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六十六章

本来赵涛还盘算着用不用装吵架来忽悠张星语,想办法把她圈在出租屋里给杨楠抓奸在床。

结果早晨一起来没多久,杨楠正在厕所五谷轮回呢,她妈给她打来了电话。

赵涛在旁噤声听完,原来是她爹出差经过这边,正好给她带来了替换衣服,顺便把厚衣服再带走些,打算在这儿过个周末,两口子跟闺女在市里好好玩玩。

“得,这下借口都不用找了,我准回不来。”杨楠撅着嘴往身上套衣服,“幸亏提前打了电话,没直接到宿舍楼下给我个惊喜,不然得吓尿了我。”

她匆匆收拾一番,不情不愿地说:“这下好了,屋子给你腾出来了,你跟张星雨偷情吧。”

“她还未必乐意来呢。她事儿多你又不是不知道。”赵涛关掉游戏机,也下床开始穿衣服,“我回学校逛逛再说,你要回不来,我就先休息个一天。”

“你也用休息啊?我还以为你是种马转世呢。”她咯咯笑着往门口走去,一扭头,颇为期待地说,“对了,我妈要是问我找没找男朋友,我能说吗?”

“你妈那么开明吗?你才大一诶。”

“她可能早就觉得我不对劲,只爱跟女生一起待着,上学期就变着花催我谈恋爱呢。结果我没当回事,最后落你手里了。”她挑了挑眉,“反正我觉得我要交男朋友,她反倒就放下心了。”

“那你就说呗。”赵涛没所谓地说。

“要是想见见呢。你去不?”她扶着门框,身经百战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点久违的娇羞。

他心里一软,笑道:“废话,我不去谁去,你这小骚娘们还有第二个男朋友呢?”

杨楠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成,那我走了,你电话开机啊,可别让我到时候找不到人。”

“放心,我随身带块电池,到时候就是正干张星语呢也保证抽出来就走。行了吧?”

“呸,没个三句话的正形。”她红着脸唇角带笑啐了一口,拎起包出门走了。

其实赵涛不是不想把张星语叫到家里来趁着没人花样交配,毕竟跟玩惯了的杨楠肉体比起来,张星语不仅更漂亮,还更好用,只要她舍得用小菊花开足马力,真是能给他带来比手淫还要强的感官刺激。

问题是,他现在心里非常清楚,让张星语妥协退让和他之间的体位啊玩法啊靠肉体交流就能达成,可要是让她妥协到杨楠加入的地步,就得用点符合她心里真正需要的水磨功夫。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开出个三字悬赏,估计张星语就忍辱负重去杨楠身下婉转承欢了。

可他不乐意。

一个是不乐意说,另一个,是不敢这样骗她,他总觉得,真这样做引发的反弹,恐怕就不是设计一场抓奸可以相提并论的了。

晃荡到校园里,他在大门口分岔路上磨蹭了一会儿,转身出去吃了个早餐。

他已经在强行往自己脑子里塞各种对付张星语的方法了,可进门之后,想选的路还是不对劲。

不知不觉,他就往图书馆走了过去。

他当然知道张星语不可能在图书馆附近出没,离考试还远,自习室非常充裕,女生上自习不至于专门来这儿。

会频繁来图书馆看书借书容易在这儿碰上的,他认识的女生里只有那一个而已。

能碰见吗?站在门口楼梯下面,他有点忐忑地抬手抓了抓头发,碰见的话,说什么啊?

说真巧?太假了吧,别说那是高中同学知根知底,就是大学认识他的也知道这种全是书但是没黄书的地方,他才不稀罕进去。

说找她有事?

那……什么事儿呢?

最近为啥没来找我?

人家之前也都是伪装得很好的“巧合”啊。

说好久不见想你了?

这不是专程犯欠来了么,明知道人家心思他这儿还故意左拥右抱花式表演,不就是嫌人家不后悔么。

非要她痛哭流涕跪在面前说一声对不起当年是我错了我不该拒绝你你是最棒的求求你跟我谈恋爱吧才满意吗?

呃……嗯……唔……他好像之前还真这么想过。

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点无聊的复仇心态啊。

其实除此之外,他也有点好奇,锁情咒的威力,难道孟晓涵真的抗住了吗?

还是说,她做到拔慧剑斩情丝,大彻大悟一心学习去了?

那可不行,他预定的猎物,怎么可以就这样脱身。

越想心里越不痛快,他干脆先什么都不想,径直往图书馆里面走去。

反正不一定碰得上,就是碰上了,怎么着,他就不能来借两本小说回去看了吗?

