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七十三章

赵涛都有点记不清上次这么认真学习是在什么时候了。

高考前那个短假期?

从上了大学,没了压力没了督促也没了自我上进的动力之后,他就像是发条松到头的玩具,浑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劲头。

下午这次在自习室跟孟晓涵一起学习的三个小时,让他都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

当然,他此前也跟杨楠上过好几次自习。不过那都是当成上杨楠的调剂,等后来杨楠也懒得装样子,俩人就再没浪费过那时间,宁愿多来几炮交流一下感情和体液或者光着屁股抱在一起刷刷暗黑2。

所以,严格说来,大学生活开始后,不算考前突击复习那段昏天黑地压榨脑细胞的时间,这还是赵涛第一次正经上了一个自习。

其实他本来没打算这么正经。

他叫孟晓涵来教他英语,当然不是担心自己四、六级真的挂掉,他们这个三本学位证和四、六级不挂钩,以他如今的心境,根本不在乎那么个没用的证。

他就是不想让孟晓涵如愿以偿离开他跑去天涯海角躲着。

即便她不是那么漂亮只能算秀气动人,即便她办事情太一板一眼循规蹈矩显得有点无趣,即便她的爱情观不能允许背叛劈腿这些不纯洁的事情,她依旧是赵涛当初孤注一掷决定正式使用锁情咒的第一个目标。

对男人来说,第一个,总是比较重要的。

他在三百六十五天的漫长时间中积累的执念,早就化成了比情感和性欲更加纯粹的一种东西,流连在他的心间,而唯一有效的保险栓,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可当他诚心诚意开始求教英语上面的难点时,他看到了孟晓涵差点喜极而泣的笑脸。

真的,她竟然因为他摆出了认真好学向她求教的样子而激动到眼眶发红,给他讲解语法的时候,声音都在发颤。

这就是她心中一直在苦苦压制的爱意所流泻出的碎片么?

“我找你请教问题,你干吗这么激动。”他问完后,忍不住半开玩笑地说,“知道我回头会请你吃饭?”

“不是。”她笑了笑,一本正经地说,“我是真的为你高兴。赵涛,我一直觉得你在大学里太荒废了,第一学期你就挂了科,可你想的却不是好好学习,而是……”

她说到这儿,脸上闪过一丝黯然,摇了摇头,没继续说下去,而是柔声道:“你看书吧,不会的,再问我。我会尽力帮你的。”

赵涛瞄了一眼她拿来的书,小声问:“晓涵,你……真的打算争取交换生资格去国外?”

孟晓涵怔了一下,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那,咱们可至少半年不能见面了。”

“我……打算在那边呆更久。我希望能出国留学,好弥补我没有考上理想大学的差距。”她口气微妙地叹息了一声,“不过说这些都太早,人生规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

果然,这个学校的一本并不符合孟晓涵的目标,换句话说,她的确是为了心底都没有表明的爱情而牺牲了更好的前途。

心底情不自禁地变得柔软起来,他不知不觉,有了一种想要让孟晓涵因为他更加开心一些的愿望,而且,并不想为此得到什么诸如摸她屁股亲她嘴的机会之类的报答。

而眼下能让孟晓涵开心的事情并不难猜。

一个就是他和杨楠、余蓓分手,他敢打包票,只要他恢复单身的消息传出去,不超过一个小时,孟晓涵大概就会出现在他附近制造一场巧遇,然后千方百计提醒他如今只要再表白一下下她就会乐意无比地成为他的女朋友,唯一的那个。

可这个赵涛并不愿意。

而另一个就是他努力学习好好上进,虽然他暂时想不明白这种对自我的提升为什么会让孟晓涵那么高兴,但这个情况是实际存在的。

所以他一下子没忍住,就破天荒地连上了三个小时自习。

除了每个小时有五分钟用来放松和孟晓涵闲聊一下,上上厕所,其余时间,都在专心致志地学习。

孟晓涵不是天赋型的好学生,论头脑她可能还不到金琳的一半,但论现行教育制度下的考试,十个金琳做一张卷子估计也不是她的对手。

她不光有毅力,有集中力,有耐力,还努力研究了一些不那么灵光的脑子依旧可以多记住东西的小诀窍。

光是背单词,就自己琢磨了联想记忆法、故事记忆法、情景补完记忆法之类的一大堆门路。

赵涛感觉要是高中就拉下脸求她辅导自己,估计现在能在一个不错的二本混日子。

一起学习的气氛太好,以至于直到结束,赵涛闲聊中连句调笑的话也说不出来,休息的那几会儿,聊的都是些彼此身边的小趣事。

大概是不太喜欢听赵涛说杨楠笨拙的一面,孟晓涵主动讲起了自己的事情,三个小时的自习下来,也算让他多了解了这个女生几分。

嗯……不过的确是够无趣的人生,寒假作业为了测试老师会不会认真批改故意少写中间一页这种事都能让她觉得出格到脸红。

那他这种曾经整本就写了前三页和最后三页的是不是可以切腹谢罪了。

看看时间,他给杨楠发了条短信问问情况,确认晚上她不回来后,扭头问:“我女朋友在外面吃好的呢,不回来了。我请你在门口吃小炒吧?以后保不准还要麻烦你呢。”

“不用请,一起吃就好。”孟晓涵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小声说,“我不习惯让男生请客的。”

“那怎么行,我麻烦你当老师,不给开工资多不好意思啊。”他笑嘻嘻地说,离开自习室,他心里那股油劲儿就又冒出了头,“这你要不答应,我就只能以身相许报答了。”

孟晓涵吓得缩了一步,但还没回话,视线就很奇怪的落到了赵涛的另一侧。

赵涛皱了皱眉,就听见身边传来了张星语冷淡而客气的声音:“不好意思同学,借过。”

接着,张星语腋下夹着本书,从他让开的楼梯口快步走了下去。

双肩紧绷,背影匆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