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七十五章

回去饭馆里,孟晓涵放着筷子在等,赵涛赶紧过去坐下,柔声说:“好了,可以吃了。”

“女朋友?”孟晓涵眨了眨眼,问。

“嗯,女朋友。”赵涛很干脆地回答。

“好像男女朋友打电话,总是能说特别久。”孟晓涵略显惆怅地说,“我们寝室有个女孩,和外地的对象打电话能一说好几个小时。他对象上个学期光电话卡就铺了一床。我都不知道,哪有那么多话好说。”

“等你谈过恋爱就知道了。”赵涛笑咪咪地回答,“俩人互相喜欢的时候,腻在一起光是翻来覆去叨叨无聊话,都能叨叨大半天。”

孟晓涵低下头,轻声说:“余蓓跟你谈恋爱后,好像没以前爱说话了。”

“毕竟出了那事儿,对她心理有影响。现在已经好多了。”赵涛故意说,“不过杨楠不一样,说起劲儿来,我俩能一直聊到困得睁不开眼。”

孟晓涵抬起头,看表情,似乎想说什么劝导之类的话,可她看着赵涛的眼神犹豫了一下,只是说:“快吃吧,菜都要凉了。”

吃了饭,赵涛夹着书又跑去跟孟晓涵上了两个小时自习。

一个是他心里有点来了劲儿,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努力到什么程度,一个是四六级他还真挺想过,证书拿到,他再去找金琳,看看她还要怎么说,另外,他还挺好奇,这么一直跟着孟晓涵上自习,在大学这种男女一起上几次自习就要传绯闻的地方,到底会发生什么。

他倒要看看,孟晓涵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到什么程度。

为了不得罪这个小老师,赵涛还算是比较认真地纯粹上自习,连听她讲解的时候,都刻意保持了一个让她肯定能安心的距离,手脚也摆得非常老实,免得激起她关于自己以前所做所为不快的回忆。

站在他的角度,他从不觉得看到喜欢的女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多高兴,他更乐意看到可爱的女友在床上好好努力天天想上。所以他不太理解孟晓涵为什么会这么高兴。

要说当初李婕一门心思想让他好好学习算是老师脾性发作,孟晓涵看他认真苦读怎么也一副要湿……眼眶的样子?

看到心爱男生刻苦学习还有这种提高好感度的效果?那考第一名的男生是不是还能奖个女朋友啊?

不过没所谓,不理解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确实有效。这大半天的自习上下来,赵涛感觉之前偷亲她偷摸她被她看穿什么以至于定下决心准备出国的事情,都能靠让她教自己学习慢慢扳回来。

为了求偶而行动的雄性,学习起来也格外有效率。

要是金琳能来承诺一句他过了六级她就把自己打上蝴蝶结装箱送进卧室,他估计真敢发狠飙一下。

不得不承认,金琳在图书馆砸过来的那番话,终究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孟晓涵因为他踏实读书而投来的眼神,的确跟此前那种迷茫无措的目光截然不同。

真有趣。

回去之后,杨楠不在家,屋子里冷冷清清空空落落,让赵涛心里还有那么点不舒服,习惯有人一直陪着之后,才会真正了解孤枕难眠的含义。

看了会儿电脑,他估计张星语明天一早要来,就去洗了个澡,抱着掌机躺下,玩了一会儿火纹,发了一会儿短信,关机睡觉。

早晨还没睁眼,就感觉下面双腿间多了个脑袋,暖暖潮潮的口腔正裹着他一大早阳气正旺的老二,舔啊吸啊,嘶溜嘶溜全是口水声。

“来得这么早啊?这次找了什么借口?”他扒拉一下头发,揉了揉眼,掀开被子坐起来,直接把手钻进了张星语的领口,去寻找她那对儿小巧圆润的乳房。

她挪了挪地方,横过身子,既方便侧头下去一口气舔完紧缩的阴囊,又方便他的手握住一边奶包,不费劲儿就能揉得她浑身发抖。

她用嘴唇夹住柔软的蛋蛋吸了一口,才说:“我又没卖给谁,出门一上午还要打报告写申请不成。回去时候买点水果,就说去市里转了,她们就不瞎猜了。”

她的小嘴熟练了不少,看来没少听他的用大拇指苦练,嘬住龟头舌尖左右横扫马眼的时候,爽得他一松腰杆躺了回去。

舔了两三分钟,她的鼻翼就有些急促地翕张起来,小手摸索着捏住他乳头,一边拨拉,一边含着肉棒用湿润的眼神渴望地看向他。

他舔了舔嘴巴,问:“想要?”