张星语早在他手掌心里,礼拜日还有一个整天呢,有时间。

他现在的行动力早已经今非昔比,既然下了决定,就直接大步迈了进去。

一般来说,没意外的话,孟晓涵要是在,应该就会在二楼阅览室看一些难啃的原文名著,或者在三楼挑选几本没什么人会看的书借回去慢慢读。一楼这种看闲书娱乐为主的地方,不太可能有她。

装着选书的样子,他在二楼晃悠了一圈,没见到目标。

上到三楼,他先看了一眼值班办公室,坐镇的老师不是于钿秋,负责的学生会成员也不是金琳,看来世界并不是围着他转的,有点失望。

打个招呼接了杯水,他一边慢悠悠喝着,一边走进了三楼一排排的大书架中,漫无目的地逛。

逛了一圈,三楼就只有一个女生穿着连帽衫罩着兜帽自己搬了椅子坐在窗户边对着窗子看书,看身材也知道,前凸后翘一级棒,绝不可能是孟晓涵。

算了,白跑一趟。

懒得再费时间,他叹了口气,掏出手机准备约张星语。

结果那声叹息没控制好音量,惊动了窗户边看书的女生。她好奇地扭过头,跟着就喊了出来,“赵涛,真巧啊。”

赵涛马上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在心里暗叫了一声好运,把手机放了回去,扭头笑着说:“哟,金琳,真巧啊。”

* * *

【JF-589】

走进卧室,她正蜷腿坐在床边,冲着翘起的脚尖呼呼吹气。

“呃……干嘛呢?”他好奇地走了过去。

“怕被你吃,涂了点指甲油,这下味道不好,你就不敢下嘴了吧。”她俏皮一笑,往后一仰抬腿把脚丫送到了他眼前。

小巧整齐的脚趾甲,被涂上了均匀的红色,把淡淡的蜜色足背,都衬得白皙娇嫩了几分。

他凑近闻了闻,新涂指甲油的味道顿时钻进了鼻子。

她得意地笑道:“喏,好看吗?”

“好看。”他笑着捧住,一偏头,就从侧面轻轻咬住了她的足弓,舌尖在滑腻的肌肤上轻轻一转,兜了个来回。

“嗯……”她轻轻哼了一声,眼波朦胧,娇声道,“都是你,害我现在习惯给脚丫子多打一遍乳液,去角质层新生霜都用上了,回头我不敢走路怎么办?”

“那我就抱着你走。”他心满意足地品尝着,既享受心爱女孩身上自己最喜爱的部位,又享受她乐意为此而做出改变的浓情蜜意。

最浓烈的荷尔蒙,也比不上心底涌出的爱情。

唇舌吻过柔润娇嫩的脚掌,缓缓爬上纤细的足踝,当舌尖撩拨上她膝窝的内侧时,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曲线优美的腿肚顿时因用力而上提,显得更加修长,也诚实地袒露出她正在燃起的欢愉。

他继续往上吻去,迫不急待地掠过浑圆紧凑,闪耀着健康色侧的大腿,沾染着淡淡水汽的肌肤,口感好得让他忍不住用牙齿轻轻捏住,贴上舌头,仔仔细细地舔吮。

脸颊向神秘的花园靠近,缓缓贴上了薄薄的吊带睡裙,这时,他才有些惊讶地发现,面颊上隔着裙子感觉到了卷曲毛丛的存在,里面的另一道屏障,竟然不在。

他抬起头,欲火顿时燎原,“里面没穿吗?”

她吃吃笑着伸臂勾住他,娇嫩的舌尖在他的下巴上轻轻一扫,轻轻地喘息,媚媚地说:“穿也穿不了多久,何必呢。”

“嗯……”他呻吟一声,紧紧搂住她,急切地吻在她小巧的耳朵,修长的脖颈上,只要面对她,耐心就如同崩裂了大坝,而情欲的冲动,就会瞬间肿胀勃发。

“阿杰,好硬啊……”她也积极地抚摸着他,滑溜溜的手掌钻入到内裤里,一下就握住了昂扬的欲望之源,颇为顽皮的捏住,往外挤奶一样捋了两下。

抓起睡裙的下摆,他迫不及待地兜头扯掉,手掌垂下,笼罩住她充满弹性的浑圆乳房,青春的弹性在掌心激荡,重力都无法束缚那美妙的弧度。

“你这里也硬了,彤彤。”他搓揉着顶上翘起的花苞,低头含住一边,用舌头仔细品尝着环绕着乳蒂的细小疙瘩。

“因为……很舒服啊……”她曲起腿,秀美的赤足攀爬上他的大腿,绕向他的臀后,诱人的娇躯向后仰到,用脚掌轻压着他,白白的牙齿咬着红红的唇,目光流转,媚意盎然。

他自然地伏下,坚硬的前端很习惯地进入到已经无比熟悉的双腿之间,小小的花瓣中,蜜汁已经渗出了蕊芯,黏黏滑滑的,指示着销魂源泉的方位。

他正想用力挺入,她却垂手挡住了他,抬起眼,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两下,非常得意地轻笑道:“还吃炖猪蹄儿吗?”

