么噩梦啊?”张星语在旁柔声细语地问,“和我隔三差五会梦见表哥,梦见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的混蛋差不多吗?”

“比你那矫情屁事儿严重多了,”杨楠不屑地说,“他老梦见以前为他自杀的那个女老师。”

张星语抽了口凉气,呀了一声,跟着,竟然好像有些羡慕地说:“原来这样你就会老梦见了啊……”

“星语,噩梦,那是噩梦。噩梦里的一切我都讨厌,你要是也出现在噩梦里,我会讨厌你一辈子的。”赵涛打了个哆嗦,赶紧认真说道。

“嗯,我知道了。”她笑了笑,没再多说。

本来以为要去校医院,结果才走到院门口,张星语就让杨楠扶住赵涛,自己去路边伸手叫了出租车。

“星语,还是去校医院吧……市里的医院都贵得要命。”赵涛赶紧说,“就是发烧,不值当花那钱。”

“不行,你烧得太狠了。万一是肺炎呢。”张星语毫不犹豫地说,接着扭头一笑,“没事,这学期的生活费还有两千多呢,一会儿我都取了。不够,我从家里骗。”

杨楠不服气地说:“我也有一千多块呢,走,就去市里的医院。”

头昏昏沉沉,浑身发冷,酸疼,脚下还飘飘忽忽站不稳,张星语那么一说,他还真觉得嗓子里到胸口中间火烧火燎在疼,而且这会儿他说了也不算,只好乖乖被两个女生架着塞上了车。

她俩还谁也不去前座,硬是在后排左右挤着,张星语挪挪位置,拉过赵涛让他头靠在自己柔软的胸前,开口说:“师傅,去最近的医院。”

司机师傅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后排三人诡异的情况,咂了咂嘴,没吭声,发动车子走了。

离他们学校最近的是四个路口外的地区医院,起步费都没用完,就开到了。

俩女生配合还挺默契,杨楠体力好,就一直架着,张星语取了钱,就忙前忙后办挂号。

一上午验血拍片,折腾到最后,确诊为呼吸道感染,肺部略有炎症,但啰音不明显,问题不算太严重,住院输液就是。

把诊断书复印了几分,杨楠叫了辆车回去找导员帮他请假,张星语则忙前忙后伺候着他上床躺下输液。

年轻护士进来给他扎针时候,还笑着说:“你女朋友真好看,还这么贤惠,你可真有福气。”

张星语用矿泉水瓶灌了开水,拿毛巾包上垫在他胳膊边,柔声说:“哪有,他不嫌弃我我就够知足了。”

“哟,小伙子这么吃香啊。”那护士有点意外,扎好针挂好瓶子,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从护士离开前的眼神,赵涛更加确信,现在肯做他女朋友的这三个女生,在不相干的外人看来,都是他万万配不上的。

他敢说,那个护士出去就一定在想,这水灵灵的女娃是发了什么疯,这病号莫非很有钱?

不知不觉,眼眶有些湿润,他看着张星语专注到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他身影的眸子,拉过她的手,轻轻放在自己脸上,柔声说:“对不起,星语,是我……让你受委屈了。”

“不委屈。”她低下头,温柔地亲吻着他还滚烫的额头,口中的声音,宛如梦呓,“我终于发现,能光明正大陪着你,别人的眼光……又算什么呢?这样……你总没有借口甩下我了。”

等到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起来,赵涛才知道当时接电话后发生的事。

杨楠去讲台上找借口请事假的时候,张星语则直接旁若无人地站起来,把书和笔拜托给同屋的舍友,直接对着老师说,我男朋友病了,记我旷课就好。

然后,她就那么丢下目瞪口呆的专业课老师,风一样跑了出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