她叼着老二认真地点了点头,像只急着把胡萝卜塞进嘴里的小白兔。

“那就来呗,这会儿又没人跟你抢。”

张星语连衣服都没顾上脱,她就那么穿着修身合体的白色长裙爬上了床,低下头,黑发瀑布一样从两侧垂下,把她中间的小脸衬得白里透红,格外粉嫩。

蹲在他身上,裙子就从她四周垂下,像个罩子,把他的下体整个罩住,好似圈给了她。

她连裤衩都没脱,垂手拨开到一边,就扶着他的小腹,半张着口,嗯嗯啊啊地呻吟着,把昂扬的阴茎坐入到紧凑湿热的缝隙之中。

蠕动的嫩肉紧紧缠绕上来,她那吸力非凡的消魂洞,立刻就抓住他开始了卖力的表现。

他盯着她,觉得她今天是故意不脱衣服直接上来的。

这身打扮是她九月入学一眼定乾坤杀入系花之列的功臣,黑发白裙,清丽脱俗,倚窗回眸,嫣然一笑,就充满了文艺爱情电影里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主角味道。

而现在,她连衣裙的领口乱了,胸罩抽出来丢到了一边,翘起的奶头在胸前顶出了淫靡的凸点,随着她起伏的动作晃动摩擦,宽松的长裙中,她纤细的身体正在拼命的扭动,套弄,压榨着被吞入的肉欲之源。

“怎么不脱衣服?”他抚摸着她因用力支撑身体而紧绷的胳膊,柔声问道。

“我……想穿着……和你做……”她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似乎有些迷茫,又似乎有些凄凉,“以后……我都不会再穿这样的衣服了……”

“为什么?”赵涛有点吃惊,“这个挺衬你的气质,也挺好看的啊。”

“不,一点都不好。”她噙着眼泪,拼命上下摇摆着臀部,肉体晃动的力量传导给了裙子,振动出一道接一道的波浪,“我……不想再那样了。”

“不想哪样啊?”他皱起眉,有些不解地问。

“总之……就是不想那样了……”她咬紧牙,身体舞动的速度更快。

疑问很快被快感冲散,赵涛剧烈地喘息起来,他感觉,自己的整个生殖器都快要被她夹紧的蜜穴吸入。

“你、你快要射了吧?”她娇喘着伏低,黑发垂在他身上,丝丝痒痒。

“嗯。”他情不自禁地往上挺腰,酸麻的快感已经在决堤的边缘。

“你上次短信说……想……射在我头发上,是不是?”她抓住一头乌丝,突然微笑着说道。

“是啊,你头发这么长,这么黑,这么亮,真想给你弄脏了。”他也笑了起来,隔着连衣裙狠狠捏住她的乳房,把这当成了调情的骚话。

“那……来吧……”

没想到,张星语起身放开了肉棒,接着,跪坐在了床上。

他将信将疑地站起来,把肉棒伸到她吐出的舌头上,一边前后摩擦,一边问:“真的行吗?挺不好洗的诶。”

“没关系的,你高兴就好。”她仰起脸,刚刚高潮过第二次的脸上洋溢着宛如微醺的神情。

他笑了笑,那当然不再客气,伸入到她嘴里抱着后脑一顿狂插之后,猛地往外一抽,低头看着闭上眼睛的张星语,对着她额头上方就射了出去。

第一股最有劲儿的全射在了发丝上,第二股稍弱一些的则糊在她的脸上,顺着眼角鼻梁流了下去。

她睁开一线,握住射精后的阴茎,缓缓塞进了嘴里,温柔吸吮。

几滴精液坠到了她的白裙子上,一旦干涸,就是一块不好洗掉的黄色印子。

可她浑然不觉似的,只是专注地,一口口吸吮着他,直到尿管里残留的最后一滴,也被嘬入到她的嘴里为止。

不知道是不是担心杨楠随时可能回来,张星语没在出租屋里待太久,她去卫生间仔细清理干净头发和脸上的精液后,连裙子上的那几滴都没有处理,就随便梳了梳头,走了。

如果不是下体还在隐隐发酸,赵涛真要觉得这是不是自己的一场春梦。

他完全搞不懂张星语在想什么要干什么,他皱着眉思考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放弃,倒头睡了个二觉。

中午吃过饭,赵涛如约去找孟晓涵,在约定的地方一起上起了自习。

一点多的时候,张星语发来短信,问了问他上自习的地方。他发了回去,玩笑说,有的是地方,欢迎来一起。

半小时后,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张星语真的来了。

不仅来了,还让他瞪大眼睛张着嘴,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她换了一身一看就是新买的利落休闲服,直筒裤,运动鞋,而且,都是大红色。

本来以她的气质,压不住这么鲜艳的打扮。

可她剪了头发。

那让多少女生羡慕到抓心挠肺的乌黑长发,被剪成了一个比上学期的杨楠还要短的偏分,配着脸上的妆,夺目的鲜红唇彩,完全驾驭住了这身新装。

走进自习室后,张星语根本没看周围是否有认识的人。她从兜里摸出一个粉色的信封,封口处粘了一颗红色的心,跟着径直走到赵涛面前,双手把那封信递给了他,然后,用像是第一次对他表白一样的羞涩声音,温柔地说:“这是我写给你的信,里面有我的心意,请收下。”

然后,她深深鞠了一躬,就像在演偶像剧一样,带着满脸羞红,转身跑了出去。

赵涛拿着那封信,下意识地看了身边的孟晓涵一眼。

她和他一样,大惊失色,呆若木鸡……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