他这才意识到了她的小计谋,她答应过用脚试试做,当然不好耍赖,可如果是他主动不要,就不能算成她的不对。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还真是她取消掉这个承诺的最佳时机。

可他忍住了。

他低下头,嗅着她的发香用力喘了几口,伸下手,爱抚着她犹如玉雕一样的蜜足,硬是把几乎支配身体的那股冲动压了回去。

他想要她用那里服务,想要得不得了。

“呼……好了,彤彤。”长出一口气,他微笑着翻身躺倒,双手枕在头后,“可以上菜咯。”

她扁了扁嘴,故意委屈兮兮地说:“你这样会让人家怀疑自己很没魅力诶,你是大禹吗,三过家门不入?”

“因为比起治水,我更急着吃猪蹄儿。”他抬腿拨了拨她,笑眯眯地挑了挑眉。

“先说好啊,累了我就休息。”她挪了挪地方,搬过枕头坐上去,抬起赤裸的腿伸了过来。

修长的脚趾试探着夹住了他昂起的前端,上下搓弄了两次,她盯着他的表情,小声问:“这真的舒服吗?”

“嗯。”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粗长的肉棒高高竖起在她美丽的双足中央,像是在侵犯她的脚丫一样,快感从心底上涌,火辣辣地填充在脑海,游荡在胸腔。

和故意抵赖的口吻完全相反,真正为他服务起来之后,她眼神就变的专注而认真,修长的双腿在锻炼出的肌肉支撑下稳定地移动,不如手那么灵巧的脚掌,不停地进行着生涩的尝试。

她张开脚趾,试着用缝隙夹住他,可因为过于粗大,让趾根有些难过,只好放弃。

她再翘起脚趾,让足弓自然形成的穹拱在阴茎两侧合拢,上下移动。

她显然在电脑上翻出他的珍藏影片补过课,虽然有点笨拙缺乏经验,但作为初次尝试用脚做的女孩,已经好到让他激动得满脸发红。

“是不是该穿上袜子啊?”她感觉动得有些发涩,回想了一下,皱眉问道。

“不用,我喜欢这样。”他垂手抚摸着她没有任何碍事人造纺织物的脚背,沉醉于那迷人的柔润足形,和纯天然的青春美感。

“呃……可这样涩涩的。”

“你忘了怎么让它滑溜溜了吗?”

“忘了。”她抿唇一笑,故意摇了摇头。

“彤彤……”他无奈地看着她,抬手作揖一样晃了晃。

她扑哧笑了出来,调整了一下姿势,趴下弯腰亲了上去,湿润温热的嘴唇轻柔的包裹住他的欲火,灵活的舌头刺激着他敏感伞棱的同时,还不忘将口中分泌的津唾仔仔细细涂抹上去。

“好啦好啦,呐,这样就好了吧?讨厌……”她娇羞地瞪了他一眼,可惜,爱意无限的情形下,实在是没有多少气势可言。

她坐回枕头上,双脚再次放在他的胯下,抱住,抚摸,套弄,揉搓。

再没有什么按摩比这更让他感到舒畅,他眯起眼,紧盯着她布满潮红的脸庞。

他心爱的姑娘啊,正在为了他的愉悦而辛苦努力,看着她鼻尖上的细小汗珠,真是美过这世上最昂贵的宝石。

纯粹的肉体刺激并不算太过强烈,但温暖的心理喜悦,却在她越来越熟练的动作中一点一点地积蓄,逐渐爬升到最后的水位线附近。

她的脚趾,她的足弓,她的脚跟,她灵活地转动着纤细的脚踝,上下晃动着修长的双腿,用他最喜欢的地方,以他最想要的方式给予。

她过于专注于自己的动作,加上他平时的耐力总是会好到让她死去活来,结果没想到,他的欲望会决堤的这么突然。

那根炽热的肉棒突然在她抱紧的脚丫中央上下猛冲,带给她一阵微妙的酥痒,紧接着,在她的眼前,浓稠的白浆喷涌而出,她哎呀惊叫一声,一时间不知所措,全无准备地用脚接受下来……

坐在床边擦了好几张纸巾,她还是一副想去打盆水来洗洗的样子。

“这么不舒服吗?”他凑过来,有点好奇地问。

她撅了撅嘴,扭头用手指戳了他一下,“等我哪天感冒,冲着你脚丫子打两个大喷嚏,你就知道了。”

他凑过去她耳边,小声咕哝说:“以前吃到肚子里你不是都没说什么吗?”

她脸上一红,啐了一口道:“那能一样么,你吃饭嚼碎了咽下去不恶心,吐出来试试?”

他挠了挠头,“好吧,我以后注意。”

“也没那么严重啦。”她莞尔一笑,颇为勾人地斜瞥着他,“主要还是赖你顺序没选对。”

“啊?顺序?”

“谁叫你好的不学,学大禹。”她扑哧笑了出来,转身扑倒了他,小手上上下下在他各处痒痒肉上一通乱挠。

他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过来,以后想吃炖猪蹄儿,一定要谨记先治水。

他笑着翻过身来,捧住她的脸,满怀爱意地吻了下去。

这次,他决不会再过家门而不入了,而且,打算非常彻底地好好治一治水。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五十四)

立冬又是感冒发烧肺炎的时间……唉……

提前更新。忙去了。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